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红一张脸成了苦瓜脸,怎么看都帅气,她都想拍个照片贴门口做宣传,人自己却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要想更酷一点,可以在鬓角做个图案。”张勇芬参谋。

    好主意!

    牛小田欣然接受,指了指鬓角,“就在这里弄个牛字。”

    好嘞!

    大红爽快答应,立刻动手,安悦正在走神,等反应过来时,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右侧鬓角上,已经被剃出个斜体字的牛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不伦不类,像是个伪球迷,但头发不会马上长出来,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就问你,牛不牛?

    当然是,牛!

    财大气粗的小田哥,很是开心,打赏了五十元,还让张勇芬加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回到牛家大院,女将们纷纷夸赞,老大帅呆了,酷毙了,简直没法比喻了!

    牛小田洋洋自得,照镜子的次数,明显增多。

    安悦哭笑不得,牛小田哪一点都好,就是缺少点成熟。想想,他毕竟刚过十八岁,不能用成人的眼光去审视。

    晚饭时,牛小田宣布,明天要去丰江市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露出期盼的眼神,林英也怦然心动,扬起脸,希望自己被点到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,牛小田却好像没看见,让尚奇秀和巴小玉跟随,两人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高义帮垮了,巴小玉没什么忌惮,可以重回丰江。

    她的驾驶证在高大毛那里,拿不回来,这次正好顺道补办。

    尚奇秀是超一流的保镖,以一当十,会打架,也会开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想让尚奇秀开开眼界,深刻领悟,身在小村的牛老大,虽只有一方天地,但外面的朋友却是有钱有势,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“小田,开迈*吧!”安悦提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开红奔奔就足够了,不能露富。”牛小田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尚奇秀忍不住翻白眼,这小子,分明是强取豪夺,俨然把那辆豪车当成了私有财产。

    刚结束进阶,牛小田吃饭不多,早早推了碗,又出去溜达了。

    先去看望了闵奶奶,又去找张棋圣下了两盘棋。

    老头家来了新租,两名很老实的生意人,破产了,来这里等着做美梦,寻求精神上的安慰。

    牛小田并没有替他们指点迷津,仨瓜俩枣的小钱钱瞧不上。

    晚上,牛小田喊出白狐,“白飞,明天跟本老大一起出去逛逛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正好我也需要红尘历练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得好听,其实就是跟着出门总能落好处。上次去源州,就得了大便宜,当然想跟着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时间允许,我想去一趟丰江古玩城,看能不能淘点东西。”牛小田思忖道。

    “这方面咱很行!老大放心,我会帮你把关的!”

    古玩城这种地方,虽然牛小田从未去过,但也非常清楚,假货遍地,很难淘到真正的宝贝。

    可能会有术法用品,但档次一定不高,还不如自己制造更靠谱。

    他只想去一个店铺,名叫奇宝阁,白狐手下的三个鬼丫鬟,就是来自于那里。

    抓鬼、养鬼、卖鬼,提供一条龙服务,害人没商量。掌柜为了赚钱,称得上丧尽天良,毫无一点公德道义。

    此等恶棍,岂能任由其逍遥自在?

    这个闲事儿,牛小田打定主意,必须要管。

    早上,天空飘着小雪,并不影响行程。

    尚奇秀开上红色大奔,牛小田和巴小玉上了车,离开牛家大院,按照手机导航,直奔丰江市。

    两位女士当然不知道,白狐也在车上,化作虚影,就舒舒服服赖在牛小田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尚奇秀的驾驶技术,也是超一流,开车又快又稳,还不影响她戴着*听歌,偶尔随着节奏,晃动几下身体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了会儿小说,闲来无事,一把扯掉尚奇秀的*。

    “干嘛?!”尚奇秀上来就恼了,差点忘了身份,连忙又改口:“老大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聊会天儿,增加点彼此的了解,同在一个屋檐下,信任最重要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很好奇?”

    “不好奇,只想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问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谈谈你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看相吗?”尚奇秀挑衅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能看出来,你从小有病,被人扔了,父母其实健在,但你对他们一定没兴趣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*,原来跟我一样,也是个弃婴啊?哈哈,仗着兜里有俩钱,平时牛逼哄哄的,一天天跟我横横的。”后排座的巴小玉不地道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自卑的,你在福利院长大,我比你惨多了。”尚奇秀撇撇嘴,不太情愿地讲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    亲生父母是谁,不知道!

    她只是记得,将她养大的,是一个拾荒的老太太,整日弓着背,看到的只是人世间的脚步匆匆。

    那并不坚实的后背上,不但背着装满各种瓶子的编织袋,还有尚奇秀的整个童年。

    提起这位养母,尚奇秀声音哽咽,恩情似海,却没能有半点回报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尚奇秀,身上长满红疙瘩,看着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背着她,遍访民间村医,花光了所有钱,又是擦药又是洗,但效果并不大。

    小破屋的深夜里,经常能听到老太太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十岁,尚奇秀的怪病突然就好了,皮肤光洁,毫无瑕疵,可能是发育了,身体机能发挥了调节作用。

    老太太开心得不得了,破天荒炖了一整碗肉,目光慈祥地看着尚奇秀吃下,她自己身体却更加虚弱了,走路都需要拄着拐杖,步履蹒跚,还总是咳嗽。

    不能让孩子也跟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如何,老太太都不让尚奇秀跟着捡废品,也不许干活。只是让她多锻炼身体,坐在小凳子上,看从垃圾推里捡来的旧书学文化。

    老太太称呼她秀儿,而尚奇秀这个名字,是她自己取的,并非后来跟尚晨后改的名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伟大的老叫花子?”巴小玉都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妈!”尚奇秀回头没好气纠正。

    “秀儿,你很幸运,遇到了一位行走在人间的活菩萨。”牛小田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觉得,她的爱,那么无私,那么伟大,对我的照顾,真的是尽力了。”尚奇秀落下了晶莹的泪滴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