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和它之间,出现了难以割断的气息融合,无论它是否在你身边,你都能嗅到它的芳香。因此,挪走是没有用的。”牛小田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对啊,即便不在家里,鼻间似乎也缭绕着它的香气。有时会有种错觉,认为是心爱的姑娘守候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张澜玉不停点头,随即,又没出息地抹了把眼泪,“可是,我怎么能亲眼目睹,它在面前凋零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如这样,我把它带走,多花些功夫,阻断它跟你之间的联系。再找个空屋子养着,哪天你想它了,就联系我,看视频照片啥的都行。”牛小田很仗义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澜玉沉默了足有半分钟,终于点头道:“那就有劳兄弟了,希望它还能继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肯定要活着,必须滴!

    牛小田还惦记着打造满园春色关不住呢!

    趁着张澜玉还在愣神,牛小田上前抱起那盆花,快步下楼,招呼巴小玉一道,打开了房车。

    就放在铺上,用被子裹紧花盆,以免路上颠簸,发生花朵掉落。

    同时,牛小田叮嘱巴小玉,千万不要碰这盆花,尤其不能采摘花朵,可以适当浇一些清水,保持土壤潮湿。

    见老大一脸认真,巴小玉频频点头,直拍胸脯,请老大放心,一定会像照顾婴儿一样,照顾好这盆花。

    心里却不免疑惑,这也不像是很珍稀的鲜花品种啊!

    这小花朵,一点都不大气,还有这颜色,雾蒙蒙的,不够纯正。

    重新返回屋内,张澜玉已经打蔫了,话变得很少,像是被抽空了灵魂。

    没错了,失恋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很久,没有了梦中的*,他必然会对凡尘女子感兴趣,就要解放双手,告别枯燥无味的单身日子。

    有了新欢,旧爱就忘了,久而久之,还要什么照片视频,张澜玉都会觉得爱上一盆花,羞耻!

    送餐的来了,到底是私厨手艺,六个菜,三荤三素,每道菜都很精致,味道上尤其用心。值得一提的是,私厨十分了解张澜玉的喜好,菜盘汤碗还有菜品摆放,都是花朵形状。

    看见更难受,张澜玉食之无味,唉声叹气,像是在吃草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吃得很快,五分钟便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好吃是一方面,吃完要赶紧走,以防张澜玉突然反悔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多有打扰,我们这就走了,欢迎去兴旺村做。”牛小田一边擦嘴一边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点麻烦,不挽留了。兴旺村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张澜玉这才打起点精神,开始幻想跟香水花重逢的惊喜。

    幻想注定会落空,很快,他就会认为,那只是一盆花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就告别,山水有相逢,来日再欢聚。”

    前脚刚跨出门,张澜玉去喊道:“兄弟,等等!”

    一颗心瞬间就悬了起来,难道说,就要功亏一篑?

    虚惊一场!

    张澜玉快步去了衣柜,翻了下脱下的运动装,取出个小本本,正是这辆房车的行车证。

    交给了牛小田,张澜玉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差点忘了,为了这个证,还真是费了些周折。”

    随意翻看下,牛小田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所有人,牛小田。

    外观、尺寸、类型车牌号等信息,对应的都是这辆蓝色豪华版房车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搞错了,我不是车主,原来的车主是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真没注意,可能是丰娆的一个哥哥吧!

    “错不了,是丰董让我帮忙过的户,还传真了一些手续过来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改名?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无法理解,但车真的没有花妖重要,必须抓紧上路了!

    重新开上房车,牛小田一刻不停,离开了花锦市。

    直到在高速路上开出去很远,牛小田的一颗心,终于彻底落稳,放松地哼起了童年的歌谣。

    耶!

    花妖到手,不虚此行!

    “老大,那只花妖在哭呢!”白狐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故土难离吧!”牛小田表示理解,又说:“回去得好好教育一番,让它知道一朵花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朵花有能啥本分?”白狐被逗得大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甘于平凡,吐露芬芳,没事儿哄本老大开心。”牛小田说完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白飞,我们带走花妖,会不会影响市里的那些花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毕竟这货的气息延伸范围,最大能有十几里吧!”

    罪过啊,可能影响了花锦市的鲜花种植以及经济发展。

    牛小田感慨过后,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正当理由,光伺候那些花花草草的,能有什么出息,玩物丧志嘛!

    车牌换了,颜色也变了,杀手们失去了追踪线索!

    牛小田憋住了一口劲儿,路上除了加油,从不停车,一直向北开开开!

    第二天黄昏,在导航员巴小玉的带领下,牛小田终于回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开了一次从未有过的长途车,牛小田车技有所提高,不用人帮忙,便将房车顺利开进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老大回来了!

    像是阔别已久,四美纷纷过来拥抱,开心地蹦蹦跳跳!

    安悦也在家里,却抢不上槽,只能最后一个过来拥抱。当然,她拥抱的时间最长,眼角还湿湿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家的这几天,我都没睡好。”安悦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肯定是想我了!”

    “切,才不是,这么大的院子,没个男人,阳气不足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春风已经打开了后车门,看看有什么要搬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呼一声,急忙奔过去,抢先一步上了车。

    跟着,牛小田就用被子,将那盆香水花仔细盖好,小心翼翼地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悦冲过来,看包裹的形状,像是个孩子,内心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回答,擦身而过,快步回了屋子,可不能让花妖被寒气给吹到了。

    太娇弱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呀?”四美也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只是一盆花!”巴小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开始养花了?”

    春风很意外,平日里的牛老大,可不像是惜美爱花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盆花是老大的独宠,宝贝得不得了,碰一下都不让的。”巴小玉提醒众人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