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黄黄是牛小田的家宠,想要以此为要挟。

    攻击一只连假丹都没有的黄鼠狼精,尚晨连畜生都不如。

    死个黄黄没啥,但却丢了牛老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冲出了门,只见黄黄正傻乎乎地摇着尾巴,快要爬到围墙上面。

    黑子焦急地在下方低吼,想让它下来。

    黄黄被控制了,根本不听!

    一阵笑声隔墙传来,尚晨正为法术得手,洋洋自得!

    老东西!

    抓一只可怜的小动物,算什么狗屁本事。

    牛小田瞥眼看见墙边,有一坨黑子刚拉的狗屎,还有一把平时用的小铁锹。

    几步冲上前,牛小田化身铲屎官,唰的一下,就把狗屎隔墙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纵身一跃,将黄黄扯着尾巴给硬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黄还是晕头涨脑的,使劲乱扑腾,黑子立刻张口将它咬住,硬是给拖回窝里去。

    威胁未解除前,绝不会让它再出去!

    而此刻墙外,尚奇秀见一样东西奔向父亲,她何其敏捷,一记漂亮的后空翻踢飞。只听远处啪的一声轻微响,接着鼻间就传来了新鲜的味道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竟然是把狗屎给踢碎了,粘了一脚尖!

    弄巧成拙!

    正在做法中的尚晨,脸上也因此粘了零星的狗屎!

    两人都极其爱干净,等搞清楚是什么,瞬间就到了崩溃狂抓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太恶心了!”尚奇秀使劲在雪地里搓着脚尖。

    尚晨连忙抹了把脸,却又粘到了袖口上一小片,气得大骂:“牛小田,你真是个下流胚,粪坑里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院子里的牛小田,听到父女二人的嘶吼,乐得几乎笑出眼泪。

    “喂,留着回去慢慢品味吧,老子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黄黄已经脱离了控制,又跟以前那么老实,牛小田将它塞进黑子怀里,叮嘱抱紧别再跑了,转身就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脑后生风。

    一个圆溜溜的小珠子,从后方袭来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侧身躲避,小珠子却猛然炸开,悄无声息化作尘埃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耳中,却响起了一记炸雷,声音之大,震得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极其安静,牛小田这才惊觉,耳朵听不见声音了!

    好恶毒!

    无心恋战,牛小田立刻返回屋内,连脚步声都听不到,让人觉得非常别扭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们跑了!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不影响意识沟通,牛小田闷闷地躺在床上,“白飞啊,本老大中招了,耳朵聋了!”

    白狐也很吃惊,连忙现出身形,凑在耳边发出几声狐狸叫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反应,此刻,耳中有了动静,却都是凌乱的杂音,让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耳膜完整,只是暂时性失聪,幸好你的修为足够。否则,真就成聋哑人了。”白狐传音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说话!”牛小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放松下,调整气息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能懒。

    牛小田翻身起来,盘膝坐在床上,服下一颗强武丹,气沉丹田,慢慢炼化,不去理会耳中乱糟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耳中一片清朗,牛小田又听到了空间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如果对战之时,对方抛出这样一颗珠子,肯定全无还手之力,任凭对方蹂躏。

    只是,对方不会轻易抛出,应该对自身也有影响。

    搜索脑海中的知识,牛小田还真就找到了这种特殊的法术,称之为耳鸣术。

    耳鸣珠,使用雷石粉打造,风中自爆,攻击范围,两平方米。

    需要配合咒语,只有短短十几个字。

    不提倡使用,可以致残!

    威胁不算大,下次再看到了,躲远点就行。

    他娘的,用阴招算计老子,真该去砸了尚晨的豪车!

    头脑一热,牛小田就想采取行动,可刚穿上一只鞋,却又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妥,这么贵的车被砸,会惊动警方。

    即便查不出结果,也会影响兴旺村的旅游发展。算了,暂时不跟烂人计较了。

    尚晨父女没有再来,清理狗屎,肯定将他们折磨得不轻。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躺下睡觉,早上九点,却被一阵手机*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来电话的是张棋圣,牛小田懒洋洋的接起来,打着哈欠问道:“棋圣,昨晚又战了一夜吧,胜负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昨晚只下了一盘,输了,刚九点就困得不行,不知怎么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尚晨耍得诡计,让张棋圣提前睡着,别影响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人咋样?”

    “出去遛弯了。对了小田,昨晚发生了一件怪事,想想就后脊背发凉。”张棋圣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见人在磨刀?”牛小田不由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尚先生睡觉很老实,一个姿势,动也不动,我中途起来上厕所,看见了……”张棋圣顿了下,还是说了,“一只鬼!”

    “棋圣,你不信邪的,看错了吧!”

    “唉,以前是不信的!”张棋圣叹口气,又说:“那个虚影就飘在院子里,应该是个女人,还有捂脸哭的动作。当时真吓坏了,我抓起一把雪就扔过去,那鬼躲开了,从围墙上方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信不是做梦?”牛小田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回来后,我看了下表,正好三点,我还用手机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有尚晨住在张棋圣家,孤魂野鬼怎么敢靠近?

    况且,张棋圣也算洁身自好,没做过什么亏心事,鬼魂更是不该去找茬的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感到费解时,答案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觉得尚先生的建议很对,人老了,体质衰弱,就容易招来脏东西。你是咱村的术士,能不能晚上过来,帮忙处理下?”

    张棋圣商议,又补充道:“我知道这一行的规矩,最近赚钱了,不会让你白忙的。”

    他娘的!

    鬼魂就是尚晨给拘来的,吓唬了张棋圣,背后装好人。

    想骗自己过去做法,趁机下手。

    不,他未必敢在张棋圣家里下手,可能是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只要牛小田离开大院,他就可以带着女儿,强行闯进来,将白狐给带走,从此消失在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会上当,傲气道:“棋圣,你尽管放宽心,我让人给你送一道驱鬼符,带在身上,啥鬼也不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