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曲弹得好,歌唱得也好!

    听第一遍,动听悦耳,第二遍,有深入感悟,第三遍则心情低落,第四遍想要抓狂……

    四美无聊打哈欠,还能四顾左右分散精力,但尚奇秀一动不能动,闭眼听歌还不如睁着。

    看着她眉头时紧时松,嘴角低垂,快要哭的样子,牛小田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想让尚奇秀屈服,并不容易,真逼急了,她或许真会选择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要在精神上摧残她,彻底打垮她的意志!

    当野妹又唱起第八遍小白菜时,尚奇秀再也无法忍耐,此刻,哪有什么偶像,满头碎发的野妹,更像是一个小恶魔!只要她开口,那就是地狱!

    “不要唱了!”

    尚奇秀高喊,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秀儿,照着那些字,大声念三遍,本老大会考虑是否放了你。”牛小田哼笑。

    “我念!”尚奇秀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嘛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伸了个懒腰,抬了抬手:“野妹,回去吧,听得我都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欢快的原创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听吧!”

    野妹拿着吉他,回屋练习去了。

    巴小玉又把那张纸,展开在尚奇秀的眼前,催促道:“小娘们儿,快点念!”

    以退为进!

    暂且忍辱负重,寻找时机,打死这个自大自恋的*!

    尚奇秀心里这么打算,大声喊了出来,“我愿意接受牛小田的控制!”

    一口气喊了三遍,这份屈辱感,居然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记不清,多少年都不曾有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表现不错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点头,很是满意,吩咐道:“小玉,把她头上的针拔下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巴小玉立刻将那三根银针拔下,恭恭敬敬地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,你们都去玩吧,这里没事儿了!”

    四美略有迟疑,这女人可不是个善茬,只有巴小玉最清楚,刚才老大让尚奇秀喊出的话,就是一种真正的控制。

    尚奇秀,逃不出老大的掌心!

    四美收回匕首和背刺,在巴小玉的推搡下,离开了厅。

    尚奇秀坐着没动,体能快速恢复中,心里一阵冷笑,这个傻小子,简直笨出天际。

    喊句口号,就认为本姑娘归顺了?

    哪来的自信,幼稚的像是三岁孩子!

    “小白菜啊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一个恍惚,耳边又回荡野妹的歌声,连忙晃晃脑袋。

    “秀儿啊,过来给本老大敬烟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跷着二郎腿,一脸坏笑,派头十足地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“好嘞,老大!”

    尚奇秀佯装答应,嘴角一抹嘲笑,缓缓站起来,略微舒展一下筋骨,走向牛小田,目光盯住了这小子抬起的下巴。

    尚奇秀突然跃起,一记猛冲。

    凌厉的左勾拳,夹带着劲风,袭向了牛小田的右脸。

    早有防备!

    牛小田脚丫一点,闪身躲开,同时默念起咒语。

    尚奇秀只觉一阵剧痛,袭遍全身,仿佛周身的骨头都碎了,一头栽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几秒钟!

    尚奇秀的秀额上,已经布满了香汗,身体抖得像是筛糠,终于没忍住,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。

    不放心守在门外的四美终于露出笑脸,走喽,走喽,打麻将去吧。

    “秀儿,说话不是放屁,既然你亲口答应,接受本老大的控制,归顺我,怎么可以出尔反尔?瞧,报应来了吧!”牛小田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牛,牛小田,你,对我用法术!”尚奇秀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猜对了,加一千分。”牛小田哈哈一笑,“可惜啊,你上当了,从现在开始,不听我的话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爸爸他,一,一定能破解的。”尚奇秀抱着一丝幻想。

    “或许能吧,前提是,你得能走出这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哼一声,再次吩咐道:“给本老大敬烟。”

    疼痛消失了,却是全身酸软,尚奇秀使劲咬着牙,从茶几上的烟盒里,取出一支烟,捧着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过来,放在嘴角叼着,冲着打火机抬了下下巴。

    我弄死你……

    尚奇秀心里发狠,却还是颤抖着手拿起打火机,好几次,才打着火,给牛小田点上烟。

    “一边坐着去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用脚丫指了指旁边的沙发,尚奇秀瘫软地坐下,内心无限悲哀。

    终于,落下来两滴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哭个屁,我又没让你侍寝。”牛小田厌恶的神情。

    尚奇秀哼了一声,将脸扭了过去,轻轻拭去泪珠。

    抽了几口烟,牛小田拿出手机,找到尚晨的号码,直接拨打过去,还选择了扬声器模式,让尚奇秀可以听清楚。

    响了十几秒,尚晨这才接了,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丧门星,干啥子咧?”牛小田阴阳怪调。

    丧门星?

    尚晨明显一愣,这称呼的侮辱性还挺高,不由恼火道:“牛小田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“瞧这火气,没素质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埋怨一句,又说:“是这样滴,你闺女在我这里,哭着闹着非要嫁给我。我也挺喜欢她,黄花嘛,当今社会挺少的。就是你这个老丈人,太膈应人了,让我怀疑她的家教存在问题,将来有了孩子,也教不出好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眼睛瞪得溜圆,这小子几句话,都胡扯到了子女教育问题,还能更*吗?

    “你在逗我?”尚晨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秀儿,过来说几句。”牛小田招招手。

    尚奇秀靠过来,故作镇定道:“爸,你快离开这里,我,我,考虑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尚晨回了两个字,直接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愣在原地,神情呆滞,小嘴巴半张着,半晌合不拢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猜到,牛小田这个做法,只是想把尚奇秀当成人质,进而要挟尚晨妥协。

    尚奇秀刚才那么说,是担心父亲上当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父亲的回答,也太过无情了吧!

    怎么着,不得痛骂牛小田几句?

    将手机拿过来,牛小田也叹了口气,摊手道:“唉,白他娘的忙乎半天,你爹他根本不当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一时语噎,大脑一片空白,不,这一定是养父的缓兵之计!

    “秀儿,老实在这里呆着,本老大要去躺一会儿。敢出这个屋,后果你清楚的,对了,电视遥控在沙发缝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就摇头叹息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