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它妈的,跟他恩断义绝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应该被气昏了,聊天就此结束,没说再见!

    牛小田扔了手机,头枕着胳膊,嘴里叼着烟,进入安静的思索时间。

    当前的头号劲敌,斗元道长!

    这是个乱收徒弟的妖道,先后派出宫桂枝、死又生、刺猬扎扎以及尚晨,给自己制造了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目前看,斗元道长的活动范围,主要集中在安平县附近。

    尚晨来这边生活了半年,就被妖道给瞄上了,收为徒弟。能让傲慢的尚晨低头,斗元道长的修为,当真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正如白狐所言,一旦斗元道长出关,留下牛小田的退路只有一条。

    能跑多远跑多远,天涯海角不回头。

    想得脑仁都疼,牛大师也没想出应对之策,因为差距太大,只能事到临头时,见招拆招吧!

    见老大还没睡,白狐又从养仙楼出来,现出原形,趴在枕头边上。

    “又来蹭人气。”牛小田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应该告诉你的,又怕你心理负担过大。”白狐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像是那种想不开的人吗?快说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常小倩在你身上,感受到了一丢丢灵王的气息。否则,以她自私贪婪的本性,帮了大忙,怎么会啥都不要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有灵王的气息?”牛小田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琢磨了好半天,应该就是除不掉的那点妖气。”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我已经被灵王关注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有些郁闷,眼界浅了,忘了还有个更强大的劲敌,法力通天的灵王。

    “关注谈不到,是碰巧被沾染。如果灵王碰巧途经这里,一定能通过气息发现你,只怕执草*也没用。”白狐带着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发生这种情况,只能自认倒霉,都不必埋怨苍天不公。

    “小倩对灵王了解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我顺着它的话,谎称你可能是灵王派来的,它才谈了一些。常小倩贡献过一次丹元,折损了五十年修为,获赠名字,还意外见到了灵王的对外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长啥样?”牛小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超级大美女,身材特别好,灰色纱裙,眉心一朵三元花。”

    “母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什么啊!”白狐纠正道:“老大,文明点,女性。当然不是真身,但一定是她喜欢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这个形象很熟悉,牛小田一拍脑门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抓过手机,牛小田翻出阿生家茅房里的小木雕照片,这就是个超级美女。而且,跟常小倩描述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就是灵王?

    对,也叫魅灵。

    果然有着魅惑众生的容颜,还有傲世苍穹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白飞,三元花是个啥,我咋就不知道?”大敌当前,牛小田也不得不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“不是植物,只是精气神*到极致,浮出体面的特征,状如三片红色花瓣。”白狐解释。

    “来,参拜灵王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是不是吓傻了啊?”白狐鄙夷,沾染灵王气息,当然不代表自己就是。

    但是,当牛小田笑着把手机屏幕,伸到白狐跟前,让它看清手机上的图像后,白狐惊得全身炸毛,随后化作虚影,屋里横冲乱撞后,从门缝掠出去,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唉,这狐狸哪一点都好,就是胆子太小。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躺下来,等了半分钟,白狐这才出现,颤声道:“老大,我错了,没想到你真跟灵王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屁!你这脑子浆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照片?”

    “碰巧遇到的,就是这个破木雕,让老子沾上了妖气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讲起给阿生家看风水的遭遇,堂堂灵王的木雕形象,就被塞在茅房里,整日里闻着臭气。

    结果是,阿生父母飞来横祸,死得很凄惨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总算搞懂了一件事儿。”白狐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想要消灭灵王的原因。”白狐语气郑重,又分析道:“按理说,灵体类生物,有人辖制,是一件好事。但灵王越界了,开始插手人类的事情,等于犯了天谴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统治人类?”

    “可能有这种野心吧,只怕目前的信徒也不少,都很隐秘。”

    “咱*也很牛,敢于单挑灵王。”牛小田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可能真是上天派下来的,但愿他老人家能早点回来,拯救我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徒弟。”白狐拱着小爪子,流出一滴真诚的期盼泪水。

    回不来了,早仙逝了!

    一切都得靠徒弟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牛小田才真正意识到,有个强大的*做后盾,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步登不上高山,一跃也跨不过江海!

    着急没用,与其担忧明天未知的风险,不如把握当下的时光……

    好好睡觉!

    牛小田清空思想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白狐认定他是装的,直到五秒后听到轻微的鼾声,只能无奈地回了养仙楼,唏嘘感叹。

    要不是内丹跟它的性命相连,它都会毫不犹豫地舍弃,离开这个一身祸根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两天后,杀手们全部走光了!

    兴旺村变得更加冷清,百姓们也没有斗志,又开始聚在一起打牌聊天,荒废时光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打算出去逛逛,看看闵奶奶,再跟张棋圣下几盘棋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是安悦打来的,远景集团派来了车队,赶紧组建那个神奇的美梦法阵。

    哪有法阵,摆放巨石就是个噱头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样子还是要做的,牛小田随便抓了几张平安符,拿上紫铜罗盘,让巴小玉骑上赛摩托,自己坐在后面,呼啸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沿着村路,开往青云镇方向,很快就遇到了集团的车队。

    一辆吊车,四辆自卸货车,每个货车上,都拉着一块巨石,高度超过三米。

    安悦开着迈*,就在车队的最前方,一看见牛小田来了,连忙停车,下来问道:“小田,巨石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稍等,且让我测一下风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跳下摩托,单手端平罗盘,面色严肃,目不斜视,俨然大师风范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