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麻将大战,如火如荼!

    丰娆赢钱了,笑得花枝乱颤,不肯散局,一直到半夜才休息。

    巴小玉主动让出床位,跟云亦然住在厅里,两个大龄女,分析男性的丑恶自私,很有共鸣。

    一大早,白狐就汇报了大灵的探查结果。

    蛮龙和夜虎,来了!

    没进村,一路踏雪无痕,住进了东山的那处洞府里。

    踏雪无痕,是因为他们带着电动扫帚,一路将脚印都清理了。

    *,这也太谨慎了吧!

    牛小田大感吃惊,顶级杀手就是非同一般,打算作案不留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东山洞府的线索,应该是高大毛提供的,否则,也不会那么巧就被他们找到。

    老办法,放火?

    当然不行,这两人是经过特殊训练的,有多套方案对待水火无情,成功率不高。

    另外,高大毛也会给他们提供曾经的惨痛教训,早就有所提防了。

    “白飞,别偷懒,你去看看,他们住在冰冷的山洞里,到底想鼓捣些啥?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本狐仙亲自出马。”

    白狐没推辞,化作虚影,眨眼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早饭后,丰娆在云亦然的陪伴下,去了滑雪场。

    想找牛小田,可这小子还没起床,敲门也装听不见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,白狐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俩货太狡猾了,不得不服。”白狐感慨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吃的是高热量食品,用酒精炉取暖,身上带着高级符箓,入侵是不可能的。而且,这两人的防备心极强,不说话,用手语交流,连我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只是烤着火打哑语?”

    “不,他们有望远镜,轮流出来到山头上,观察兴旺村的情况,一趴就是好长时间,一动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看也好,让他们知道,前来抢食的人可不少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们知道情况的,只怕掌握的具体数字比咱们都详细。那俩家伙,主要观察咱们这里,回去后,还用铅笔绘制图纸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你看不懂的图纸吧!”牛小田嘲笑。

    “对,全都是线条和数字。唉,后悔,我应该多学些人类的文化。”白狐为荒废的几百年光阴,感到深深懊悔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该后悔的,早点用功,即便是看不懂,也能做到过目不忘了。”牛小田板着面孔训斥。

    “就说呢,记下来也行啊!”

    坐以待毙,不是牛小田的风格,跷着腿想了好半天,起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找到闲置的白被单,牛小田喊来四美,让她们各自拉扯一个角展开绷平。

    又找来墨水,倒进洗脸盆里,用刷锅的笤帚沾满墨汁,甩开膀子,挥毫泼墨,在床单上写成了四个超大号的黑字。

    降龙伏虎!

    背着手欣赏半天,牛小田洋洋得意,自创的牛氏书法,看起来也不错嘛!

    “老大,虎字,好像写错了!”秋雪没忍住,赔笑提醒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牛小田仔细一看,真就写错了,下面的几,多甩了一个点,变成了凡。

    “这你们就不懂了,书法讲究形意,多了个这个点,表示这是一只平凡的老虎,随便就能揍扁,打掉虎牙!”牛小田煞有其事的解释。

    老大怎么可能不会写虎字!

    老大英明,才高八斗!

    四美齐齐称赞,发自内心的佩服,俺们就没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绑在两根长木杆上,撑开,面朝东方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四美马上照办,很快,一面大旗便出现在牛家大院上空,迎风招展,分外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么做,就是向那两名顶级杀手公开宣战。

    这俩货能从望远镜里看见。

    一定要让他们明白,牛家军是不可战胜的,也有着必胜的信念!

    还有,警告他们,踏雪无痕也没个鸟用,行踪早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白狐再次潜入东山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蛮龙和夜虎已经撤离,环保意识很强,将生活垃圾都装进袋子里拿走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正沿着原路返回,还是边走边清除脚印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精神病吧?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清扫脚印的做法,颇为不屑,用得着这么谨慎吗?

    “我猜啊,他们犯过不少大罪,不敢留下任何痕迹,不是害怕老大发现,是怕被官方抓到。”白狐分析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,也算得上死有余辜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老大不必心软,该杀就杀!”白狐怂恿。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把尸体埋哪儿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烧成灰!小风那么一吹,了无痕!”

    真狠,活该你没有内丹!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要是能这么做,杀手们早就死绝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根本不听,杀人很简单,但不到生死关头,绝对不能做,那才叫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旗子可以撤下了,牛小田看着上面的错字也难受。

    随后,召集起女将们,再次召开战前会议。

    听说来了两名顶级杀手,还当过雇佣兵,女将们没有平时的兴奋劲头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说好听点,她们是职业保镖,其实,就是女流氓。

    对付一般的杀手流氓,倒也游刃有余,但面对顶级杀手,那可就差远了。

    打个烂俗的比方,小学文化vs科班出身。

    “大家害怕了?”牛小田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不怕!”

    女将们齐声高呼,但眼神躲闪,未免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目前的形式下,我们还是以防守为主,轻易不要出门,防止对方找到机会,各个击破。背刺不要用了,让对方得到了,反过来也给我们构成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用弹弓。”巴小玉举手。

    “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头,又说:“记得在铁珠上抹点油脂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冬月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这俩货做事太谨慎,也是弱点,让他们误以为,铁珠上有毒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英明!”

    春风大赞,就凭老大透察人心的智谋,必然是无往而不胜。

    弹弓重新启动,女将们来到院子里,疯狂练习射击,积极备战,等候强敌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闲着,找出符纸,绘制了一些浓雾符。

    符纸的品质不够,导致浓雾符生成的雾气不够浓郁,覆盖的面积也比较小。

    将就着用吧!

    牛小田相信,突然冒出的雾气,也会让这两名顶级杀手,望而却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