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美女愣住了!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牛小田的动作如此之快,居然没避开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愣住了!

    他这一拳,虽然收着些力气,也足以打飞一名壮汉,而美女居然纹丝不动,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名*过的武者,很抗揍!

    愣了一秒钟,美女猛抬膝盖,撞向牛小田的裆部,铁拳同时砸向了肩头。

    真够狠!

    牛小田侧身躲过,飞脚一记横扫,踢向美女的*。

    美女脚步前移,身体后弓,避开飞脚,拳头也趁机又攻向牛小田的后背。

    论武功扎实程度,以及搏击方面的技巧,诚不诚实说,美女都更胜一筹!

    好比自学成才的狗刨跟花样游泳,没法开比例。

    但是,

    牛小田早就过了真武三层,身体的反应程度极快,感知力更是不同凡响,进退之间,牢牢占据着上风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里,风声阵阵,卷起地面的一层层雪星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快如流星,疾如闪电,酣战成一团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露出惊讶之色,夏花、冬月也看得呆了,莫名打了个激灵,嗯,一直憋着没上厕所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武功,深不可测,还在云亦然之上若干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小田一脚踢中美女的腹部,美女瞬间飞到空中两米多高。

    然而,她并没有受伤,只是格外恼羞,空中转体半周,大吼一声,双脚又夹向了牛小田的脖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金钟罩,打不坏的那种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巴小玉放箭了,攻向了美女的侧面,绝不能让老大受伤。

    美女余光扫到,不屑哼了声,眸子骤然收紧,伸手就去抓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太自负了!

    这将是她后悔终生的举动。

    巴小玉射出的,可是刺猬仙的背刺,极其锋利坚固,表面并不光滑,还有细密的凸槽。

    美女抓住了,嘴角还没来及上扬,却又脱手了!

    背刺继续向前,差点射中她的俏脸,慌忙侧头躲闪,堪堪躲过,却有一缕秀发,被背刺带了下来。

    手掌炽热,美女这才发现,左手心已经模糊一片,流血了!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居然如此锋利!

    就在美女了愣神之时,牛小田一脚踢在了她的*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,牛小田运足了力气,美女再次被踢飞出去,原地翻滚半圈,却又一次腾空跃起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*3

    三把弓弩,都对准了她,动一步,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射穿她。

    “小娘们儿,毁了老子的皮鞋,花了好几百呢!赔钱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是恼火,皮鞋都踢开胶了,大脚趾露出了一截。

    美女只觉得后面凉风嗖嗖,伸手一摸,霎时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西装裤被踢开线了,纤细的小可爱都露了出来,这就太尴尬了!

    老者终于下车了,手里拎着那个造型奇怪的笼子,缓步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奇秀,上车去吧!”老者沉声吩咐。

    美女捂着*,倒退了出去,看着院子里一张张嘲讽的笑脸,眼中怒火熊熊,恨不得将这些女人用目光都烧成灰。

    牛小田穿着露趾皮鞋,手里拿着地上捡起的背刺,漫不经心地质问:“喂,老头,哪个山头的?武当、华山还是峨眉?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怔,继而轻哼:“哪个都不是,本人来自于罡武门,人称尚伏邪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,酷毙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大拇指夸赞,又说:“但要从通俗易记方面讲,真不如我的名字更好。在下不才,人称牛霸天!”

    女将们都憋不住一阵大笑,老者也笑了,摆摆手道:“倒是挺顽皮的,武艺也不俗,不如拜我为师如何?”

    多厚的脸皮!

    牛小田自愧不如,*只有一个,那就是玄通真人。

    “尚老头,别说这些没滋味的,你到底想干啥?”牛小田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这处宅院,妖气冲天,必有一只白狐仙在此久居。我此番来,正是替你收妖,免除祸患。至于报酬,适当给点打赏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!

    明明是强盗,还想要打赏,就没见这么*之人。

    不,刚见过一个,那名被踢烂裤子的女武者,用个春梦都能来讹诈。

    “哦,白狐仙?”牛小田故作诧异,继而转身问道:“你们哪个是狐仙变的?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我才是狐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举手,争先恐后,一旁蹲着的黑子,左看看右看看,竟然也举起了一只爪子,把牛小田逗得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唯有巴小玉没说话,她亲眼见过一只白狐狸,乖巧可爱,灵性十足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个名字叫白飞。

    “尚老头,听到了吧,她们都是绝色白狐仙,你看看,先收哪个?”牛小田晃着膀子,脸上尽是嘲讽。

    几番被戏弄,尚伏邪失去了耐心,鹰眼之中,寒芒闪现,冷冷道:“一群庸脂俗粉,也敢自称白狐仙?牛小田,给你半分钟时间,交出白狐,否则,本人就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还敢杀人?”牛小田火气也大了。

    “杀人?呵,哪有折磨人更有趣。我知道你会一些法术,在本人看来,不过都是些小儿科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看不出他的修为,这恰恰是最危险的,左手插在裤兜里,已经握紧了那张冥火符。

    剑拔弩张之时,门外像是传来轿车喇叭声。

    跟着,安悦大步走了进来,一看院子的情形,两道秀眉立刻皱起。

    “这位老先生,我是兴旺村的村主任安悦,你来这里,有什么问题吗?”安悦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我养的一只白狐狸,跑进了这里,过来寻找下。”

    尚伏邪显然不想跟村主任发生正面冲突,换了个说法。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,白狐怎么就变成了他的宠物。

    “狐狸是保护动物,不允许饲养的。”安悦强调。

    “我有饲养许可的,这只白狐价值极高,我希望,能够马上物归原主。”尚伏邪也是个编瞎话的高手,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为了一只狐狸,就私闯民宅,不妥当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过,这只狐狸非同寻常。换句话说,颇为通灵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安悦一条眉毛高扬,哼笑道:“难道还能幻化成人形?你看,我像吗?”

    又是个自认狐狸的!

    尚伏邪叹了口气,牛小田也并非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安悦冷眼环顾四周:“大家见过一只白狐狸吗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摇头,没见过,院子里只有一只黑狗和一只黄鼠狼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确认没有你找的狐狸,请出去吧!”安悦下了逐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