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家都回去换洗吧,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摇手,不必紧张,尚奇秀这点本事,单打独斗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四美晃着膀子,朝着房内走去,野妹却没动,小心地问道:“老大,有个情况想跟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意,野妹不会说出军机大事,她整天弹吉他唱歌搞创作,很多事儿也没参与过。

    “生哥来电话,让我明天回丰江,好像搞定了一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野妹要走了?

    牛小田很抓狂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!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,我就听不到现场版吉他弹奏了,舍不得啊!”牛小田拼命暗示,哪怕野妹假意反悔,先把尚奇秀耗走再说。

    可野妹看来,牛小田真情流露,铁汉柔情!

    “老大,生哥的命令,我不敢不从。但我保证,一有时间,就来看你。我也舍不得大家,更舍不得老大……”野妹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那,就回去吧!”牛小田没招,“这里就是你的家,给你留个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不料,傻秀偶发性变聪明了,眼睛铮亮,上前拉住牛小田的胳膊:“有空铺位了,这次总该行了吧?”

    一根筋儿!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无语,怎么就听不出来,小田哥不想收留你。

    让野妹先回屋,牛小田背着手,一本正经道:“秀儿,看你也蛮可怜的,但想要留下,必须对你单独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叫我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呃,好吧。

    “再就是,及时足额缴纳房费。水电费、取暖费、卫生费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差钱!”尚奇秀点头,有钱就是任性。

    “包吃住,不超支太多,就不算了。”牛小田白了一眼,“我想说的是,不能搞特殊,要帮着打扫卫生。要学会融入集体,不能跟家里人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她们都不够打的,没这个必要。”尚奇秀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居住期间,你那辆迈*,要无偿提供使用,发扬共享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我有需要的时候呢?”尚奇秀反问。

    “需要经过我的同意。不限于迈*,还包括院内其他的车辆。”

    霸王条款,太过分了,尚奇秀腮帮子蠕动,满口银牙都要咬碎了!

    好吧,为了留下来,忍了!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一条规矩,却让尚奇秀差点发飙,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不要做牧童骑牛的美梦。”牛小田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尚奇秀面上一滞,想明白后,俏脸先红后黑,憋了一口大气,缓缓吐出,“我对所有男人,都没兴趣,老大尽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尚奇秀真想哭,约法三章,这都几条了,牛小田说话也没个准啊!

    “还有一条,你必须接受重新控制。否则,一切免谈,不送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大步就朝着屋里走去,把尚奇秀孤零零地留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别的都好说,唯独这一条,让刚刚摆脱控制的尚奇秀,无比纠结,授人以柄,就等于双手奉上了自由。

    回到厅里的牛小田,将腿放在茶几上,不紧不慢的吸着烟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分钟,尚奇秀才走了进来,似乎下了很大决心,点头道:“我可以接受控制,听,听老大的话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才乖嘛!先小人后君子,放心,本老大诚信为本,只要你不试图攻击我,管保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有种羊入虎口之感,尚奇秀真想逃,想起父亲的叮嘱,到底还是选择留下。

    尚奇秀,武功一流,必须要控制,让她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袖口内的银针,跟尚奇秀要来生辰八字,让她露出小腹,专心致志,刺下一道长期控制的封阳符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该你了。”牛小田收起阵。

    屈辱啊!

    尚奇秀闭上眼睛,还是喊出了那句话,“我愿意接受牛小田的控制!”

    大功告成!

    接下来该转账了,预付房费!

    尚奇秀没犹豫,立刻给牛小田转来三十万,但今晚,她还要先住在厅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给勾彩凤打去电话,今晚多准备几个菜,转去年终奖五千!

    勾彩凤推辞不下,收了,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按照农村酒席的规模,勾彩凤做了十二个菜,鸡鱼肉蛋齐备,摆满了整个餐桌。

    安悦开车回来了!

    看到餐厅里坐着尚奇秀,先是一愣,随后便掏出车钥匙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被牛小田中途截住,“悦悦,车你开着,秀儿愿意做奉献,她平时也可以开别的车。”

    安悦立刻听出不一样的味道,将牛小田喊到了餐厅外,低声问道:“小田,她难道想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对,一天一万的房费,发财了!”牛小田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“就这里,一天一万,她脑子不是有病吧?”

    安悦瞪大了眼睛,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儿吗?只不过,尚奇秀看起来,可是比阚秀秀正常多了。

    “她很正常,有钱任性,刚刚从父亲那里,分得了一点五亿,这点钱真不算事儿。”牛小田说起来,也带着艳羡。

    人比人得死,比爸爸,也比不起。

    安悦的自信心备受打击。

    父亲的那个小集团,总资产也不过九千多万,还有十几个股东等着分红。

    尚奇秀比自己还小一岁,已经富到了挥金如土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还是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咱有魅力!”牛小田傲气地指着鼻子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是孤儿,想要获得家庭的温暖。悦悦,放心睡你的,这个家永远都有你的单间。”牛小田又把安悦推回了餐厅里。

    红酒摆上,音乐响起!

    牛小田高声宣布,晚宴开始,欢送老朋友野妹,欢迎新朋友尚奇秀!

    大家纷纷鼓掌,野妹哭了,不想走,很想留,但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表示以后会常来看望姐妹们。

    尚奇秀也黑着脸发言了,只有四个字,多多照顾!

    随后,在牛小田的带动下,大家举起酒杯,相互碰撞,开心畅聊,欢乐今宵!

    野妹拿来吉他,唱起了新创作的歌曲,《我想跟你过家家》。

    引来掌声如潮,喝彩不断!

    这一刻,尚奇秀又对昔日的偶像恢复了好感,一想到就要躺在偶像睡过的床上,还莫名地有些期待和激动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想做个美梦再离开!”野妹红着眼睛提出个申请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