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躺在单身汉的床上,牛小田嗅着花香睡着了,直到中午才醒来。

    下楼后,巴小玉又颠颠泡了杯菊花茶端过来,牛小田刚喝了半杯,外面就传来了房车喇叭声。

    张澜玉,回来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巴小玉走出来,却被眼前一幕给惊呆当场。

    白色房车不见了,门前停着一辆蓝色房车,车厢上方,还多了个外置置物箱!

    张澜玉从车上下来,点起一支烟,笑问:“兄弟,觉得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张大哥,你给我换了一辆车?”牛小田上下打量,很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车牌换了,重新喷漆,再安个置物箱,外观上就跟原来那辆区分开来了。这也是丰董安排的,为了安全。”张澜玉解释。

    白色变蓝色,外观构造也变了,但高级感似乎就差了些。

    巴小玉上车查看了一圈,里面还是原样,小皮箱还在,钞票也在,这才放心地又下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大哥!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事一桩,不用气了。正好,我也有事儿想麻烦你,听丰董讲,你是一位大师,帮我推算下,什么时候才能动婚,一个人的生活,总是不够完美。”

    张澜玉呵呵一笑,揽着牛小田的后背往里走,很亲昵的举动。

    三人重新进屋,得知牛小田只吃了一份杂酱面,张澜玉直呼招待不周,打了个电话,让一家附近的私厨小炒,给送六个菜过来,平时也常这么干。

    巴小玉的姿色,入不了张澜玉的法眼,每次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秒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了张澜玉的面相,眉心处有白气,首尾相连,宛如一条头咬尾巴的蛇,这是沉溺梦境的标志。

    白气中并无杂质,不会造成性命危害。

    但是,张澜玉眼下浅浅的黑色,却说明他与左右手的交流很频繁,这也伤身啊!

    真虚伪!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腹诽,张澜玉就没打算找女朋友结婚,而是将单身进行到底。

    之所以做出有求于人的姿态,无非一点,让牛小田不用领上午帮忙的这份人情。

    “兄弟,看我这个岁数了,还能找到媳妇吗?”

    张澜玉的话,更像是一种调侃,有钱有势的他,岂有没女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有媳妇的,还不止一个吧!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准啊,我虽然喜欢养花种草,却从不沾花惹草。”张澜玉摆摆手,觉得牛小田在信口胡咧咧,开口就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在梦中有媳妇,至少三个以上,都非常漂亮,完美的人设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张澜玉的眼睛顿时瞪圆了,愣了两秒钟,连忙用咳嗽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说笑了,谁在梦中还不有个情人,少年的情怀总是诗嘛!”

    张澜玉故作淡定,还在拽词,可能花妖的文学水平,就是受他熏陶的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梦中情人,都是一闪而过,记不清相貌,而你这些媳妇,都印在脑海里,特别清晰,相处得也格外愉快!如果不把它当做梦,完全可以替代真实的生活。”牛小田再次强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澜玉语噎了,如此绝密的隐私,居然逃不过牛小田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大师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绝非好事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弹弹烟灰,摇头叹气,语重心长的口吻,让张澜玉不由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思维还算清晰,怎么会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?”

    已经这样了,明知故问!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也没啥,算是别样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,危害是什么?”张澜玉很是不安,牛小田的严肃表情太吓人了,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问,自己还能活多久?

    “就不跟大哥兜圈子了,你这种状况,其实是中了花毒。说它不严重,是因为不会影响寿命,说它严重,是因为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敢说,但这方面,我还是官方认可的专家,熟悉每一种花,怎么会中毒?”

    张澜玉满脸都是问号,他也经常去医院查体,出现中毒迹象,不可能查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尿不尽,尿滴沥,偶尔腰疼,睡着叫不醒等等,都是征兆。中毒是潜移默化的,也是旷日持久的。”

    跟张澜玉聊天,牛小田都觉得自己的文采飙升,近朱者赤!

    这些症状张澜玉都有,认为是年纪大了的缘故,人过四十,各种毛病都会找上来,却没想到,居然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只是张澜玉想破脑袋,也搞不清楚,到底中了哪种花的毒。

    作为业内人士,怎么可能将毒花放在身边!

    只能求教对面沉着脸的牛大师!

    “兄弟,能告诉我,有毒的是哪种花吗?”张澜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你的卧室睡觉,感觉也不太好,可以确定,就是那盆香水花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这种花有毒不假,但香气是无毒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总是不信我,没法子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叹口气,又问:“它本是温带植物,为何能在这里生长得很好?尤其是,你见过哪种花,可以常开不败?换句话说,从没有无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击穿灵魂的拷问,让张澜玉最后一道防线,彻底崩塌!

    张澜玉起身就上楼,牛小田连忙跟上,保持步伐一致,可不能让他摔了那盆花。

    本老大浪费了这么多口水,还不是想带走那只难得一遇的花妖。

    一进卧室,张澜玉就直奔那盆香水花,原本气势汹汹的架势,等到了跟前,手却开始颤抖,眼中流露的都是柔情。

    爱上一盆花,却不*,是牛小田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至高精神境界!

    “张大哥,不舍得吧?”

    “它陪着我,十五年了,人生最好的时光。”张澜玉悠然长叹,居然落泪了。

    “它也喜欢你,为你一直绽放,也是花期太长,香气中出现了毒素。”牛小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把它移到别处,就不会中毒了吧?”张澜玉还是不愿亲手毁掉花情人。

    是个解决的办法,距离远了,花妖便无法干扰梦境。

    从此,张澜玉梦中的情人们,便会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可是,要那样的话,牛小田能干吗?

    “张大哥,你相信气息感应,精神联系这类的说法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相信,我就觉得,好像能跟这盆花说话。”张澜玉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那就好办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