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你真有漂亮的女鬼?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眯眯打听,很感兴趣的样子,井德远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眉毛不停挑动,嘿嘿说道:“有五个呢,可以免费送,全部!如果觉得不够,我再去抓。”

    “送给了我,怎么跟幺火道长解释?”

    “幺山火。”井德远纠正,又说:“大不了,以后卖的,我不分成了,都给他做补偿。”

    *,还想接着卖!

    死性不改!

    牛小田暗骂一句,彻底放弃了拯救井德远良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把窗帘拉严,你们都出去吧,关好门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巴小玉和尚奇秀立刻照做,都是厚布窗帘,屋里立刻变得像是电影放映厅。

    井德远也挣扎着坐直了身体,认定道貌岸然的牛小田,打算挑选漂亮的女鬼,反而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小心点这货。”巴小玉提醒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还给井德远递了一支烟,这货忙不迭地接过来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把灯也关了,出去吧!”

    尚奇秀将匕首拍在牛小田手里,立刻关了灯,两人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其实就在门口不远处,万一有情况,砸烂了门,也要冲进来救老大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屋内,只有烟头微弱的火光,只能映出半张人脸,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牛小田眼力过人,大致看得清,打开衣柜,将十三个养鬼罐都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逐个将盖子打开,十几个影子飘了出来,屋内眨眼间就变得很热闹,温度却似乎下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眼镜是真不错,看得特别清楚,五名漂亮的女鬼,五名英俊的男鬼,还有三名童鬼。

    鬼魂们分组站立,都老老实实,不是怕井德远。

    而是,有可怕的狐仙在这里,随便冲一下,都可能让它们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连小孩子也不放过?”牛小田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有需求,也好抓。”

    井德远的声音颤抖,没戴眼镜,看不到满屋的鬼魂,反而让他感觉害怕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些鬼的品质是不错的,能组一个表演团了。”白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白飞,你告诉它们,本老大马上清理魂牌,还它们自由,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白狐答应。

    白狐将老大的指示,告诉了鬼魂们,它们开始躁动,这是兴奋的表现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魂牌分别取出来,就用手里的匕首,将上面的名字部分,随意地破坏了。

    刀尖划过木头的刺啦声,让井德远无比惊恐,他已经意识到,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,突然站起来,就想要去拉身后的窗帘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小田一脚踢在井德远的腰间,他立刻发出惨叫,捂着快要断的腰,摔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终于,所有魂牌都处理完毕,牛小田随手一扔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

    井德远惊恐大叫,不用眼镜也能感知到,此刻,鬼魂们已经将他给包围了!

    带着怨气的鬼魂们,一次次冲撞他的身体,最终,一名女鬼成功入侵,井德远的挣扎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跟着,又一名男鬼也冲入井德远的体内。

    入侵的女鬼又出来了,换成另一名女鬼进入。

    养鬼反噬,此刻的井德远,俨然成了鬼魂们自由进出的器皿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猛然抬起一脚,踢在一个养鬼罐。

    多米诺骨牌效应,响声很快连成一串,所有的养鬼罐,全部碎裂,满地碎屑。

    这玩意家里有,多了也没用,拿着还碍事。

    将匕首往腰间一别,牛小田起身拉开门,剩下的事情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前的两女,只觉得阵阵寒气袭来,不由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一刹那,尚奇秀瞥见了沙发上的井德远,脖子后仰,摆出一个诡异的扭曲造型。

    关了门,牛小田一言不发,快步下楼。

    两女则紧紧跟随,尚奇秀悄悄拉住牛小田的衣角,刚才被吓着了,很快,三人就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红奔奔驶出小区,前方开车的巴小玉这才问道:“老大,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回去,还是回家睡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那人的样子,好像是僵尸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嘴里倒吸着凉气,还下意识地牛小田的身上靠了靠。

    很温暖,壮着胆子再近些。

    “别怕啊,他活着呢,今后的生活会丰富多彩,一般人羡慕不来。”牛小田呵呵一笑,这才将眼镜摘下来,放进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防御一旦被攻破,井德远就会沦落成鬼魂控制的玩物。

    也许在他身上,会出现精神病才有的多重人格,主人格的意志会逐渐削弱,只有死亡才能解脱。

    井德远罪行累累,且冥顽不化,不值得可怜!

    坐在车上,牛小田看似闭目养神,却在跟白狐交流着,“白飞,幺山火这个名字,很古怪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大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我琢磨着,三个字,能组成两个字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细细琢磨一下,忽然懂了。

    幺和山组合,能形成一个幽字。

    山和火组合,则是灵字。

    幽灵!

    幽灵道长,听起来很恐怖的赶脚。

    “白飞,咱们是不是又捅篓子了?”牛小田不由搓了下大腿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自称幽灵道长,未必就跟冥界有关。可能就是个精通鬼道之术,利用鬼魂交易发大财的贼道士。”白狐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也对,法力高深的道士,又怎么会以这种方式赚钱?

    “该干掉幽灵道长,这人极恶,他肯定不止井德远一个下线。”牛小田满怀正义。

    “他很谨慎,从不亲自抓鬼,分成也只拿现金,怕是不好找!”

    白狐的意思很简单,不可能从鬼魂这里,发现幽灵道长的线索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三人回到了牛家大院,冬月披着衣服出来开了大门,冻得很快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见,厅里还有电视机的光亮,忽明忽暗,满怀心事的林英,睡不着觉,还在看电视剧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回来,林英随手将电视关了,侧身躺下,抿嘴偷笑。

    可再明显的装睡行为,也没等来牛小田走近,只听到他回自己房间的动静,随后牛家大院接连熄灯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,牛小田正想刷一会儿视频睡觉,突然,印堂穴的位置一阵狂跳,惊得坐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