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宝贝花?

    众人带着强烈的好奇,纷纷进屋,来到老大的房间。

    此刻的牛小田,正站在窗台边,面前是一盆绿叶白花的观赏花。

    看起来并不显眼,花盆似乎比花更值钱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不就是铃兰吗?”

    安悦认识这种花,经常出现在路边的花坛里,绝非名贵品种,花店里也有卖,多数作为点缀出现。

    “也叫香水花,我给它取了个名字,香香,大家觉得咋样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征询意见,一边小心地将压倒的几片叶子扶正,动作之轻柔,像是呵护一位娇弱的姑娘。

    狗窝里住着的那两位,黑子和黄黄,名字都超烂。

    香香听起来,也没好多少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一盆花也配有名字?

    大家都没说话,老大取名太随意,暗暗庆幸,幸好自己本来就有名字。否则,春春、夏夏、安安、巴巴一类称呼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缕气息飘过来,花妖也开始*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小花有名字的,还请别乱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叫啥名?”

    “主人们都叫我君影,君子的君,影像的影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新主人!”牛小田不服气强调。

    “小花当然不敢忤逆老大,只是多年来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不想改!

    不过,君影听起来确实很雅致,还有内涵,直接拿来用,显得自己特有文化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反应都平平,说明刚才的名字不太好。”牛小田故作沉吟,“以后,就都叫它君影吧!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!”

    安悦举手,难得牛小田在取名方面,能超水平发挥一次。

    一盆花,也配有这么好听的名字?

    老大喜欢,大家都喜欢,于是也都鼓掌附和。

    洋洋得意的牛小田,再次宣布道:“从现在起,君影就是家里的一员,大家尤其要注意,不能碰它,尤其不能摘花。因为,它有剧毒。”

    剧毒?

    大家都吓了一跳,这种毒花,让碰也不能碰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,也是替牛小田担心,毕竟这盆花在他的屋内。

    “不碰就没事儿,嘿嘿,我这个屋里是不是很香啊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觉,确实清香满屋!

    邪门了,这也不像是一盆花吐露芳香能达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拥有安全的生长环境,还被列为家庭一员,花妖感激涕零,多释放了花香。

    牛小田如此收买花心,自然有目的。

    花妖能控制百花的花期,它的作用不止是鲜花满院,还可以帮忙培植药材。

    月生草,只有在明月夜,采集花蕊部分才有效。

    如果在某个月光如水的夜晚碰巧遇到了,而月生草却没开花,有了花妖,就可以强迫它必须绽放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药材,花期后药效才最好,也可以让花妖命令它们提前开花。

    “小田,那辆房车怎么开回去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手机,拨打了丰万成的电话,几秒钟后便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丰董,顺利到家了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的心一直悬着,就怕再出意外。”丰万成放松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辆房车,等过几天再找人给你开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已经送给你了,不必折腾!”

    丰万成出手也太阔绰了吧,随手就是一辆房车。

    “这太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朋友一场,将来还请多多帮衬。”丰万成说得很气。

    “必须必啊!”

    “一路辛苦,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牛小田耸耸肩,“丰董不要了,房车是咱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证件所有人都是老大的名字了。当时我就想,这辆车以后就姓牛了!”巴小玉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帮他做了什么,会送一辆车?”安悦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嘿嘿,救了他家的老猫,本来快要死了,奄奄一息,经过我的一通推拿,立刻变得生龙活虎。”

    救一只老猫,送一辆豪华房车!

    有钱人的价值观,当真不能用普通百姓的眼光去衡量。安悦自认才高识远,牛家大院所发生的一切,还是一再刷新她的观点。

    以后出行有房车开了,春风很高兴,很快发现另外一个问题,抱怨道:“老大,院子小了!”

    “唉,先将就着用吧!找机会再开疆拓土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无奈地摇摇头,如今的牛家大院,俨然成了停车场,一半地方都停满了车。

    一辆推土机,一辆红奔奔,一辆中巴车,现在又多了一辆房车,可谓是种类齐全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差点忘了,还有一辆赛摩托,不占地方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,牛小田先去泡了个澡,洗去一路风尘,吃过晚饭,这才躺在熟悉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哪里都不如家里好,自由,舒坦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发消息告诉黄平野,顺利到家。

    黄平野只回复一个字,好!

    又发消息告诉表姐云亦然,平安到家,她很开心,电话随后就打了过来,聊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现在,表姐已经离开了出租房,住进丰家,薪水暂定每月五万,不算奖金。

    服用完那瓶水之后,舅舅已经能靠着被子坐起来了,恢复的速度,让医生们都倍感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感激的话,不必再提!

    白狐重回养仙楼*,牛小田也服下一颗补气丹,进入练功状态,补充路上的体能损耗。

    三天后!

    牛家大院的大铁门上,换了一张白纸,只有四个潦草的铅笔字,小田已回。

    很快,消息便传遍了全村!

    一直混吃等死,苦苦守候的杀手们,激动到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们想这只肥牛想得肝肠寸断,没白等这些天。

    但是,最艰苦的日子也来了!

    北方的三九天,寒风呼啸,滴水成冰。

    有个夸张说法,撒尿都要带着小木棍,一边尿,一边敲,否则尿柱就冻住了。

    杀手们大晚上又得跑出来,到牛家大院附近蹲点,冻得鼻头像是紫皮蒜,脸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赚钱不易吧!

    而住在暖气房内的牛小田,悠闲自得,体会不到杀手们的辛苦。

    这天,一辆蓝色迈*,开进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开车的是一名女司机,年轻漂亮,旁边坐着一名不苟言笑的老者,面如刀削,长着一双鹰眼,总是微微眯着。

    以上信息,都被白狐敏锐捕捉到了,立刻汇报给牛老大。

    麻烦又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