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尚奇秀呆坐在沙发上,双眼发直,茫然无措!

    逃走?

    当然不敢冒险,刚才经历的撕裂般痛苦,只需一次,便可以铭记终生了。

    手机被搜走了,跟外界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半晌后,尚奇秀翻出遥控器,打开电视,恰好播放的是苦情戏,爹死娘远嫁,留下可怜的女娃娃,正端着个破碗,挨家挨户的讨饭。

    狗咬人欺负,好容易要点吃的,还被小乞丐抢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尚奇秀不由捂住了脸,双肩轻微地抖动起来!

    “老大,傻秀在哭鼻子呢!”

    身在牛小田屋内的白狐,时刻关注厅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哭吧!哭吧!她那个养父,也真不是东西,说扔就扔,心肠比石头还硬。”牛小田小有些郁闷,“白飞,妙计失败了吧,丧门星根本不上当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算彻底失败,总归是少了个敌人。”白狐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高参,下一步该咋办?”

    “丧门星没把傻秀当亲骨肉是真的,但他没得到我,肯定是不会罢手的,视情况而定吧!”

    白狐也没了好主意,老东西软硬不吃,很棘手。

    小睡了片刻,牛小田这才重新来到厅,尚奇秀换了个时装频道,正在走秀,这一点倒是跟牛小田的兴趣相投。

    “秀啊,先礼后兵,给你立几条规矩,不许攻击屋内的女同胞,不许乱翻东西,不许打听本老大的隐私。活动范围可以扩大,可以去茅房,但不许离开院子,大门院墙摸一下就算违规了。”牛小田认真交代。

    尚奇秀鼻子里嗯了一声,算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,你就住在厅里,特殊优待,可以看电视到很晚,不用按时起床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烦啊!”

    尚奇秀不想听牛小田说话,起身道:“我要去厕所!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牛小田想了想,又叮嘱:“里面有卫生纸,省着点用,浪费可耻。”

    “真小气!”

    “茅厕有水箱,比城里的大,又不怕堵,冲一次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尚奇秀想要发疯,咬牙克制着,气哼哼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偷笑,白狐称呼她傻秀没错,这家伙马上就要遭罪了。

    起身站在窗前,牛小田饶有兴致地看着尚奇秀进入茅房,几分钟后闪身而出,跟着就迈开大长腿,朝着院门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了,

    想跑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念动咒语,尚奇秀立刻摔倒在院子里,无论如何挣扎,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自找的,牛小田哼笑,又回到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尚奇秀拖着疲惫的身体,重新回到了厅里,后面的衣服弄脏了一块,也没心思清理。

    “秀啊,肚子不舒服吗?去厕所这么久?”牛小田佯装关切。

    尚奇秀没回答,心里已经将牛小田撕成了碎片,碎成渣渣的那种。

    太可恶了,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,还在这里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尚晨打来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接通,依旧选择扬声器模式,丝毫不背人。

    尚奇秀双眼发光,就知道养父不会抛弃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老头第一句话,就让她透心凉,没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女儿归你,白狐归我,算作礼金了,怎么样?”尚晨上来就问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恼了,火气很大,“喂,你搞没搞错啊,倒贴钱想嫁给本人的,都能排出十里地,你居然还想要礼金?太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养了十年,而且是富养标准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觉得亏本,我还要养她一辈子,更亏!赶紧拿一个亿过来陪嫁,保不准,将来我还能认你这个老丈人。”牛小田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被两个男人,当成了讨价还价的私有物,只为了一只狐狸,尚奇秀感到莫大的屈辱,真想一头撞死在电视机上。

    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,都是狗骗子!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得到那只狐狸,你,洗干净等死吧!”尚晨发出威胁。

    “*,吓老子一跳,不如这样,我用一颗假丹当成礼金,你看咋样?”牛小田商议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只要白狐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你就慢慢等吧,结婚就不给你下帖了。”

    没动静了,尚晨挂断手机,牛小田鄙夷呸了声:“吝啬鬼,留着钱带棺材里吧!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,真是太过分了!”尚奇秀咬牙咬到腮帮子疼。

    “咋了,嫁女儿不该有嫁妆吗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绝不会嫁给你,你弄死我吧!”尚奇秀再也无法忍受,狂躁地咆哮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大笑,差点笑出眼泪,接下来的话更伤人,“逗你玩呢,你比我大四岁,年纪太大,长相也就勉勉强强过得去,老子还瞧不上呢,别太自恋了。”

    安悦来了电话,回来的路上,她遇到了那辆迈*,方向驶往青云镇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给张棋圣打电话,果然,他最欣赏的棋友已经退房走人,预交的半个月租金也没要。

    “你爸跑了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省得中了你的计。”尚奇秀言不由衷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,家里不养闲人,你也走吧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尚奇秀眼睛瞪圆,但却坐着没动,真的假的?应该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非要留下来,每天一千的伙食住宿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身上的法术?”

    “你不攻击我,就没有法术。快走吧,省得我反悔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把手机扔给了她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愣了三秒钟,尚奇秀这才确信没听错,急忙出了屋子,又打开院门,一溜烟跑远了。

    站在路边,登上最后一班旅游大巴,尚奇秀也离开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把那个小娘们儿放走了?”春风过来问。

    “没用,留着也是吃闲饭,还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英明,我们还商议着,晚上睡觉得锁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悦悦说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俺们都懂!省得满屋子飘酸味。”春风坏笑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弄跑了尚晨父女,就不算白折腾一通,牛小田心情放松,今晚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白狐却依然充满担忧,以尚晨的品行,不会轻言放弃。

    突然离开,可能有两种情况,搬救兵来帮忙,去搜集做法的材料。

    早晚,会卷土重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