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破坏丰万成对朋友的信任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本正经,信口胡诌道:“这其实是一种法术,能让药材快速风化溶解。待会儿,还得让花花喝了,才能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厉害啦!

    此刻的丰万成才认定,牛小田是一位真正的大师,而且是很玄乎,旁人看不透那种的。

    紫灵芝这幅样子,是被白狐将能量吸光了,变得半点药效都没有,跟灰尘一样,还要逼迫狸花老猫服下。

    花花真可怜!

    还不够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让保姆找来个大纸壳箱,接过沉甸甸的狸花猫,放了进去,仔细盖好。

    又在纸壳箱上胡乱的画符,嘴里还叨叨咕咕。

    很快,里面就传来密集的猫叫声。

    非常诡异,像是有两只猫在交谈,一旁的丰万成,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是白狐进去了,现出原形后,先给狸花猫输入了一点法力。

    狸花猫起死回生,精神振作,看到白狐却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白狐傲气宣称,是本狐仙施展大能,救了你这只快要嗝屁的大笨猫,天大的造化。

    狸花猫匍匐在地,感激落泪不止。

    跟着,白狐就恐吓它,本狐仙来过的事情,不许对外说。否则,就让你全身溃烂,不得好……不对,还死不成。

    狸花猫一个寒颤,守口如瓶绝不泄露!

    白狐又命令,必须喝下那杯废水。

    狸花猫连连答应,一定照办,别说一杯水,就是一瓶也喝光。

    事成!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纸壳箱,狸花猫纵身跃出,眼神明亮,精神百倍,还立起来,冲着牛小田拱了拱爪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那杯水,狸花猫毫不迟疑,伸出带刺的舌头,呱唧呱唧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猫灵性真高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违心夸赞,丰万成却是激动不已,就像是看久病初愈的孩子一样,盯着狸花猫喝光那杯水,又吩咐保姆给花花拿小鱼干。

    一口气干了十几条小鱼干,狸花猫吃饱喝足,快速跑上楼,去找主人献媚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高人啊!”丰万成目睹奇迹,由衷佩服。

    “嘿嘿,也是花花有这个造化,可以多陪老人家两年。”牛小田不以为意,再次放松地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丰万成拿出手机,加上了牛小田的,立刻转账十万,作为给老猫续命的感谢。

    为了一只猫,出手如此阔绰,有钱人真任性!

    看了眼手机,丰万成愣愣问:“小田,你怎么把钱退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本就给丰董添了不少麻烦,还要专车送回,再收钱,就真说不过去了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吧,来日方长。”丰万成没坚持,心里对这个乡村小伙的好感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然而,另外一笔钱,牛小田却心安理得地收了,也是十万。

    佘圆圆被邀请过来一起用餐!

    装作熟络地加了牛小田的,先是抱歉两个字,随后就转钱,还跟着嘘声感谢的表情。

    十万入账!

    这次旅游就不亏,牛小田心情蛮不错的,跟大家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其实,最大的受益者,却是*中的白狐。

    吸收了五品叶山参和紫灵芝的能量,白狐已经找空房间去炼化了。

    云亦然回家拿来了牛小田之前穿着的冬装,也不舍得表弟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失散多年的表弟,不远千里赶来,凭借一己之力,真正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弟,等我爸好了,就去看你!”

    “当然欢迎,还没跟舅舅说句话呢!”牛小田笑道,又说:“姐,年纪不小了,遇到合适的就嫁了吧!”

    话题转得太快,云亦然怔了下,嗔道:“瞎操心,你姐我,还愁找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你挑花眼嘛!”

    “有你把关,不怕。”云亦然咯咯一笑,又说道:“其实,本打算带你回趟海岩镇的,老宅子不值钱,一直还在,还能找到些姑姑用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也没啥兴趣,睹物思人,何苦给自己添堵呢!

    猜到了表姐的小把戏,牛小田翻看冬装,果然发现两枚藏着的钻石戒指。

    不能收,牛小田坚持还给了云亦然,一家人太见外了,如果非要给,就等有了弟妹再说。

    表弟此行,搭路费、搭时间,还冒着生命危险,却没有半点酬劳。

    云亦然感动到无以复加,一直泪眼汪汪的。

    亲情,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是无价的。

    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!

    盛大的晚宴,还是以海鲜为主,牛小田品着昂贵的拉菲红酒,跟丰万成一边热情交谈,一边品尝着各种特色美食。

    出来一趟,牛小田吃了比之前十八年加起来还多的海鲜,今后也不觉得稀罕了。

    丰娆插不上话,很着急,过去跟父亲耳语几句,却被丰万成皱眉拒绝了。

    马上要考试了,不行!

    牛小田耳力很强,大致听清,丰娆也想住进房车,一路随行,去兴旺村旅游。

    考试不能耽搁,丰万成更担心女儿的安全。

    牛小田何许人?看似平常人,其实背景深不可测,丰家大院的附近,就不知道有多少杀手盯着呢!

    晚宴过后,该坐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丰万成很谨慎,为防备杀手们追踪,找来了十辆一模一样的黑色轿车,让牛小田和巴小玉坐进其中一辆。

    “小田,常联系啊!”丰娆在后面挥着小手,却被父亲一把扯住,瞪起眼睛道:“嚷嚷什么,非让人知道他在哪辆车上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丰娆甩开父亲的手,“等我考完,就去杏花村找小田。”

    跺跺脚,丰娆跑了,丰万成直摇头,村名都记不住,不要在学业上对女儿有指望了。

    十辆车依次开出丰家大院,随后开往不同方向。

    杀人们根本猜不到,牛小田到底坐在哪辆车上。

    感觉仿佛绕了半座城,绕的牛小田稀里糊涂,最终,轿车停在一所小学的前方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的豪华房车,静静地停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两名中年司机恭敬地站在车门两侧,牛小田和巴小玉下了轿车,随即登上房车。

    随后,两名司机上车,房车启动,悄然驶出了源州市。

    房车内的空间并不大,上下铺几乎就占满了。

    有卫生间、洗脸池,外加一个小冰箱,里面还放着矿泉水和饮料。

    置物架上,放着一堆自加热快餐,两名司机轮流开车,中途不停,不用在服务区吃饭。

    最里侧,还有个小型厨房,牛小田当然不打算做饭。

    巴小玉主动去了上铺,牛小田就在下铺躺下,翘着腿刚拿出手机,想要看一会儿网络小说,黄平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