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花妖也需要养仙楼?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是不解,这家伙不是一直住在花盆里吗?

    “老大,我比你了解它,只有住进养仙楼,它才能摆脱那朵花,脱胎换骨,四处溜达,成为一只自由的花妖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给它自由,不会跑了吧?”牛小田有了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,到那时,它就离不开养仙楼了。”白狐使劲摆着小爪子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对,如果养仙楼被人无意破坏了,它岂不是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它还可以回那朵花。”

    “等于还没脱离花盆嘛!”

    白狐无语了,半晌才有气无力道:“老大,有了养仙楼,为啥非得把花盆给砸了?”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搞懂了,原来是双保险,不能怪本老大凡事小心,花妖实在太脆弱了,空担了妖的称号。

    新楼归了白狐,两个养仙楼放在一起,用被子蒙上不透光,三个鬼丫鬟便在黑暗中,顺利搬了家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的场景,白狐坐在大厅高台的椅子上,以头领的高傲姿态,对丫鬟们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旧楼放在窗台上,紧靠着那盆花。

    把君影叫出来,说明此事。

    果然,君影连声感谢老大,还开心地跳了一段舞,随后飘入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它早知道养仙楼的妙用,之前不敢提,妖微言轻只是其一,也不想跟白狐和鬼魂同住一起。

    晚饭时。

    丰娆不守信用,频频举杯,有意无意地展示明晃晃的白金钻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没人打听,钻戒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更不会联想到是牛小田送的。

    牛老大的手头一直很紧,况且,也从没人知道,他还私藏了一枚钻戒。

    “论有个好爸爸的重要性,娆娆,你比我小好几岁,就戴上大钻戒了。”冬月感慨,其余人纷纷附和,比不起!

    丰娆只能悻悻作罢,晚上打麻将,却开启了输钱模式,很快就把昨晚赢来的钱输光了,还倒贴不少。

    都是麻坛老将,昨晚不过是让着她。

    既然四小姐这么有钱,细细的手指头都布灵着大几万的钻戒,那大家就不气了,分给穷人一点小钱钱吧。

    不到十点,大家个各回各屋,睡觉。

    两名顶级杀手虎视眈眈,女将们躺在床上,眼睛锃亮,时刻准备迎战强敌。

    今晚,白狐派出的是二灵,重点在牛家大院附近活动。

    夜半一点钟。

    二灵及时返回,汇报了一个情况。

    一辆皮卡,正匀速驶入兴旺村,动静很小,还没有开车灯。

    车上两人都是蒙面打扮,蒙得很彻底,只露着两只眼睛,看体型正是蛮龙和夜虎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在无敌群里,发了四个字,风起扯呼!

    女将们秒懂,立刻奔出来,拿着匕首和弹弓,汇集在门后。

    云亦然也参加了战斗,还主动站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那辆车在加速!”

    “真快,到跟前了!”

    “夜虎登上墙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不停报警,前后不过六秒,一个健壮的黑影,已经跳进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夜虎闯入,蛮龙就站在墙头上,手握绳索,时刻准备接应。

    黑子感觉到了,立刻以叫声报警。

    “老大,夜虎攻占了茅房,女的那一边。”白狐汇报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忍住,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了?”春风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夜虎占领了你们的茅房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死*,*!”

    春风恼火地大骂,率先冲了出去,大家紧随而出,一枚枚铁珠射向了茅房,打得到处噼啪乱响。

    云亦然则上前几步,对准了墙头上的蛮龙,发动射击!

    蛮龙和夜虎都懵了,想要打一个突击战,却没想到,对方早有防备,如此迅速地做出反击。

    一枚铁珠射中了蛮龙的衣服!

    他伸手一摸,黏糊糊的,以为有毒,顿时大惊失色,高喊一声快撤,立刻跳下了墙头。

    夜虎也想走,但攻势太猛烈,只能依靠砖墙的掩护,一边思考退路,一边展开了反击。

    不能小瞧顶级杀手,夜虎猛然抛出三枚飞镖!

    夜空中,化作三道寒光,疾驰而来,分别冲向了云亦然和夏花冬月。

    非常准,都射向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云亦然反应最快,侧头躲过,而正在拉弹弓的夏花冬月,却是闪避不及。

    牛小田向前猛冲,将夏花推开,冬月则被黑子撞了个趔趄,堪堪躲过!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跑了,给我狠狠打!”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一句,拔出了腰间蛇皮鞭,好久不用了,今天非要抽他个皮开肉绽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又是一枚飞镖射来,直奔牛小田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蛇皮鞭发出脆响,将飞镖卷住,随后抛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*,看你能有多少飞镖!

    牛小田渐渐靠近,寸土必争,哪怕是茅房也不行。

    损失了四枚飞镖,夜虎身上还剩两枚,也不敢再扔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采取下策,脱了棉服挡在身前作盾牌掩护,快速从厕所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数不清的铁珠打在衣服上,如同下起了冰雹。

    牛小田扬起蛇皮鞭,隔着几米远,准确地抽在衣服上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衣服从中间裂开,夜虎拎着两块破布,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一枚枚铁珠瞬间又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纷纷打在夜虎身上,疼得他不由一阵乱跳,不顾一切地往墙头飞奔。

    狗屁顶级杀手,不过如此!

    牛小田挥动蛇皮鞭,再次凌空抽在夜虎*上。

    裤子被抽烂了,夜虎刚想飞檐走壁,却疼得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对准墙头,不许外面的进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发布命令,随后背着手走向夜虎,鄙视地勾了勾手指,“你他娘的不是想杀老子吗?给你个机会单挑!”

    夜虎打个挺站起来,立刻拉开架势,沉声道:“如果我打输了,从此再不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可以证实,不是哑巴!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笼子里的病猫,还会有下次吗?”牛小田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今晚失算,狭路相逢,你绝非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逼!”

    身影一闪,牛小田已经冲了过去,飞脚扫向了夜虎的腰间。

    夜虎的反应相当灵敏,侧身向前躲闪,铁拳顿时化作一股狂风,朝着牛小田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一流的拳击手!

    出拳快,拳头攻击力惊人,目标都是要害,如果被击中,可能一下就被打成瘫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