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啥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常小倩很可能屈服于尚晨的*,助纣为虐。老大你想啊,那个收仙笼,可是克制兽仙的超级法宝。”

    忘了这茬!

    一时间,牛小田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尚晨就挺难对付的,如果再加上一条蛇仙,几乎就没啥胜算了!

    “常小倩是啥类型的蛇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青蛇,它可是下毒的高高手,随便吐口气,都能要了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白狐此言并非夸张,若论下毒,蛇仙第一,毕竟是自身所产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无须特别携带。

    “凭借你们的交情,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?”牛小田商量,幻想着常小倩还能替白狐出气,毒死尚晨得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我们的关系不错的,姐妹相称,它虽然是一条蛇,倒也不作恶,无非是讨厌猫猫狗狗的,也就撵跑算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话题一转,道出真谛,“我担心,她被威胁,也只能听丧门星的安排,毕竟兽仙都挺自私的,同类相残也屡见不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提高警惕吧!”

    “防不胜防,老大,说句你不爱听的,唉,你可害苦了狐狐。”白狐感叹一句,化作虚影,溜回了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抱怨也没用,牛小田打定主意,绝不会还给白狐内丹。

    除非到了真武五层,能跟白狐达成契约。

    要想防备蛇仙下毒,只能喝瓶装水,牛小田打电话给二驴食杂店,上门送货三箱。

    二驴媳妇很快开着三轮车送来了,推搡着就是不收钱,最后还是给了个批发价,便宜了八块多钱。

    兴旺村的旅游发展,也让二驴食杂店发了财,天天进货,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两口子打算将食杂店扩建成大超市,扩大经营规模,二驴媳妇一再表示,到时候请牛小田去给看风水,一定不少给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口答应,到时候再说,这事儿怎么也得等到开春。

    饮水问题解决了,但还得吃饭,也要预防下毒。

    好在蛇仙不会乱杀无辜,在饭菜中下毒的可能性较小,大不了让别人先吃再动筷。

    他娘的,一定要干掉尚晨,老不死的,平白带来这么多烦恼。

    最好的解决办法,那就是离开家园,凭借执草*的本事,啥仙也很难抓到牛小田的踪迹。

    但要是那么做,未免太窝火了,也将成为小田哥的耻辱。

    见招拆招吧!

    护体灵符不能离身,这是第一重安全保障,洗澡就先不洗了,牛小田自觉身上也不脏。

    再加一重安全保障,那就是*留下的诛妖剑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三层,牛小田已经能驱动这件宝贝,可以防身,却无法展开进攻,还是修为不够。

    取出小小的诛妖剑,牛小田用一根细绳系好,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闭目感应下,很清晰,牛小田将真武之力,运转到膻中穴,突然释放而出,注入到诛妖剑之中。

    顷刻间,诛妖剑绽放出金色之光,形成了一柄一人多高的虚影大剑,横在前方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干什么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从养仙楼飘了出来,看到这柄虚影大剑,立刻飘到了屋角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*留下的诛妖剑,牛不牛?”

    “太牛逼了,一剑劈过去,蛇仙肯定断成两截。”白狐兴奋得连连翻跟头。

    唉,想多了!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驱使到这种程度,唬人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能用啊?”

    白狐看出了端倪,也大胆地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啥修为你还不清楚,伪四层。得五层以上才能用,现在只能防身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用,比灵符强多了,剑气几乎将你覆盖,兽仙是不敢靠近的。”白狐强调道。

    将真武之力收回,虚影大剑消失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暂时松口气,即便是蛇仙来了,最起码能保命,也能跟她斗上几十个回合。

    “白飞,怎么能干掉一条蛇仙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使劲摇头,解释道:“老大,它本就是毒物,下毒是没用的。它修为比我高,聪明着呢,几乎没啥能伤它的。而且,跑得也快。”

    “万物相生相克,咋能没有法子?”

    牛小田还抱着一丝希望,常小倩有一颗优质的内丹,这要是弄到手,再加上灰太壮的内丹,进入真正的四层修为,妥妥滴!

    “老大,你肯定知道,方法只有两个,天雷和地火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得没错,天雷克制一切邪物,蛇仙也不例外,一旦被击中,肯定外焦里嫩嘎嘣脆,死得透透的。

    地火就是岩浆,当然也搞不到,却有一种高级符箓,就叫地火符,材料找不到,也谈不到绘制。

    即便碰巧捡到了,牛小田现在的修为,也无法驱使,白费。

    还有一样东西,就是尚晨手中的收仙笼,可惜不姓牛。

    再想其他法子吧!

    牛老大情绪不佳,话有点少,让安悦也跟着心情不咋好。

    丰娆刚走,这小子就像是丢了魂,让安悦有种无奈,满腔真情喂了狗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追过去,当上门女婿吧!”

    安悦到底没忍住,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抱着膀子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给谁当?”牛小田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刚走的那位啊!”

    “想啥呢,我跟娆娆就是朋友,没事儿瞎聊胡侃的那种。”牛小田直摆手,又说:“悦悦,你最辛苦,我心里有数,等熬过这个冬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安悦心里一暖,嗔道:“你知道就好,甩手掌柜的,工人们都快忘了,你还是厂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是实权派,我挂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肚子疼!”

    “来,躺下,这次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期待已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安悦回屋后,牛小田又开始打量房间,想要多贴一些符箓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放弃了,徒劳无功,根本挡不住蛇仙。

    又是半夜!

    白狐突然现身而出,叫醒了刚刚睡着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丧门星带着老太太来了,轿车就停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常小倩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被困在收仙笼里,探查不到气息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眉头拧成了大疙瘩,起身坐起来,吩咐道:“白飞,听听他们说啥。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