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却不以为然,边往里走边解释说:“张澜玉这人城府很深,值钱的物件不会放在这里。再说了,他是资深的单身狗,没有那么多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起来得四十多岁了吧?这么大年纪都没结婚?”

    巴小玉有些意外,花锦市虽然是一座小城,也不是谁都能拥有别墅的,张澜玉无疑是本地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,给你介绍下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别闹了,这样的男人,肯定有毛病啊!”巴小玉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有病没错。

    刚才牛小田就发现,张澜玉的气色异于常人,只是还没细看,分析问题出在哪里,他就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养花,好像是花锦市的全民习惯!

    这栋别墅的院子里,就有两个大型花圃,各式各样的鲜花,开得格外旺盛。

    走进去,里面也是花香扑鼻!

    窗台上,摆着数不清的花盆,甚至连办公桌上,也放着两盆油绿的君子兰,整齐得就像是两把扇子。

    “呵,张澜玉还挺会养花呢,真带样。”巴小玉一边看一边点评。

    室内打扫的倒也整洁,但照比丰家就差远了,没有专职保姆的原因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四处看,搞清了张澜玉的职业,从事鲜花培育、批发销售,还拥有一家花海集团。

    难怪了。

    咕噜噜!

    肚子饿了,发出*,牛小田也没气,直接打开冰箱,找到两盒精致包装的炸酱面。

    让巴小玉拿去厨房简单处理下,两人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楼上的卧室里,有一只花妖。”白狐的声音,突然响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脱口而出,不是用意识,而是直接发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什么太好了?”

    巴小玉正低头吃饭,猛不丁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说,这碗炸酱面,也太好吃了!”牛小田急忙又挑了一筷子面条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错。”巴小玉接着埋头苦吃。

    花妖,世上最难寻找的宝贝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百花争艳,春色满园,只要拥有一只花妖,那都不是事儿!

    花妖是个俗称,你也可以叫它花仙子、花精灵、花王等等,都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对花妖的描述,概括为十六个字。

    神水化育,执掌群芳,梦入仙境,病消寿长!

    所谓神水,是指天降甘霖中,非常偶尔的机缘下,会混杂一滴极具灵性的水。

    这样一滴水,又恰好落在一株盛开的花上,才能孕育花妖。

    概率究竟有多低,已经无法计算。

    即便幸运的被神水滴灌,柔弱的花妖,修行之路也极为坎坷。

    可能被人采摘泡茶,也可能被人一脚踩成花泥!

    另外,花妖也是兽仙最爱的食物,能大幅度增进修为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咋这么好心,没把花妖直接吃了?”牛小田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不是想着留给老大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株香水花,也就是铃兰,浑身都有毒,吃了小命就交代了。”白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哦!原来是毒花妖,难怪贪心的狐狸会放过它,怕死!

    花妖的本事有三项。

    控制百花开放时间,为人打造美妙的梦境,还可以不生病,延年益寿!

    好处多多,极为难得!

    心里惦记着花妖,多香的杂酱面都食之无味,匆匆扒拉到嘴里,牛小田说上楼去补觉,快步来到张澜玉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睡个觉,搞得就跟屋里有女人似的。”巴小玉嘿嘿偷笑,一个人干饭。

    窗台上,整齐摆着三盆花,文竹、君子兰、香水花。

    陶瓷的花盆,做工精美,一圈八仙过海的图案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那盆盛开的香水花之上,浮现的气息格外不同,被一层纯正的白色气息笼罩。

    牛小田奔至跟前,命令道:“快点出来,不然,本老大就砸了花盆,把你蹂躏得不成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真爷们!”白狐称赞,牛小田鄙夷一个,思想真肮脏!

    花叶抖动了几下,像是颤栗又像是叹气,接下来,白气散开……

    一个几近透明的女子身影,浮现而出,隐约可见,红白相间的长裙,玲珑完美的身材,模样绝对堪称国色天色,艳冠群芳!

    花妖,如此美貌,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它可以变成任何形状,可以把自己打造得很完美。

    一缕气息飘过来,落在牛小田的前额之上,意识沟通顺利启动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师,我是一朵弱不禁风的小花,苟活于世,生存艰难,求放过啊!”花妖做出鞠躬的姿态。

    居然会说人话,还会拽词,可见在世间游历了不知多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犯了大错,死有余辜!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小花奉献芳香,何错之有?”花妖颤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装迷糊,老实交代,你祸害了多少个单身男子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砸花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假装要动手,花妖吓得乱成一团气息,挡在前面,哀求道:“大师,我错了,多少人记不清了。这么做,也是为了生存啊,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叫老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放过我吧,再也不敢了!”花妖发出了哭声。

    一只智商很高的花妖,她利用制造梦境的特殊本事,为主人打造完美的梦中恋情。

    对,这就是张澜玉至今单身的原因,有无法割舍的梦中情侣,可能还不止一个,每一个都各具特色。

    花妖不想让张澜玉结婚,就是担心入驻新的女主人,会对它稳定的生存环境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“先回去吧,等候发落!本老大要在这里睡觉,敢入侵我的梦境,后果你清楚的。”牛小田冷声威胁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花妖深深鞠躬,飘然回到了花盆中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凑近了看,一串串铃铛状的白色小花,其中一朵细看下,有着红色的脉络,就是花妖的本相。

    牛小田伸个懒腰,脱了鞋,就在张澜玉的床上躺下来,跷着腿,悠闲地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烟雾让花妖很反感,却也是无可奈何,只是把花苞收紧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处理这只花妖?”白狐急急问。

    “想个法子带走,咱们的大院明年要建花坛,用得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开口要,姓张的不答应的。实在不行,偷的抢的,都用上!”

    什么品行!

    乡村狐仙,就是这么龌蹉,牛小田再次鄙夷。

    “让我好好琢磨下,不是本老大贪财,留着花妖在这里,也把张澜玉害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道貌岸然!

    乡村小子,就是这么贪财,还不承认。

    白狐一阵腹诽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