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田,上车了?”黄平野问。

    “正躺着呢,多谢黄先生的安排和照顾。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,路上还是小心些。唉,你现在的身价,已经九千九百万了。”黄平野叹气,担忧中竟然也有两分艳羡。

    “涨价啦?”

    “嗯,追杀令改价格了,破天荒头一遭。这伙人实在太可恶,简直它妈的没完没了。”黄平野骂了一句,好像有人找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七千七百万,改成了九千九百万,屁大点的功夫,涨两千多万,暴利行业啊!

    为难死强迫症,就差那一丢丢,为啥不凑个整,过亿呢?

    牛小田又联系春风,果然证实,追杀令的价格变了。

    没见过这么多钱,只听说过。

    随便!

    老子的命是值钱,也得能拿走才算。

    小田哥身价增幅惊人,自信劲上来,连看网络小说的心情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大手笔打赏,十个金币,价值一毛钱!

    直到眼皮打架,这才将手机塞在枕头底下,翻身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感觉一双小手在轻轻推着自己,紧接着耳边响起巴小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醒醒!”

    牛小田睁开眼睛,不解地问道:“小玉,咋了?”

    “这辆车突然从高速上下道了,跟原定路线不符,不正常。”巴小玉谨慎提醒。

    上车后,还没跟两位司机说过话。

    因为是丰万成安排的,牛小田也绝对信任,就等着路上吃吃睡睡,一直到家。

    难道说,丰万成也起了歹心,故意安排两个杀手当司机?

    从面相看,丰万成并非见利忘义之人。

    再说了,如果他想要谋财害命,何苦费这么大的事儿,可以寻找的机会很多。

    何况,一个亿,也不会让他跟黄平野成为仇人。

    这中间,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!

    房车速度很快,一阵颠簸,眨眼就冲进了路边一处废弃的工厂。

    猛然停住后,两名司机分别从两侧下车,撒腿就跑,完全是百米冲刺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老大,抓司机吗?”白狐得了不少好处,积极主动表现。

    “控制住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眨眼消失,瞬间又回来了,其中一名司机,已经没头苍蝇般撞在电线杆上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个,跑远了!

    但是,只见他下了一条刚挖开的沟,就没见他上来,白狐出手,能不让他晕掉吗?

    “白飞,这里有多少杀手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个,都有猎枪!”

    *,穷凶极恶,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这次出行,幸好带着白狐。否则,牛小田应对这样险恶的局面,也会很吃力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来开车!”

    没等巴小玉转移到驾驶座位置,十名身穿黑衣的杀手,从不同方向涌出来,围住了房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了下时间,凌晨三点半!

    巴小玉侧身从窗口,看到这一幕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车是开不了了,有人已经用枪口对准了轮胎。

    没有弓弩,没有弹弓,甚至连匕首也没有。

    巴小玉只能跑进厨房,拿出了一口平底锅!

    螳臂当车,说的就是这些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不屑,别看对方人多势众,还有火力强大的猎枪,在狐仙眼中,依旧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法师助纣为虐,这些凡人杀手们,绝对动不了堂堂牛老大。

    一名端着猎枪的高大杀手,应该是领头的,就站在车门不远处,大概是心情激动,喊出的高声都破音了,“牛小田,快点下车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掩护你,只要先干掉一侧的杀手,就可以用车作为屏障,再发起*。”巴小玉低声谋划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哼声道:“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等着看吧,肯定会自相残杀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牛小田话音刚落,嘭!外面枪声响起,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,白狐成功入侵一名杀手,冲着喊话的杀手头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杀手们考虑到流弹的问题,提前穿了防弹衣。

    但依然被击飞出去,胸口疼得像是要裂开,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冲老大开枪?”一名杀手惊愕问。

    “老,老大,我刚才脑子懵了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此人话还没说完,旁边一人又冲他开枪了,没打中,却把他吓得魂都要飞了。

    果然内讧了!

    巴小玉兴奋不已,由衷的佩服老大,料事如神。

    牛小田伸了个懒腰,来到车窗前,打开一条缝隙,冲着外面高喊:“兄弟们,大*开始,杀一个,奖励五百万!”

    嘭!嘭嘭!

    外面枪声大作,伴随着惊叫声和咒骂声,彻底乱成一团!

    “老大,真有你的人?”巴小玉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咱的朋友遍天下,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嘛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这一切,自然是白狐所为,各种随意入侵,任意开枪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本该避世隐修的狐仙,却参与到世俗之中。

    白狐,彻底堕落了。

    嘈杂声越来越小,越来越远!

    杀手们四散而逃,跑得比疯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分不清楚,到底谁是同伙,谁是牛小田派出的卧底,只想着保命为上。

    白狐回来了,接连不断的笑声,吵得牛小田脑仁都疼,这家伙有点玩上瘾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都跑了!一群垃圾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别光笑,再去附近看着点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下了车,背着手去看那名司机,巴小玉拿着平底锅,依旧紧张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司机醒了,正揉着头顶的大包,渗出的鲜血,把脸都染红了一半。

    大致看清是牛小田,司机惊恐地想跑,站起来后,又是一阵头晕目眩,跟着就是眼冒金星,又被巴小玉砸了一平底锅。

    “快说,为啥要算计老子?”牛小田叼着烟,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,我们本来受丰董委托,送你回家的。可是开车前,突然收到消息,老婆孩子都被劫了,那些人要求,必须带你们来这里,否则,就等着回去给家人收尸。当时吓坏了,不敢不听。”司机可怜巴巴哀求,噗通一下跪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哪个山头的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