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老大,来了一名法师和一名武者,气息判断,绝非等闲之辈。”

    白狐颇有些慌张,如果内丹在身上,它早就远离是非,不知道跑出去多远。

    从此,狐仙的世界里,再无老大!

    “怕个头,他们还敢进屋抢劫啊!”

    正在玩手机的牛小田,鼻孔哼出一股冷气,栽在本老大的手下非等闲之辈,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抢劫,但估计是来抢我的。”白狐焦急地用小爪子挠着毛绒绒的脸。

    “咋这么自恋?”

    “那位老法师身边,放着个笼子,让我害怕啊。很可能是收仙笼!”

    带着礼物来的?

    心头一动,牛小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,带着如此难得的法宝,难说是有大背景的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记载了收仙笼这种特殊法宝,可以用来抓捕兽仙。

    法宝打造的基本要求,必须使用埋藏千年以上的金丝和竹片,将符文透刻在其内。

    有道是,五百年桑田沧海,有心埋下金丝和竹片,也会消融成尘。

    获取渠道有两个,古墓和拍卖会。

    盗墓先不说,充满风险且需要运气,还可能蹲监狱。

    如果来自于拍卖会,那就需要购买含有金丝的器皿,也是来自于墓室。

    破不溜丢随便一件,只怕都要拍出千万乃至上亿的价格。

    竹片可以取材于古代竹简,同样需要重金拍购。

    必须绝对有钱,才能获得这两种材料。

    透刻符文,就是表面没有符文,隐藏在物体内部,功效反而更强大。

    透体符就属于这种性质,但仅限于鲜活的生物,严格意义讲,只是一种较为常规的法术。

    透刻,却需要真正的修为。

    举个比较直接的例子,牛小田需得达到真武七层,才能做到这一点,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假如收仙笼是这名老者打造,留给牛小田的路只有一条,赶紧脚底抹油开溜,能跑多远跑多远,天涯海角不回头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牛家大院的大门被敲响了,白狐很不地道,直接躲进了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恰好相约去茅房的夏花冬月,听到动静,过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,站着一位西装美女,正是那名女司机,老者并没有在豪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干啥?”

    夏花正憋着尿,也憋着火气。

    “找牛小田,让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美女的口气比北风还冷,穿着单薄,却没有丝毫惧寒颤抖,体质绝对超一流。

    “俺们老大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,预约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从不重复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

    夏花不耐烦地抬抬手,作势就要关门,然而,美女抬起一脚,直接踹在大铁门上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大铁门猛然被踹开了,惯性原因,夏花也被甩出去好远,没控制好身形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冬天穿得厚,否则*一定蹭掉皮。

    冬月挥拳就打,美女不屑地推出一掌,劲风扑面,吹得冬月脸都变了形,非但没打着,还*退好几步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趁这个空档,美女已经几步跨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快如流星,扑面而来!

    正是黑子赶来,并没有发出叫声,扑过来张口就咬。

    美女身影闪动,避开黑子的攻击,由衷地赞道:“真是一条好狗,本姑娘喜欢!”

    黑子才不喜欢她,扭转身体,又袭向了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美女一记后踢,正中黑子的前胸,居然也将它踢出去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牛逼啊,私闯民宅,殴打弱小女子,还欺负可怜的狗狗。哪里来的小野娘们儿,太嚣张了吧!”

    一阵嘲讽声传来,正是牛小田背着手走了出来,下巴高抬,穿着一件破羽绒服,嘴里还斜叼着一支烟。

    美女身后,夏花冬月和黑子,呈现三角形包围圈,已经拉开了阵势!

    牛小田却摆摆手,“不用你们动手,等会儿本老大亲自扒了她,抬回去洗吧干净,留着侍寝!”

    美女的嘴角微微抽动两下,脸色涨红一片,骂道:“乡野村夫,*之徒!”

    “乡里人咋就得罪你们了,动不动就搬出来拽俩词。”牛小田吐着烟圈,抖着腿,完全是一幅小流氓的做派,抬了抬下巴皱眉道:“不让进,削尖脑袋往我院里钻,主动赶来投怀送抱,是不是馋本人身子了?”

    “呸!自作多情!”美女唾弃,脸涨得更红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原因,那你找*啥?”牛小田大惑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小痞子,有一次我在河里洗澡,躲在树丛里的那个,就是你!赶紧道歉,赔偿本姑娘的精神损失。”美女抱着膀子,语气冰寒。

    啥时候的事儿?

    牛小田有点懵了,使劲挠挠头,好像是,看过河里洗澡的女人不少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么个大美人,波光盈盈,冰肌玉骨,这么劲爆的场景,该是印象深刻,反复回味才对。

    咋一点印象没有?

    这美女,压根不是村里人。

    “喂,小娘们儿,你不是在说梦话吧?”牛小田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在梦里,你还看了不止一次!”

    哎哟我去!

    牛小田猛拍脑门,极度震惊,这也能成为找茬的理由!

   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

    新境界,新高度!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大拇指夸赞:“服了,你这碰瓷的水平,只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满网的秀儿都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道歉,赔偿!”美女的眸色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夏花、冬月很是无语,真难为老大了,遇到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精神病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春风、秋雪和巴小玉也跑了出去,每人都端着弓弩,冷冷地对准了这名美女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美女艺高人胆大,根本不以为然,再次逼问:“牛小田,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道歉,赔偿,从此两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如果下次,你又梦到我那个啥,是不是还要找上门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美女回答的理直气壮,倒像是牛小田有错理亏。

    不逗乐了,干就完了!

    脚步滑动,牛小田身形一晃,瞬间冲到美女跟前,一拳便击中了她的前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