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点半就关门,在古玩城开店很悠闲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清楚,这一行的水很深,业内流行一句话。

    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!

    只要能蒙出去一件有价值的所谓古物,利润都高得惊人。

    像是伏一方这样的大收藏家,绝不会来这里淘宝贝,更喜欢选择正规的拍卖会,哪怕一掷千金,也必须买到真品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那一百万,买不到什么。”尚奇秀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跟你借点咋样?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投资,咱们分成。”

    “有想法!”牛小田竖起大拇指:“保持这个状态,争取把自己的床位费从我身上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信心!”

    尚奇秀下一句话没敢说出来,牛小田这家伙,比这里的所有老板都黑!

    跟着他的风向去投资,尚奇秀自认为发现了一条生财之路,傻秀都能看出来的事实。

    只是,尚奇秀哪里知道,牛小田来这种地方,并非购买古物,而是想要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奇宝阁!

    牛小田告诉了白狐这个名字,让它先一步去搜索!

    三人漫不经心地经过一个个店铺,大多数都已经关门了,外面摆摊的商户,正在忙碌地收摊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张罗生意,看他们太年轻,又脚步匆匆,更像是来找人的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好东西要不要?”一名中年妇女,眉毛挑动着赔笑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牛小田下意识往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“手抄的一本书,看了都说好,只卖三千。”中年妇女从兜里取出一个作业本,手指头蘸着口水,一页页翻开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除了让人脸红的文字,还有涂鸦般的插图,书法太差,每个字都像是揉成一团的小纸球,可见抄写者,当时多激动。

    尚奇秀过来看了眼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急忙推了牛小田一把,嗔道:“买这种书,你要死啊!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写的?”牛小田打趣。

    “是我公公写的,有五十年历史了,绝版!”中年妇女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买,网上的都看恶心了,没感觉。还是本人给你推荐一本,风趣幽默,情节生动,叫做,乡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牛小田说完,就被尚奇秀使劲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叫啥啊,好东西一起分享啊!”中年妇女在后面喊。

    白狐回来了,找到了奇宝阁,就在三楼左手里侧,已经关门了。

    临近关门,古玩城的电梯已经停了,变成了长长的楼梯,牛小田带着两女,按照白狐的指引,快步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奇宝阁,名字响亮,店铺并不大,透过磨砂的玻璃门,两排货架,还有个躺椅,可见老板平时有多懒。

    “白飞,有发现吗?”牛小田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养鬼罐,空的,还有画符的朱砂、符纸、毛笔,一件辟邪的溪边兽雕塑,看起来有点年头,法力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咋磨叽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他弄了一株黄精,养在货架下面,品相一流,让我给吸成干货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得意地笑出来,这一出,仿主人。

    “贪心鬼!咋不想着弄出来给本老大。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门缝太小,再说了,那东西也超重,弄不出来啊!”白狐理所当然,总不能把门锁弄开吧!

    玻璃门上,贴着联系方式,手机号,名字,井德远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认识这家店铺?”巴小玉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认识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快速将门上的手机号,记录在自己的手机上,带着二人匆匆下了楼,离开了古玩城。

    贪心的狐狸,好半天才出来,搜遍了整个古玩城,再没有其它收获。

    “回去吗?”尚奇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吃饭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不远处的麦德基快餐厅,大红的海报,三人套餐只需88元,看着挺诱人的。

    三人走进去,点了套餐,来到了角落里坐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喝了口先取的大杯可乐,拿出手机,拨打了井德远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公然陈列养鬼罐,说明这货不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响了快二十秒,里面才传出一个中年男子懒洋洋的声音,“喂,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我姓田,两年前,在你这里,买了一只鬼。结果,前几天它居然跑了,什么破罐子啊,严重差评。”牛小田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面的尚奇秀和巴小玉,都惊得目瞪口呆,怎么也没想到,老大居然还偷偷养鬼!

    很恐怖的,尚奇秀打了个冷颤,急忙喝可乐压惊,感觉却更冷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记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井德远更疑惑,不记得卖给年轻男性顾啊。

    实锤了,就是这货卖鬼!

    “别耍赖啊,小心老子砸了你家的店铺。说吧,咋赔偿本人?”牛小田气势汹汹,不依不饶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打开着盖子,建立的联系也不好。”井德远被唬住了,下意识争辩。

    “扯淡,老子经常搂着她睡,还让她跳舞。唉,如今她跑了,乐子没了,心痛啊!”牛小田叹气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联系不好,她没有真正被你降伏。”井德远不肯赔钱,又商议道:“兄弟,要不这样,我再给你抓一只鬼,很漂亮的那种,价格嘛,好说,上次那价,再给你个七折!”

    “要这么说,我心里就舒服多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咕咚咚喝了几大口可乐,接着道:“其实呢,一只鬼跳舞,不过瘾,能不能一次买三只,咱不差钱!”

    “你要美女组合版?”井德远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“开个价吧,品相好,鬼跑了的事情就不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,六十万!”井德远把心一横,说完就感觉早就丧失的良心,居然开始痛了,自己都觉得,太黑了!

    没想到,牛小田爽快答应:“没问题,当场转账,啥时候能交货啊?”

    要低了!

    世上为什么要有良心这玩意?井德远后悔不迭,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磨叽,老子正闷得发疯呢!”牛小田催促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家吧,一手钱,一手货,正好晚上关了灯,也能验验质量,包你满意。”井德远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儿,远了我可不去。”牛小田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在古玩城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远,向西走三条街,泽达小区,1号楼1单元801。”井德远报上地址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得爬楼?腰不好!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更得来啊,我还有大力丸,管保你龙精虎猛,龙腾虎跃!”井德远极力推销,又傻又有钱的主,并不好碰到。

    “别他娘的出去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用户至上,绝对保密。”井德远坏笑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