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将托着海鸥的手平移过去,嘿嘿笑道:“没关系,它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“摸头能行吗?”丰娆兴奋问。

    “随便,拔根毛都行啊!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旁的巴小玉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想起对付高义帮的拔毛行动,也就是牛老大,才会起这种喜剧化十足的行动代号。

    丰娆伸手在海鸥身上摸了又摸,稀罕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当然没拔毛,那样太过分了,然后就让牛小田给放走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随意召唤海鸟,还是*的白狐暗中帮忙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挺不高兴,*道:“老大,你分明是重色轻友,为了讨个毛丫头的欢心,就随随便便让我消耗法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法力无边,消耗点怕什么。”牛小田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白狐真有点急眼了,“你不尊重我!”

    发的哪门子的脾气,以前又不是没消耗过。

    “飞飞啊,无论是做人,还是做狐狸,都不能小气,否则没朋友没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继续开导!

    “你看人家丰娆,陪吃陪玩,保镖随行,提供免费食宿,还差点让强酸毁容。表演个节目又有啥嘛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表演的是老大。”白狐想开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嘛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艘喷气滑水艇从远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保镖们立刻紧张戒备,唯恐再发生上午的袭击事件。

    滑水艇上,只有两名男子,戴着头盔,全副武装,很像是职业的水上玩家。

    猜对了!

    滑水艇上的一名纵身跃入海水中,呼的又钻出水面,脚上踏板下方,居然还有一根长长的管子。

    男子体力技巧都一流,空中留下心形水花又一个猛子扎入水中。

    雪白水花飞溅,男子再次钻出水面,嗖忽之上,很快就到了十几米的高空,利索的旋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水上飞行器!

    当下最热门的水上娱乐之一,酷啊!

    牛小田羡慕地都想尝试下,而空中的男子,更像是有意表演,俯冲、转体、后空翻,各种花式繁多。

    宛如蛟龙出海,又如银蛇狂舞!

    最最吸引人的,还是那飞翔般的自由感觉,让旁观者有种跃跃欲试之感。

    正看得带劲,空中男人朝着游艇这边,突然一记俯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拔出了腰间的匕首,对准牛小田就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绝对练家子,匕首稳准狠,再配合重力加速度,快得像是一道闪电,如果被刺中,轻则受伤,重则丧命!

    一片惊呼声!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气蒙了,杀手们奇招频出,水陆空三管齐下,简直防不胜防啊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激射的匕首,被牛小田抓起烟灰缸扫落,跟着就把手中烟灰缸,朝着空中那人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失手了!

    那人水上功夫了得,一记后翻躲开了烟灰缸,掉头就想落回去。

    绝不能在同样的问题上出现两次错误!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牛小田左右晃晃脑袋,嗖的一下拔下旁边保镖腰间的匕首,运起真武之力,怒骂着再次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空中男子发出一声惨叫,被匕首扎进后大腿根上部,说重死不了,乱动会有零件被割掉。

    扭了个妩媚的恶心姿势,男子重心一个不稳,跟着就狠狠摔在水面上,发出更大的响声。

    水花冲天,零分!

    开滑水艇的男子,急忙掉头,完全不管不顾,就这么拖着水面上的同伙,任由他没断线的风筝似的上下弹跳,火速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那人重伤无疑,这种高度落下来,不亚于摔在水泥地面上,即便治好了,各种后遗症,也将告别杀手职业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一路水上拖拽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坐下来,拿起冰饮喝几口,还是生气,将冰饮扔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,真是个废材,根本保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丰娆一脸歉意,事实上,这两次遇险,倒像是牛小田在保护她。

    “算了,想看看风景都不让人消停,打道回府吧!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丰娆点点头,安排游艇返回,心情不免沮丧。

    她也深刻意识到,丰家的这些保镖,水平太菜。

    如果牛小田不能自救,从见到他到现在,只怕已经死过三次了。

    打道回府,不是回酒店。

    杀手云集,防不胜防,安保压力也过大,牛小田准备离开源州,返回兴旺村。

    说好了,临走前,要提前告诉黄平野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手机打过去,黄平野很快就接了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旅途凶险,我打算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我消息吧!”黄平野说完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想走了?”

    丰娆很意外,心里莫名有些酸楚,眼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不舍。

    跟牛小田在一起,欢乐多多,生活充满了色彩。

    “没法子啊,下次我悄悄来,到时再多玩几天吧!”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更不想走!

    一日游的时光太短暂了,连海景都没看够,更别说痛痛快快玩一场。

    云亦然默不作声,很理解表弟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回去吧,这里远不如牛家大院防护森严。

    游艇刚刚靠岸,丰娆的手机响了,接起来嗯了几句,开心道:“小田,我爸说,无论如何,你今晚也要去家里用餐。”

    “太打扰了!”

    “跟我还气,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。”丰娆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晚上接着聊啊!”

    巴小玉凑过来问道:“老大,需要马上订机票吗?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,看情况再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心里的打算是,到机场现买。

    有航班就坐,哪怕先去别的城市中转,反正跟着巴小玉这个旅游达人,也不会迷路。

    坐进车里,很快就来到丰家,一处距离海边不远的大宅院,临海路1号。

    丰万成已经在门前等候,气寒暄几句,便带着大家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人和人不能比!

    牛小田引以为傲的牛家大院,跟此处相比,简直寒酸得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五栋三层别墅,颜色各异,矗立在树丛中。

    院子里,还有假山、流水、小桥、花圃,外加一个游泳池,居然还养了两只黑天鹅。

    就是小型的风景区,足见丰家的富有。

    观因素,源州的房价相比一二线城市不高,土地供给并不紧张,否则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,心里其实羡慕得不行。

    还得多赚钱,过上这种真正体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来到中间的主别墅大厅,早有保姆准备好果盘、糕点和茶水。

    丰万成张罗着落座,随即递来一支好烟。

    “多谢丰董的照顾。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话,牛先生来到这里,本该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丰万成摆摆手,又认真道:“晚上,我给你们准备了一辆房车,还有两名老司机,一路将先生送回家。朋友认为,这是较为稳妥的方案,就是,路上辛苦些,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还没坐过房车!

    又是一次新鲜的旅途体验!

    牛小田欣然答应,抱拳感谢,心里明白,这也是黄平野安排的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得回去一趟,把你的行李拿来。”云亦然着急地起身。

    “云小姐请稍等,还有件事,想跟你商议下。”丰万成招招手,示意她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