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去屋内搜查,怎么确定白狐不在此处?”

    尚伏邪不想走,眼神变得越发阴冷,提着笼子就往前迈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安悦脸色阴沉,气势也不弱,抱着膀挡在前面,冷冷道:“你没有这个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,若非丢失爱宠,我怎会来到这小小的村庄?”尚伏邪不屑一笑。

    “村庄再小,也有规矩。”安悦毫不退让,下巴一抬,“这样吧,你去报警,可以让警方来搜查,记得让他们带好证件和相关手续。”

    村官虽小,却也管理一地。

    真发生冲突,不好收拾残局,尚伏邪沉默了十秒钟之久,深吸一口气后,微微抱抱拳:“打扰了!”

    转身就走,离开牛家大院,坐进了豪车里。

    迈*并没有掉头离去,而是继续朝着滑雪基地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“悦悦,一级棒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赞,脸上笑成了一朵花。安悦以村官身份,三言两语,就把入侵者给赶走了,有能力,有水平,也有胆识。

    安悦却并不买账,翻了个白眼,立刻快跑着冲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愣住了,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?

    牛小田也跟着进屋去了,只见安悦挨个屋里翻,还蹲下来看沙发底下。犄角旮旯找了一个遍,又踩着凳子查看衣橱上方。

    “悦悦,找啥啊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把白狐狸藏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白狐,那老头就是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还不了解你?无风三尺浪,更何况,你就是个不老实的主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!妥妥的诬陷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头坐着价值五百万的豪车,一身名牌不下几十万,有必要诬陷你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你还帮我?”

    “快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唉,这就人性啊,老头腰缠万贯还想着在穷人身上刮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深深感叹,又说:“你没回来之前,我还跟老家伙的女司机打了一架。那娘们儿说我看她在河里洗澡,不止一次,非要道歉,要赔偿,没天理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这事儿你能干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说,我在她梦里看到的呢?”

    “她真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安悦差点惊掉下巴,如果这个理由可以成立,她早就跟牛小田结婚几十次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能证明,赔偿还不算完,说下次再梦见了,还要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脑子有病吧!”安悦也忍不住开口骂。

    “对,还病得不轻。”牛小田附和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安悦还没下班,是回来取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屋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狐狸,而且女司机又是个精神病,安悦又出门开车走了!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躺回床上,隔着窗玻璃,感受着下午的阳光。

    白狐悄悄从养仙楼里出来了,讪笑道:“老大,不是我不帮忙,实在不敢露头。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,这人就是来抓你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生气,白狐不现身没错,对方的手里有收仙笼,只要发现影踪,就可以把白狐给轻易收走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养仙楼,多了层保护。否则,狐狐危矣!”白狐发着感慨。

    “别拽词了,多想想咋对付他们吧!”

    院子里发生的情况,白狐感受得一清二楚,它认为,那名叫做奇秀的女子,身体*强壮,可能是用药水泡成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不足为惧,打就是了!

    早晚能榨*身上的药水。

    而尚伏邪此人,深不可测,修为要比牛小田高不少,至于罡武门是什么鬼,白狐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应对的方法……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闭门不战是上策,对方既然有收仙笼,可能还有别的宝贝,不可轻敌。

    白狐等于没说,要是装鸵鸟,就能避开找上门的麻烦,牛小田肯定是缩得最好的那只,才不管脑袋扎在哪里。

    尚伏邪,不是奔着必杀令的亿元奖金而来,他不差钱。

    至于白狐的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,目前还不好判断,似乎斗元道长的可能最大。

    兴旺村热闹不断,来了两个喜欢信口讹人的精神病,引起了安悦的关注。

    晚饭后。

    安悦过来告诉牛小田,她得知消息,这两人并没走,也选择农家乐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头住在张棋圣家,出价很高,高到张棋圣对谁都不说具体数额,但一提就乐得笑眯眯的那种。

    尚伏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原先住着的四名壮汉,自觉挪窝,分散到其他住户家里。

    女司机则住在旁边的一户家里,同样将长租给撵走了,独占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他们的作风没问题。”牛小田笑呵呵排除一条。

    “往里点!”

    安悦推了推牛小田的肩膀,借这个机会,便跟牛小田并排躺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田,别瞎琢磨,他们一个姓氏,可能是亲属。”安悦提醒。

    “但他们的长相,并不像是有血缘关系。”牛小田枕着胳膊不解地又问:“咦,悦悦,你咋知道他们姓啥的?”

    “我让刘会计以统计租人数为借口,问出来的,老头名叫尚晨,身份证年龄六十五岁,女孩名叫尚奇秀,只有二十二岁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居住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西部的秀林市。”

    安悦说完,又问:“小田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他们大老远跑来诬陷你,说不通啊!”

    “悦悦,事情到此为止,你千万别再招惹他们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村里找事,我作为村主任,就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,敌不动,我不动。这两人都不是善茬,就说尚奇秀吧,四美加起来也打不过她,破坏力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皱皱眉,又聊起了工厂和滑雪基地的发展情况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感兴趣,嗯啊的胡乱应付着,等安悦走后,这才拿出手机,给阿生发消息。

    麻烦生哥帮忙查个人,越详细越好,秀林市的尚晨,六十五岁。

    阿生爽快答应,兄弟稍等!

    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耐烦地接起来,大着嗓门问道:“喂,谁啊?”

    “尚伏邪!”

    “干啥?有屁快放!”牛小田才不会对他气。

    “粗鲁!”

    尚晨强压着火,又说:“一口价,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牛小田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把白狐给我,给你一千万,一手钱,一手货。”尚晨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“两亿!”

    “你分明是找死。”尚晨顿时恼了,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听到呼呼风声,蹲茅坑上打电话吧?你这才是找屎,挑软的吃,小心别崩了老牙,哈哈。”牛小田一阵坏笑,不等尚晨回骂,立刻挂了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