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秒钟!

    血浪消散无踪,只在空中留下难闻的腥臭!

    此刻的尚晨,面色如土,眼珠子却鼓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,在他的身上,缠着一条大蛇,正在奋力收紧。

    常小倩出手了,趁机捆住尚晨,不让他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更待何时!

    牛小田猛然冲过去,身影掠过之时,已经将尚晨腰间的收仙笼,给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法宝,终于到手了!

    这份大礼,牛小田欣然收下,收仙笼轻若无物,却又坚实异常,不变形,不起球,实在是旅行捉妖,不可或缺的宝贝。

    院子内的激战,白狐感受得一清二楚,此刻也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把笼子给我!”

    牛小田毫不犹豫,立刻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狐能搬运轻物,立刻将其通过门缝,带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还不算完,又塞进保险箱,现出原形,用小爪子将箱门给关上了,这才人性化的拍拍胸口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白狐这么做,很有必要!

    这样的法宝,一定跟使用者的神识高度融合,要防止尚晨再通过感应拿回去。

    尚晨拳头握紧了,到底将缠在身上的大蛇给荡开。

    然而,尚晨的肩头处,却被大蛇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友情提示:不要得罪一条毒蛇,更不要得罪一条*的毒蛇仙。

    常小倩报复心非常重,这一口下去,注定尚晨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糟老头子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化作虚影人形的常小倩,传来得意的笑声,尚晨捂着肩头单膝跪了下来,费力的喘着气,喉咙里发出风箱般的沉重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还能活多久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靠内力撑着,一天一夜吧!”

    “这毒性,也忒弱了点吧?”

    切,常小倩晃了晃脑袋,得意大笑,“哈哈,敢招惹老娘,哪能便宜了他!故意减少毒量,就让他慢慢在痛苦中死去吧!”

    真恶毒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打了个冷战,想想跟常小倩之间,远日无冤近日无仇,何况这次它也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算了,不霸占她的内丹了。

    尚晨面孔因痛楚变得狰狞,吃力站起来,转身就走,牛小田喊道:“尚晨,人可以走,必须留下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都在车上,我已经开不了车,归你了!”尚晨头也不回,幽幽长叹:“唉,善待奇秀吧,她可是带着丰厚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人之将死,到底还是想起养女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不在这里,她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放了她?”

    尚晨惊愕地转过身,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没几个人像你这么自私无情,养了十年的女儿,说扔就扔,还不如畜生。”牛小田唾弃。

    “你,懂个屁!”尚晨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还敢骂我?”牛小田火大了,脚步逼近。

    “有人惦记奇秀,她跟我一起,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尚晨,说清楚了,到底怎么回事儿?不然的话,别想离开这里。”牛小田大感意外,不由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*斗元道长,派鬼使送来书信,到你这里抓白狐,献上内丹,可获得延天丹奖励。你懂的,至少能增长三十年寿元,正好能让我有机会突破。”

    尚晨说完,又解释道:“我有贪心不假,却并非全部因此,如果完不成,就必须送女儿去他那里。”

    之前推断得没错,斗元道长不只是泄密,还在背后遥控指挥,尚晨竟然也是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高兴才对,女儿能追随大人物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父亲,我当然不希望,我的女儿,将来成为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,她正处在花样年华,还没享受该有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尚晨哭了,老泪纵横,突然给牛小田深深鞠躬,“如果你能联系上她,那就告诉她,跑吧,能跑多远跑多远,藏起来,永远别回头。”

    很震惊!

    牛小田万万没想到,背后还有这样的隐情,尚奇秀被斗元道长盯上了,很可能早就相中,只待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行尸走肉的形容,想想就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她留在我这里,咋就是安全的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奇秀很完美,个性使然,没有男人能靠近她。”

    父亲开始赞美女儿,却又话锋一转:“我认为,如果她沾染了男人气息,不完美了,或许,*就没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无语,这理论也是无敌了!

    如果自己祸害了尚奇秀,估摸着,还能收到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。

    “斗元老道在哪个老鼠洞藏着呢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尚晨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送女儿啊?”

    “会有鬼使下通知,送往指定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收仙笼也是斗元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偷的,道林观镇观法宝,直到十年前才能使用。”尚晨不以为耻,还挺得意,又说:“你可以还回去,估计能得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还?

    绝不可能!

    牛小田是个有原则的人,这可是尚晨千辛万苦,舍弃生命送来的宝贝,必须要珍惜再珍惜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不再见!”牛小田甩甩手,不想再看他那幅嘴脸。

    “会见面的,你得罪了*,必死!”

    尚晨这才打开院门,脚步虽然蹒跚凌乱,却很执着,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这时,女将们也听到了动静,匆忙穿好衣服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车上还有个老太太,此时正闭着眼睛,一幅释然的样子,是常小倩告诉了她,危机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安排春风出去,将豪车开进院子里,关好大门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探头笑道:“老人家,现在太晚了,进屋休息下,明天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常娥一脸感激,费力地下了车,牛小田安排女将们,将她搀扶到屋内。

    今晚就睡巴小玉的床,女孩子都多少有点洁癖,虽然老太太看起来也蛮干净的,但明天必须洗床单。

    将金针和破体锥捡起来揣好。

    开始搜车!

    找到了尚晨的一个精致手包,里面有符箓等杂七杂八的东西,少量现金,这些都归小田哥了。

    还有个大拉杆箱,让人挺失望的,都是尚奇秀的衣服和化妆品。

    行车证显示,这辆车的归属人,也是尚奇秀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