佘圆圆是打算借故离开的,吓得一个激灵,嘴唇抿成青色,却愣是没敢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年近六十的高大男子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腰杆挺直,目不斜视,全场立刻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丰万成,丰氏集团当家人。”云亦然小声介绍。

    “帅帅,一会儿再聊哈!”

    丰娆冲牛小田挥挥小手,奔跑过去,挽住父亲丰万成的胳膊,一幅小鸟依人的样子,秒变乖乖女!

    掌声过后,众人立刻围拢过去,各种点头哈腰,各种溜须寒暄!

    牛小田冲着两位姐姐招招手,先不管这些,干饭第一位。

    三人拿着餐盘和小叉子,沿着四周边走边吃,餐点每一份量很小,但胜在品种数量多。

    半圈转下来,牛小田咽下最后一块鲍鱼,打了个响亮的饱嗝,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忘了,这种场合该高雅些!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拿过高脚杯,倒上些红酒,在手里轻轻地摇晃着,偶尔放在鼻子下闻闻,抿上一小口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你这样子,跟这里的人很像了。”巴小玉坏笑。

    “入乡随俗嘛!等哪天他们去牛家大院玩,就让他们学我的样子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的风范,哪是他们能学得来的!”

    私底下溜须,但今天的主角不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阵子,也看出些门道。

    大家热衷于来捧场,碍于丰家的势力只是其一,重点是交际,喝酒聊天,寻找商机。

    正想着找个借口离开,突然人群自动分开,只见一名西装革履,油头粉面的年轻人,出现在酒会现场。

    模样还算周正,身材微胖,却有着一双桃花眼,眼波留情,是个不老实的主。

    年轻人左手一束玫瑰花,右手一个金属三脚架,上面蹲着一只漂亮的玄凤鹦鹉,没拴绳,却很老实,非常吸睛。

    “侯家少爷,侯耀启!”云亦然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白脸,没好心眼。”牛小田做出点评。

    侯耀启看见了牛小田,觉得眼生,先是一愣,再看牛小田一身廉价打扮,嘴角不屑地勾起,嘲讽的味道十足。

    他娘的,被鄙视了!

    牛小田心中不快,碍于这是丰娆的生日晚会,就当没看见吧!

    侯耀启一路走到前方,将手里的玫瑰花,递给了丰娆,“小饶,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丰娆面无表情敷衍两个字,不太情愿地收下,显然不喜欢这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紧跟着,侯耀启便指了指牛小田这边,低声跟丰万成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是好话,丰万成的冷冽目光扫过来,眉头微皱,低声问了小女儿丰娆一句,神情似有不悦。

    一来就搬弄是非,这小子的品行够差劲的。

    丰娆脸拉得老长,好好的心情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不只是送花,侯耀启还有节目,抬手碰了碰玄凤的尾巴,笑道:“来,给小寿星唱个生日歌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玄风居然吹出了类似生日歌的旋律!

    侯耀启一脸的得意,又摸摸玄凤的脑袋,玄凤又开始“说话”了,婉转的叫声抑扬顿挫,很像是在说,娆娆,娆娆,我爱你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被玄凤吸引了,纷纷称赞,小鹦鹉真有灵性。

    “小饶,请收下玄玄,特意为你准备的,祝你天天快乐!”侯耀启又把鹦鹉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喜欢养鸟。”

    丰娆冷着脸拒收了,侯耀启的目的很明显,利用这只玄凤来示爱。

    “小饶,这只鹦鹉,我可是亲自训练了好久!”侯耀启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“它根本不会说话,只是听着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它的特长是唱歌。”

    丰娆干脆不说话了,搞得侯耀启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一只傻鸟,吹个差不多的口哨而已,其实肚子里憋了不少屎。”白狐嘲笑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能入侵一只鸟吗?”牛小田用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用入侵,都能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玄玄很可怜,让它回归自然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坑我啊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戏弄人会上瘾的,我本是一只优雅的狐仙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鄙夷,同时瞪大了眼睛,等着看又一场好戏上演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,来到玄凤的上方,到底是一只普通的鸟,毫无一点察觉。

    侯耀启急于表现,又去碰玄凤的小爪子,想让小鸟一展歌喉。

    然而,玄凤突然转头,尖声道:“*,想摔死你玄大爷啊?”

    玄凤,骂人了……

    听着还特清楚,场内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哈,哈哈!

    不知谁笑出声,继而笑声连成一片,丰娆找到了乐子,也不由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踏马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侯耀启恼羞无比,脸涨得像是块红布,抬手就朝着玄凤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扑棱棱!

    玄凤飞了起来,掉下几根鸟毛,却似乎更生气了,在空中盘旋,大骂个不停,突然就拉了一泡屎,正落在侯耀启的鼻梁上。

    热乎的,侯耀启被烫了一下,下意识用手一抹,就成了鸟屎大花脸。

    哈哈哈,丰娆笑弯了腰,而牛小田的笑声更大,肠子都疼。

    侯耀启气急败坏,面子彻底丢得干干净净,跳着高也抓不到鹦鹉,急匆匆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玄凤也在开门的刹那飞了出去,又在走廊里一扇半敞开的窗户逃走了。

    哈哈,弄巧成拙,说的就是这货。

    牛小田继续晃着红酒,该去跟佘圆圆谈谈心了。

    看到瘟神来了,佘圆圆下意识往旁边躲了躲,牛小田命令道:“倒酒!”

    佘圆圆身体抖了抖,急忙拿起餐桌上红酒,给牛小田倒上。

    “谁安排你去害我的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佘圆圆支支吾吾,到底放弃了狡辩,“是,勇武堂!”

    “你胆儿可真肥,老子要是被毒死在飞机上,你能脱得了干系吗?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药,不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药?”

    “让你逐渐出现严重的晕机现象,恶心呕吐,四肢无力。其实,他们在机场附近,提前准备了一辆假的救护车,然后,你懂的,装作救人,把你直接带走。”佘圆圆压低声音,一五一十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高明啊!

    计划缜密,环环相扣,牛小田也暗自心惊,斗争已经升级到谋略战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二嫂子,我不明白,你好歹也算嫁入豪门,尽享荣华富贵,有必要跟勇武堂这类的臭流氓同流合污吗?”牛小田质问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