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白飞,出发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牛小田奔出屋子,立刻跨上了赛摩托。

    车轮上的血渍,早被四美洗刷干净,还带着清洗剂的芳香。

    巴小玉狂奔过去,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轰鸣作响!

    赛摩托冲出牛家大院,朝着滑雪基地疾驰而去,动静之大,惊得百姓家的看门狗,发出一阵如潮狂吠。

    看到了!

    尚奇秀刚走出滑雪基地,正在路边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看到一辆赛摩托疾驰而来,又看见上面威风凛凛的牛小田,尚奇秀心头凛然一惊,迅速跳到一边,握紧双拳,拉开了架势。

    嗨!

    牛小田突然放缓车速,嬉笑着冲她挥了挥右手。

    手中握着的毛团,正是高级版的惑风球,来自于鼠仙灰太壮。

    尚奇秀体质超常,但也承受不住惑风球的法力,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整个人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停住摩托!

    牛小田冲上前,绕到尚奇秀背后,一根银针从袖口滑出,插入她头顶的百会穴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扎动!

    再试,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终于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尚奇秀猛然清醒,却不见牛小田,头顶的痛感却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颈处又传来了刺痛感。

    正是牛小田双手齐发,将两根银针,刺入她的风池穴中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尚奇秀挥拳向后一记横扫,却愕然发现,手上的力道消失了。

    粉拳被牛小田轻松抓住,口中发出了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小流氓,你,对我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话还没说完,再次僵在当场,瞠目结舌的样子,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白狐,已经趁机入侵了她的身体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在尚奇秀的小腹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掌击透体,成功!

    尚奇秀的身上,已经有了一道封体符。

    不能耽搁,牛小田随即跨上赛摩托,被控的尚奇秀,跨开大长腿,坐在后面,紧紧搂住这个男人,密不通风的那种。

    一切,都被远处盯梢的马刚柱,大致看见了。

    马刚柱心里对牛小田的钦佩,笔墨难以形容。这样一名桀骜不驯的美女,伤了不知多少纯情男的心,居然三两下就被搞定了,还主动搂腰贴脸。

    赛摩托一路轰鸣,眨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车速飙升到最高,白狐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不是寒风阵阵,而是尚奇秀的身体本能,正在强烈排斥它。

    有杀手发现牛小田出门了,正打算在路上伏击。

    但是,赛摩托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肆无忌惮,横冲直撞,带起的狂风,将脸皮都吹皱了,来不及靠前。

    两分钟,三分钟!

    牛小田驶入牛小田大院,早已等候的巴小玉,赶紧关闭院门。

    将摩托一扔,牛小田立刻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被白狐控制的尚奇秀,也快步跟了进来,傻愣愣地一*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四美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老大就是老大,魅力不可阻挡,当真就把尚奇秀给带来了!

    就是有点奇怪,这女人头上有三根针,布布愣愣的,像是特殊造型的天线宝宝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啥,控制她。”牛小田催促。

    四美如梦方醒,逼近尚奇秀。

    三分半,白狐熬不住了,脱离了尚奇秀的身体。

    尚奇秀也彻底清醒了,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里。远处沙发上的牛小田,正要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惊恐万状,发出一声尖叫,耳朵都震得嗡鸣作响。

    却一丝一毫也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脖颈前后,各有一把匕首顶着,余光瞥见,两只秀气的耳朵,也被尖刺抵入耳孔中。

    她被四美包围了,胆敢反抗,丧命就在瞬间,还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况且,尚奇秀觉得身上也没什么力气,怕是连一个普通的泼辣女人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“秀儿啊,别挣扎了,有句话说得好,既来之则安之。如果命运想要那个啥,无力抗争,就不如躺平了享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吐着烟,晃动着二郎腿,好意劝说。

    这些话,在尚奇秀听起来,简直比耳中的尖刺还刺耳,咬碎一口银牙,瞪眼道:“牛小田,要杀要剐,随你便!”

    “哦,本老大像是个恶人吗?”牛小田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绝世好男人。”春风不吝夸赞,其余女将纷纷附和,瞬间笑声满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尚奇秀目前能做的,只有使劲瞪眼睛,寄希望于用眼神杀,将牛小田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换上了严肃表情,从兜里摸出一张纸,让巴小玉拿过去给尚奇秀近距离欣赏。

    上面歪七扭行字:我愿意接受牛小田的控制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啥让四美控制尚奇秀的原因。

    封体符要想生效,受控者必须亲口喊出,我愿意。

    “让我服从你?哼,做梦!”尚奇秀倔强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胖揍一顿吧!”春风非常手痒,巴掌都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说过多少次,对美女要温柔些,不能使用武力。”牛小田叹息摆手,随后吩咐道:“小玉,把野妹喊来,对了,拿着吉他!”

    很快,野妹就拿着吉他来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眼中出现了神采,她也是野妹的粉丝,向往她自由自在,随性的生活。却没想到,偶像就在牛小田的家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吩咐?”野妹微微躬身,很恭敬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位美女不太听话,本老大想让你用音乐去感染她,净化心灵,转变思想,主动接受无情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唱什么歌?”野妹笑嘻嘻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哀婉,忧伤,感人,让人听了就想哭的那种。嗯,最好跟孤儿有关。”牛小田说完,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一名文艺青年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是悲情一点的呗?”

    “对,越能渲染气氛越好。”

    近距离听偶像唱歌,尚奇秀居然还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野妹拨动琴弦,一声轻叹,随后就动情唱了起来,“小白菜呀,地里黄啊,从小没有爹和娘……”

    感人啊!

    牛小田都觉得眼眶潮湿,也仅限于此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都是孤儿,却都是没心没肺的,脸上带着笑,还在用眼神和手势聊天。

    尚奇秀微微吐出一口气,干脆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