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后来,老人家就病逝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二岁那年,病的几天不下床的母亲,在我兜里留下仅有的一百多块钱,突然不见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大概是,不想让我亲眼目睹……”尚奇秀哽咽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尚晨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他说,是母亲拜托他照顾我,等不回母亲,我就跟他走了。后来,去了武校,他一直特别照顾我,就喊他爸爸了!”尚奇秀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秀,咋知道自己生日的?”巴小玉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小被子里夹着纸条,写得很清楚,回头想想,那套襁褓是蚕丝的,很高档,他们不是穷人,还是把我给扔了。”尚奇秀忿恨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想着找找,万一能继承点啥呢?”巴小玉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该带着小玉来的!”尚奇秀赌气道,巴小玉哈哈一笑,摆摆小手:“我不说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生下来就有病,他们认为治不了,不想亲眼看着你离去。根据你的面相和生辰八字,你现在有两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怕给我治病影响生活质量吧?”尚奇秀表现得很决绝:“老大,不要告诉我他们的情况,永不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要是告他们个遗弃罪,或许也能得到赔偿。”巴小玉又忍不住插嘴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啊!老大,我要换室友!”尚奇秀气得拍方向盘。

    巴小玉这回怕了,连忙举手:“不说了,你好好开车。”

    一路聊着天,上午九点,丰江市到了!

    三人先去了车管所,巴小玉补办了驾驶证,马上抢过方向盘,成为了驾驶员。

    跟黄平野约见的地点,还是江畔人家,轻车熟路的巴小玉,开车前往,没去过,很期待。

    冬季的江畔人家,没有了夏日的风光,但鲜明的色彩,依然很醒目。

    拦车杆前,牛小田放下车窗,取出身份证递过去。

    保安拿出小本本,对比一下记录,双手将身份证还回来,赔笑躬身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依然是豪车如云,好在牛小田的红奔奔也不掉价,更何况,左右还有两名美女姐姐,谁敢小瞧。

    挺胸抬头,牛小田傲气十足,在门童艳羡的目光中,通过旋转门,来到了大厅。

    里面温暖如春,白旗袍的美女们还在,个个眼睛会放电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们的目光,跟尚奇秀冰冷的眼神碰在一起,顿时心生寒意,这位冰美人的脸上,分明写着四个字,都滚远点!

    太热了!

    牛小田脱下尼克服,让巴小玉帮忙拿着,露出里面笔挺的西装。

    刚跟美女们挥手说嗨,就听见笑声传来,正是抱着膀的黄平野,饶有兴致地看着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心情不错嘛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嘘呼着快步上前,没握手,黄平野跟他来了个拥抱。

    “小田,看到你的发型,就莫名想笑。”

    哪里是想,分明已经笑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超酷?”

    “牛!”

    黄平野赞了一句,又问:“悦悦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“她怕你!”

    “还别说,看她想急眼又不敢的小模样,还蛮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自然清楚,巴小玉是何许人,高义帮成员,弃暗投明成了牛小田的手下,等看清不苟言笑的尚奇秀,黄平野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这是我朋友尚奇秀,大家都叫她秀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介绍,很难得,尚奇秀不咸不淡地打了声招呼,“黄先生好!”

    “既然成了你的朋友,那就算了!”黄平野沉声道。

    话里有话!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跟黄平野并肩走进包间,一边小声问道:“黄先生,秀儿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半个多月前,她把我手下的一名保镖,打得住院了,到现在还躺着呢!”黄平野很不满。

    伤得不轻,但招惹尚奇秀,能活着都是幸运的!

    “嘿嘿,一定是误会。”牛小田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简直老虎*摸不得,就拍了下,至于打这么惨吗?”黄平野摊手恼火问。

    “她的情况你了解,弃婴,流浪天涯,凄凄惨惨,又有两次收养的经历。心理上嘛,是有些扭曲的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被逗笑了,提醒道:“别让她再找事儿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管保服帖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带来的人,面子向来很大,被破例允许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尚奇秀扰了黄平野的兴致,这个疙瘩还是要解开的,想必被打趴的保镖,在他心里也有很重的分量。

    低声询问尚奇秀,得知原委。

    那时,尚奇秀刚刚逃离牛家大院,夜晚来到丰江市,心情郁闷,到酒吧喝酒。

    一名身高一米九的壮汉,喝多了,经过时,手贱地拍了下她的*。

    满腔压抑无处发泄的尚奇秀,立刻展开狂殴模式,一通旋风般的拳打脚踢,打得壮汉口吐白沫,脸浮腚肿,躺在地上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尚奇秀扬长而去,跟着就去了南方,看海听风。

    “秀儿,那人确实欠揍,但这位黄先生,就是他们的背后老大,还是去道个歉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去,别逼我念咒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打了个激灵,不敢承受那种痛苦,还要在公众场合失态。

    很不情愿,尚奇秀还是起身,来到黄平野跟前,微微躬身,牙缝里硬挤出一句话:“黄先生,我当时喝多了,心情也不好,所以打了你的人。确实出手太重,非常对不起!”

    黄平野不由一愣,也不得不暗自佩服牛小田有本事,竟然能驯服这样的烈马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小田跟我是生死兄弟,本是一家人,不知者不怪,请坐吧!”黄平野摆摆手,要的就是个台阶,心情也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洗脸洗手,准备上菜!

    黄平野这才说明喊牛小田过来的目的,准备盖一栋五十五层的高楼,丰江市的地标建筑,取名丰野大厦,请兄弟帮忙给看看风水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口答应,小事一桩,大师出手,管保不出任何纰漏!

    豪华午餐随后开始了!

    尚奇秀*着道歉,心情不爽,胃口不佳,吃什么都是蜻蜓点水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大快朵颐,一边拿出手机,快速编辑了一行字,发给了尚奇秀。

    “秀儿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你不道歉,就无法继续住在我家,对我而言,可是重大经济损失,不可承受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看了眼手机,翻了个白眼,却是抿嘴一笑,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心情好了,胃口也佳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人走了进来,却让巴小玉感觉浑身不自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