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说话,老太太拉着脸,丧门星好像很得意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跑出来,咋不怕丧门星抓你?”

    看着现出原形的白狐,牛小田有些意外,这家伙胆子这么小,应该躲在养仙楼内才对。

    “收仙笼只能困住一只兽仙,被常小倩占着,我就是安全的。”白狐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雪亮,“这会不会是我们*的好机会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白狐不同意,万一尚晨突然放了常小倩,它就会马上陷入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“丧门星太贪了,他可以轻松获得蛇丹,还要来找茬。”

    “蛇丹有毒,处理很麻烦,这货只想要我的内丹,唉,不靠谱的传说,坑死狐狸了。”白狐感叹地捂脸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白狐瞬间躲到牛小田背后,惊呼道:“常小倩来了!”

    一道青色的虚影,眨眼出现在房间内,基本能看出人形,是个青色长裙的女人。

    长瓜子脸,眼睛鼻子嘴巴都呈现狭长形状,单个瞅,有点奇怪,但组合起来却是恰到好处,脑后发髻高高盘起,正如一条灵蛇。

    常小倩,七百年蛇仙,身姿妖娆,如蛇一般扭动着。

    蛇仙的修为比白狐高,虚影应该更清晰才对,怎么反而看不太清了?

    牛小田脑中灵光一现,突然就懂了,整个人也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哈哈,常小倩,也没有内丹!

    估摸着,让尚晨给扣下了。

    隐隐有气息飘过来,意识沟通开启。

    “小牛牛,那只狐狸在哪里?”常小倩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哎呀我去!

    这称呼可真别扭,算了,暂时不计较了,牛小田撒谎道:“常小倩,你来晚了,它早就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感受到它的气息了,非常淡,肯定就在这个屋里。”

    常小倩做出抽鼻子的动作,突然发现了两个养仙楼,哈哈笑了起来,“你小子有货啊,两个养仙楼,白飞肯定藏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君影要吓死了,求保护啊!”

    花妖的声音传入脑海,牛小田凛然一惊,急忙挡在窗台上的养仙楼前。

    美味可口的花妖,可是兽仙的大爱,美容养颜,增进修为。

    白狐不碰,是因为君影有毒,但常小倩本就是毒蛇,自然也不怕毒花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常小倩已经从高级养仙楼出来了,不满道:“只有三只傻鬼,吓得到处乱跑,这大别墅可真豪华,比我那个老木房子可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继女鬼张二娘后,又一个惦记养仙楼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哈哈,鲜花的味道,牛小田,快闪开,老娘要吃了这朵花。”

    常小倩感受到花妖的气息,变得异常兴奋,身体扭动的幅度更大,让人一阵眼晕。

    “喂,常小倩,要点脸行不行,这是我家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,常小倩会说出些难听,诸如滚蛋,老娘毒死你一类的话,没想到,却传来一声叹息,扭动的动作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娘们儿怎么没攻击你?”白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它没有内丹,真打起来,她挨揍的可能更大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,我也没有内丹。”

    白狐开心不已,那还躲什么,立刻从牛小田身后闪出来,开启了三方沟通模式。

    “嗨,倩姐!”白狐挥动着小爪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小浪狐狸,还躲着不出来,是不是早就忘了老姐了?”

    常小倩埋怨一句,忽然发出了难听的哭声,“白飞,我们姐妹,咋就都这么惨啊?”

    “倩姐,你哭什么?”白狐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想我姐妹,与世无争,积德行善,却都被恶男要挟,失去内丹,深陷危险,上天不公啊!”

    常小倩口中的恶男,既有尚晨,自然也包括牛小田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咳嗽一声,老脸毫不变色,抛给眼神给白狐,自己体会,说话注意点儿!

    白狐何等狡猾,眼珠一转,笑道:“倩姐,你误会了,外面那个老东西,惦记我的内丹,为了安全,暂时交给老大保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叫老大?”

    常小倩不可思议,指了指牛小田,不过是个毛头小子,有点修为而已。

    “倩姐,看到不说破,才是保全之道,叫老大都是抬举我。这位,可是从上面下来的。”白狐用小爪子指了指上方,暗示牛小田是天神下凡。

    常小倩两道淡淡的细长眉毛扭在一起,不信,“我怎么就没感到一点神气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的表情,一直很神气,威武!”白狐插科打诨,又暗示:“需要长时间细细感受,才能发现一丢丢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爱叫什么,我也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常小倩摆了摆修长的手指,又说:“白飞,看在我们姐妹一场,也曾携手游历山川,你就不要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唱的哪一出?

    常小倩不就是来杀白狐的吗?

    怎么反过来开口相求?

    牛小田拍了下脑门,忽然懂了,妥妥的乌龙事件!

    尚晨强行找来蛇仙,扣下内丹要挟,聪明反被聪明误,恰恰忽略了一个重大问题。

    有内丹的白狐,想要干掉一条没内丹的蛇仙,比放个臭屁还容易。

    常小倩不想来,却不敢不来,只能厚着脸皮,打着塑料姐妹情的名义,恳求放过。

    “嘿嘿,既然都是好朋友,就不该相互攻击,共同抗敌,才是我们该做的。”牛小田故作大度。

    “老大说得对,外面的那个男人,简直坏透了,羞辱我们姐妹,就该灭了他。”白狐附和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真的能帮我?”常小倩又诧异又感动。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受了恶男的挑拨离间之计,说开了,误会不就解除了?”

    常小倩这才放心,虚影飘过来,跟白狐假装拥抱了下,这才拟人化的坐在床边,共同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不好办!

    尚晨不但拿着常小倩的内丹,还控制了常娥。

    常小倩跟常娥共同生活六十多年,感情胜过亲人,老太太不修行,年纪也大了,连尚晨一巴掌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尚晨赶到远山镇,第一时间,就收了没有提防的蛇仙常小倩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中毒,也不跟常小倩交流,随后闯进屋内,逼迫常娥对蛇仙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事实上,常小倩的内丹,就在收仙笼里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