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惨遭强制退学,就因为一份投错的情书。

    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写情书了。

    “刚柱哥,有空帮我盯着点她,一旦她落单,立马告诉我。嘿嘿,我打算当面表白,不行就拉倒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放心,我一定盯紧她。”

    隔着手机,都能听到马刚柱拍胸脯的声音,激动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也别太明显了。”牛小田皱眉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她才不会拿正眼瞧咱呢!”马刚柱嘿嘿傻乐,倒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将女将们召集起来,召开战前会议。

    抓捕尚奇秀,逼迫其就范,进而要挟尚晨那个老*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行动代号:猎美行动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点赞鼓掌,猎美听起来,比拔毛可强多了,老大就是尊重女性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女人打架很猛的,不好控制吧!”夏花自认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还没打,咋就泄气了?”春风咬牙发狠:“小玉拿箭瞄准,俺们四个一起揍她,就不信了,打不掉她一层皮!然后捆上绳子扔茅坑里,看她还能硬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架,伤到谁都不好,且待本老大凭超凡的男人魅力,将她给吸引来。”牛小田满脸傲气。

    女将们面面相觑,这女人上来就打,她们可没看出来,对老大有啥好感。

    “打是亲,骂是爱,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,她就是喜欢我,还找烂理由,为的就是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言不惭,又说:“等尚奇秀来了,你们无论如何,也要控制住她,决不能给她任何还手的机会。简单说吧,刀架在脖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管保她脑袋都不能动一下。”春风哼道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里,将所需物品提前准备好。

    惑风球,三根银针,一条细绳备用。

    又找出《秘术拾遗》这本书,牛小田开始研究上面的一个另类法术。

    掌击透体。

    轻轻将手掌拍在对方身体上,神不知鬼不觉,就将一张符箓透入进去。

    时间短,立竿见影,省去了在身体上画符的麻烦。

    白狐入侵尚奇秀,也就能短短五分钟,而这女人体质超常,还可能坚持不到五分钟,下次入侵,是需要间隔的。

    没有画符的时间,只能用掌击透体,迅速完成。

    必须在尚奇秀身体上埋下控制符,才能实现完美掌控,总不能抓来之后,捆着扔在仓房里。

    掌击透体,要求先在手掌之上,刺入图案相反的符箓。

    施法者要先遭点罪,而刺入符箓时,必须有阴气配合,同时默念入体咒,才能生效。

    唉,为了抓个小娘们儿,老子就先忍住点痛吧!

    找出一张白纸,牛小田使用墨汁,快速绘制一道封体符。

    将纸张翻过来,就是图案相反的符箓,照着刺下去就行,牛小田都为自己的聪明脑袋瓜,默默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巴小玉身上,至今还有一道封阳符,被牛小田控制得老老实实,言听计从,时间久了,她自己可能都忘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不同,搞不清她的生辰八字,无法使用封阳符,只能用控制强度更大的封体符。

    封体符,也是控制符的一种。

    无须生辰八字,可以直接使用,缺点明显,控制时间短,只有三天。

    锁好房门,牛小田从养鬼罐里,取出一截棺材木。

    上面的阴气很浓郁,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喊出白狐,让它现出原形,用小爪子抓紧棺材木,放在牛小田左手附近。

    很快,丝丝缕缕的灰黑色阴气就覆盖过来。

    开始!

    牛小田右手拿起银针,全神贯注,一边默念咒语,一边对比符箓图案,快速在左手掌心处,刺下一道封体符。

    疼痛难免,牛小田只能忍住,因为要念咒,无暇分神,倒是没有暗骂尚奇秀。

    血珠霎时敛去,隐隐有光芒浮现,法术生效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长长松口气,随后仰躺在床上,左手又痒又麻,混合了阴气的缘故。

    白狐将棺材木扔到养鬼罐里,连忙过来殷勤地*,泪眼婆娑道:“老大遭罪了,都是为了狐狐,老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牛小田翻了个白眼,又说:“白飞,这次行动,咱们必须配合好,时间很短,出了差错,可能就白忙乎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我就是拼了,也要先控制她。”

    白狐表现很积极,毕竟一旦失败,吃亏最大的就是它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有其他顾虑,可以控制尚奇秀的武功,却无法控制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要是在抓来的途中,她大喊大叫,乱骂不停,被百姓们听到了,牛大师的一世英名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勾彩凤来做午饭,偷偷又告诉牛小田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尚晨正在四处打听牛小田父母的坟地!

    这下子,老百姓们都敏感了,觉得这个老家伙,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小田,全村人的宝贝,都拿他当自家孩子看待,谁想动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没人告诉他实情,反而乱指一通,至少有十个地点,哪个也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也有百姓当场翻脸,又不是孝子贤孙,打听人家祖坟干什么,再不老实点儿,兴旺村就要下逐令了!

    尚晨脸皮很厚,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和说法,又到处溜达,倒是根据提供的假线索排除了一些坟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惊之余,也是暗骂不停,老东西,真他娘的恶毒,还想以破坏坟地风水相要挟,绝不可轻饶!

    下午两点。

    马刚柱来电话了,尚奇秀正在滑雪,各种炫技,下方有一群人仰着脸看,还有人自然鼓掌,很热闹。

    “她开车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走着来的,附近的停车点一直爆满,她那轿子,挺值钱的,停路边怕碰坏了吧!”马刚柱分析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她玩够了下来,告诉我一声,等找个机会,给她办一张贵宾卡,也能省点钱。”牛小田一幅替美女着想的舔狗态度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一句话的事儿。”马刚柱嘿嘿笑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整装待发!

    勾彩凤来了消息,尚晨背着手去东山了,没拿工具。

    马刚柱的消息跟着也来了,尚奇秀下山了,正一个人沿着大路往回走!

    机不可失!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