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借眼力惊人,牛小田快速移动身形,轻松冲破拳风的包围,贴近了夜虎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小田一记直拳挥出,正中夜虎的胸口,打得他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,朝着后方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大威武!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点赞,雇佣兵算个球,还不是被老大一拳打飞。

    只是,连夜虎本人都没察觉,牛小田这一拳,已经将他胸前的那张符箓,打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扛揍!

    夜虎的身体好像是钢铁打造的,并没有受伤,双脚在空中交叉迈了几步,居然又朝着牛小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挥拳的速度更快,彻底变成虚影,与此同时,一只脚也踢向了牛小田的膝盖。

    牛小田向后速移,避开这一轮猛攻,继而拳脚齐发,眨眼又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生死一瞬间!

    两人很快就过了几百招,未分胜负。

    如此高强度的比试,也让牛小田觉得进步不小,唯有实战,才是成长最好的课堂。

    强攻不下,夜虎眼中接连闪过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身体并不强壮的牛小田,居然还是个搏击高手,闪避的速度尤其惊人,每次似乎只差一点,可就是打不着。

    终于,夜虎决定出大招,在铁拳的掩护下,他突然踢出一脚,直奔牛小田的肋间。

    牛小田侧身避开,然而,夜虎的鞋帮上,突然弹出一把锋利的匕首。

    居然藏着暗器杀招,牛小田急忙再躲,破羽绒服上,还是被划开了一条口子,跑出了不少鹅绒。

    很生气,留着干活穿的羽绒服,只怕要打补丁了!

    跳出几米远,牛小田冷冷道:“夜虎,这么小人的作法,太不讲究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死我活,哪有什么规矩。”夜虎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作为不守规矩的惩罚,打掉你的虎牙。”牛小田右手食指,慢慢指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说完,夜虎气势汹汹,再次挥拳攻来,同时配合双脚横扫,整个人如同陀螺般,快得像是旋风。

    一招得逞,夜虎寄希望于能用鞋上的匕首,刺入牛小田的前胸。

    吃一堑,长一智,哪能让同一把刀划两次羽绒服!

    运起真武之力,牛小田直接对上了夜虎的拳头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夜虎一声哀叫,痛苦地收回狂抖的手,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眼睛没事儿,羽绒满天飞,影响视力。盯着手再瞧,血肉模糊,骨头似乎都断了。

    还不算完!

    牛小田凌空跃起,一脚踢在他的脸上,顷刻间,牙齿脱落了大半。

    夜虎单手摘下头套,吐了一口混着牙齿的鲜血,红着眼睛,居然又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死!

    但本老大已经没兴趣再打了,牛小田向后躲开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夜虎突然收住脚步,双手交叠腹部,翘起右边*往下一蹲,尖着嗓子含糊道:“老大,求放过!”

    这,这是万福吗?

    女将们看傻了,好像又不是,电视剧里没这么难看啊!

    “滚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抬抬手,又补充一句,“飞镖不错,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夜虎拔出腰间的飞镖,扔在地上,掉头朝着墙边走去,早有一根绳索扔了进来。

    单手抓着绳索,很快翻过了墙头。

    “弟,不该放他走。”云亦然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向来慈悲为怀,点到为止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边招呼大家回屋,边随后抛出一张符箓,在空中自动燃烧。

    一团并不浓郁的雾气,笼罩了牛家大院,让一切都变得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墙外。

    砸车、砸人、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夜虎的护身符箓被打碎,精神状态也不好,到底被白狐入侵了。

    来到车前,他看似愤怒的几拳将车玻璃打碎,蛮龙急忙阻止,却又被他抽冷子一拳砸在脸上,顿时五官变形,鼻血横流加四溅。

    说好一辈子做兄弟,怎还动手?

    于是,两人打了起来,还打得很凶,直到夜虎被蛮龙打昏,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雾气漫延过来,蛮龙唯恐其中有诈,不敢再独闯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开着破破烂烂的皮卡,带着昏迷不醒的同伙,蛮龙以完败的结局,凄凄惨惨离开兴旺村。

    又打了一场胜仗,牛小田心情畅快,躺在床上刷手机。

    白狐没忘邀功,绘声绘色讲述,它如何控制龙虎发生严重内讧,听得牛小田也是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估计,他们还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很顽劣的,就该彻底弄死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我们动手,完不成任务,自然会有人弄死他们。”牛小田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搞不好,他们也领了军令状的。”白狐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二灵离开养仙楼,继续出去巡防,牛小田看手机看到眼皮打架,这才抱着被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上午,丰娆又去滑雪,有进步,起码只摔了三跤。

    正当丰娆立志要成为一名滑雪高手时,家里来了电话,有事催促她抓紧回去。

    丰娆很不情愿,但还是跟云亦然一道,午饭后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时局动荡,遍地是野兽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盼着她们赶紧走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小帅帅,我还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丰娆坐进中巴车里,恋恋不舍,不停挥着戴着钻戒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放暑假再来,兴旺村夏天也很美,到时候,我一定陪你走遍山山水水。”牛小田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要保重自己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有机会,我也会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来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得列队送行的女将们把后槽牙都快磨平了,十几分钟后,中巴车才开出大院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只是在门前站了下,便关上大门,重新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手机上出现添加好友申请,网名,天涯飘零的秀儿,备注,尚奇秀。

    坐在厅沙发上,牛小田通过申请,尚奇秀便出现在好友列表里,很快便发来消息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怎么做,才能解除控制法术?”

    “找你爸!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我换了手机号,不联系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找别的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过,他们都说没发现。你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一阵偷乐,当然发现不了,因为封体符的时效只有三天,早就过期了,控制自动解除。

    可怜的傻秀儿,还生活在惶恐不安中。

    反正也闲着,牛小田*,不,玩心大发,先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,又打字,“来一张*。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