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嗓子,声震九霄,屋顶的土抖落一层。

    正在厅无聊看电视的林英,也听到了,诧异地张大小嘴,继而整张俏脸都红透了!

    可怕的联想,各种画面,牛小田,他居然这么过分,大白天……

    林英实在没忍住,起身从厅门口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只见牛小田趿拉着鞋,怀里抱着个盒子,呆头呆脑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却好像没听到,很疲惫的样子,立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好可怕!

    尚奇秀这一声呐喊,爆发力惊人,居然震得牛小田的耳朵,短暂性失聪,脑门的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躺了好半天才恢复,牛小田暗自后悔,大意了,应该提前塞住耳朵。

    屋内的尚奇秀,穿好衣服后打开窗户,焦急地喊道:“小玉,小玉,快回来!”

    正在练武的巴小玉,连忙返回,尚奇秀跟她要了个安全裤,弓着身子,匆忙跑进了茅房里。

    等尚奇秀出来时,冻得瑟瑟发抖牙齿打颤,嘴唇都是雪白!

    急需棉衣!

    不差钱的尚奇秀,以高于原价一倍的价格,从姐妹们手中,购买了二手羽绒服和棉秋衣。

    嗯,还有暖宝宝和热水袋。

    午饭时,尚奇秀脸蛋红扑扑的,眼神却有些迷离,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安悦很好奇,询问是不是感冒了,尚奇秀只说没关系,还带着骄傲的口吻宣布,今天来例假了,身体比较虚弱。

    特殊时候,也能办那事儿?

    林英更是惊讶,但牛小田神情淡定,好像一切都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郑重宣布了一件事,戒饭七天!

    没有极特殊情况,都不要到屋里打扰他。

    林英惊讶不已,七天不吃饭,还不得垮了?

    当然不行!

    但看大家的表现,却是心知肚明,习以为常的样子。还主动分工,守护老大!

    林英忽然发觉,短短半年多的时光,自己跟牛小田的生活,已经渐行渐远了。

    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牛小田成功将鼠仙内丹,打造成七颗进阶丹。

    端坐床上,服下一颗,调整呼吸,进行炼化。

    灰太壮,很强壮,它的内丹也是如此,里面蕴含的丹元,格外浓烈,如江河决堤,顷刻间就充盈了体内经脉。

    牛小田全力控制这股气息,很快,额头上也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强者之路,向来充满艰辛,无人能够例外!

    如同熬过一劫,牛小田成功炼化了这颗进阶丹,并且将丹元真正融入身体,化作了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只是开始!

    还有六颗丹丸,还要经历痛苦的过程,牛小田抛开脑海中的杂念,身处的房间,就是个他的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修行无岁月,七天的时光,转瞬而逝,进阶丹服用完毕。

    期间,牛小田只喝了一瓶水,没有离开房间半步。

    白狐开心的笑声传来,供着小爪子祝贺:“恭喜老大,距离真正的四层修为,只有一步之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步之遥是多大一步?”牛小田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嘿嘿,底子打好了,只需要时间去积累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,没发生啥事儿吧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都挺好!”

    白狐人性化点头,大概讲述了情况。

    林英的母亲来过,看望女儿,还在这里吃了顿午饭。

    安悦和林英的关系破冰,两人经常在厅里坐着聊天,一个打听对方母亲的故事,另一个则打听牛老大的故事。

    尚奇秀例假结束,出去买了一趟衣服。

    回来时,还给大家带来了礼物,出手阔绰。

    还是尚奇秀,心情似乎格外好,加入到四美的麻将局中。每次都输钱,四美乐不可支,应该从富婆身上刮了不少油水。

    都是些琐事,牛小田听得蛮乐呵,起身离开房间,来到大院里。

    练武的冲动无法抑制,牛小田纵身跃起,轻松两米多高,一口气打出了十几拳,拳风打出清晰响亮的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在空中连续两个后空翻,稳稳地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脚下用力,水泥板上,立刻出现了清晰的裂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威武!”

    寂静过后,看到这一幕的女将们,*鼓掌,凭咱老大这本事,如果参加武术大赛,冠军保准是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秀儿,出列过几招!”牛小田招手。

    尚奇秀早就手痒,可惜,四美和巴小玉都不是对手,也懒得陪她们练武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会全力以赴的!”

    尚奇秀嘴角一扬,脚下生风,立刻冲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一场精彩绝伦的武术对决,两人身影快到看不清,拳来脚往,眨眼间就过了几百招。

    未分胜负!

    当然是牛小田有所保留,故意给尚奇秀留了面子。

    林英趴在窗台上,透过玻璃窗,看着院子里的热闹场面,一时间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说过为她遮风挡雨的男孩,已经身在万花丛中,却比盛放的鲜花更为醒目。

    院门被推开了!

    安悦提前回来,看到神采奕奕的牛小田,轻轻一笑,“小田,跟我去镇里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理发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提醒,我真就忘了!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挠了挠乱发,干脆跟安悦一起出了门,坐进了豪车里。

    刚推开窗缝透气的林英,恰好听到了对话,神情又是一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林英忽然意识到,牛小田是个孤儿,无依无靠,而真正关心他的,只有年长的悦姐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牛小田笑道:“悦悦,听说你跟英子相处得不错!”

    “她住在这里,还算是很乖,不挑吃喝不惹事,你也做得非常好,没有让她凌驾在大家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英子变了,让我觉得陌生。”牛小田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人的本性而已,陌生个屁。”安悦不以为然,“她交了几个有钱的闺蜜,吃喝穿戴当然跟村花不一样,有点看不清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多劝劝她,立足自身,父母赚钱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,表面像是听进去了,但又说什么未经他人苦,莫笑他人贱之类的话。也许,一个人只有经历了挫折,才真正会长大吧!”

    手机响了,黄平野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明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,最近村子里挺太平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来一趟丰江吧。我有事儿找你,面谈。”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