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落在黄平野手里,会是什么样的结局,高三毛当然清楚,只是想一下,就觉得不寒而栗,心生绝望!

    “三毛啊,犯了错,就要挨打!”牛小田摇头,啧啧惋惜:“本老大一直宽宏大量,可惜啊,你没有选择了!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别在这里装圣人,黄平野不是好东西,你还不是一直在帮他?”

    高三毛被自己的血,呛得一阵咳嗽,胸腔痉挛,憋得满脸涨红,噗的一声,喷出一口血,将半米外的白雪染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懒得搭理你,老子安静地待在小村里,一直都是你们找茬,活该!”牛小田唾弃一口,转头就走!

    三美和巴小玉,分成两两一组,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每个人拽着高三毛和阿贵的一只脚,就像是拖着人形爬犁,高唱凯歌,大部队朝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黄平野来了电话,上来就问:“小田,搞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去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棒了,高三毛知道很多东西。”黄平野大笑,又说:“派出的车,很快就赶到青云镇,将人送到这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,套的话就不说了,来日方长。”黄平野笑呵呵挂断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,夏花早已将面包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,高三毛两人的棉服,已经被磨得光滑如镜,人也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四美将他们扔到车上,为防止意外,还是用束带捆住手。

    牛小田探手到他们胸前,春风不以为然道:“老大,还有口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才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撕烂秋衣,将缝在上面的两道护身金符,不气地拿走了。

    春风愣住了,这个老大,无所不知,可敬,又可怕。

    “送往青云镇,跟黄先生保持联系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美立刻跳上中巴车,启动后,眨眼便消失在村路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左边巴小玉,右边尚奇秀,三人就这样肩并肩,一路步行,回到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明亮的厅里,难得温馨的一幕。

    林英已经换了套衣服,被安悦揽着肩头,小声地劝说着,两张俏脸离得很近,也能找到些神似之处。

    抬头看见牛小田回来了,林英坐直,眼泪又不争气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悦叹口气,默默起身回到自己房间,给两人留下了单独交流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……”林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在林英跟前坐下,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等她情绪稳定些,还是没忍住埋怨,“英子,大晚上的乱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住了那么多人,我妈忙得连句话都说不上,哪里还像是个家?我觉得心里堵得慌,只想着随便转转,没想到,就被那两个男人……”林英说不下去了,哼声道:“只怕这会,她还在数钱呢,根本不清楚我经历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婶子也是为了多赚点钱,让你生活的更好,该理解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理解!无法理解!兴旺村也不是一年四季都下雪,赚钱是有数的,我可以勤工助学,可以努力学习申请奖学金,跟她说了多少次,不用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林英激动起来,挥舞着小手,“为什么有人生来就含着金钥匙,可以生活的随心所欲,而我这么大了,还要跟妈妈挤在一张沙发上,去茅房都怕撞到陌生人?”

    看到了繁华世界,见到了灯红酒绿,便守不住那份清贫!

    同为姐妹,有人可以放弃城里的优渥生活到乡下历练,而有的人,却迫不及待想要逃离故乡,甚至连自己的家都看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间竟无言以对,深吸一口气,吐出一条长长的烟雾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变了,变得让我感觉距离遥远,房子装修豪华,豪车满院,还有这么多漂亮的女人,多到我都没数清。”林英感慨地擦着泪。

    “英子,不要乱说话,她们都是我的朋友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“红颜知己!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这么说,我也不反对,难道我孤零零的生活,才是你想看到的?”牛小田的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忽然觉得,自己如此的微不足道,渺小如尘埃。”

    什么尘埃可以让自己带着漂亮女人,大半夜去救你?

    “努力学习,考硕士,考博士,留在城里吧!”牛小田由衷道,环境改变人,农村真的不适合她。

    “小田,谢谢你今晚救了我!”

    林英终于抬起头,迎上了牛小田的目光,却忽然发现,那熟悉的眸子里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事情,别跟婶子说了,省得她担心后怕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睡不开,你也可以住在这里,没床位,还是住沙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英犹豫了,但还是点点头,实在不想回那个家:“嗯,起码不用跟我妈挤。”

    拿出手机,牛小田打给了姜丽婉,笑道:“婶子,英子找到了,在我这里玩呢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多陪陪她,劝劝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样行不行?就让英子住下来,放心吧,还有悦悦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耳根子也能清净下,谢谢你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别气了!”

    院门响了,中巴车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迎了出去,询问下情况,其实,还没到青云镇,就遇到了黄平野派出的车辆,已经将高三毛两人转移了。

    “祝贺老大,高义帮垮了。”春风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咎由自取,今晚特殊照顾,加一次美梦。”牛小田大方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昨晚刚做过了!”夏花大笑。

    “俺梦见老大了,手下上千个小弟,老神气了。”冬月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在梦里是啥角色?”牛小田感兴趣地问。

    “俺们姐妹四个,当然是四大*。”

    四美一起大笑,跟着牛老大混,难保哪天,美梦就成真了。

    林英坐在厅里,等了很久,牛小田没再进来,倒是巴小玉给她抱来了被褥和枕头,放下就走了。

    此刻,牛小田去安悦房间,一看他进来,安悦连忙用书挡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嘿嘿,书都拿反了。”凑过去扒拉开,安悦哭了,眼睛通红,委屈的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别对租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将书砸到牛小田身上,生气道:“你现在多大能耐,守着她们就敢骂我,现在又来嬉皮笑脸干什么?我想我妈了,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百姓们离不开你,要是知道被我气走的,一人一句都能骂死我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:“情况紧急,口不择言,嘿嘿,悦悦最大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哪天,我被绑架了,你会不会也急的跟窜天猴似的?”安悦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猴儿?那玩意的速度已经不能来形容我了,必须是火箭。”

    噗嗤,安悦被逗笑了,询问事情的处理结果。牛小田含糊说,送派出所了,有些事安悦最好少知道,而林英,最好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安慰几句安悦,牛小田边回到自己房间,拿着量人镜,仔细观察那两道护身金符。

    笔划一气呵成,气脉连贯畅通,纹路粗细一致,非*师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在一张符箓的下方,隐约透着三个字,牛小田贴近了分析,好半天,终于读懂了,正是篆书的法门居!

    “白飞,你知道法门居这个地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