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肉颤预警!!

    只有进入真武四层,才会随机出现,偶尔提醒危险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快要进阶,提前给了个福利。

    白狐刚回养仙楼,跟着又飘了出来,不解道:“老大,又咋了,一惊一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跳了!”牛小田指了指印堂。

    “练功出现了偏差?”

    “不,印堂肉颤,预示着半日之内,有个厉害角色会突然到来,但有惊无险。”牛小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危险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黑心白狐!

    牛小田哼了声,“我没危险,不代表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那咋办?”

    白狐也有点慌了,之前的尚晨,就是奔着它来的,拥有一只可爱伶俐的小狐仙,是很多人的美好梦想。

    给动物看相推断吉凶,不可能!

    想了想,牛小田还是下床,拿来三枚铜钱,说道:“白飞,你来摇一卦吧!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使劲晃动着小爪子,好气又好笑,“老大,咱能靠谱点吗,我是狐狸,不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易之道,放之四海而皆准。只可惜,我是术士,不能给自己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手,只能握住一枚铜钱。”白狐叉开爪子,小得可怜,自己看了都觉得嫌弃。

    “死脑筋,可以用法力啊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还能准吗?”

    “放之四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就按老大说的来!”

    白狐呈现直立的姿态,举起小爪子,调动法力,三枚铜钱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状态,让铜钱相互碰撞。”牛小田指挥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铜钱不停碰撞,片刻后,白狐法力一收,铜钱落在床单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记在心里,让白狐继续操作,如此反复六次。

    卦象出来了,水天需,上爻恰逢日冲,暗动。

    预测也要与时俱进,学会变通,要从狐狸的角度,判断这一卦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,牛小田给出了推算结果。

    “水天需,六爻暗动,有不速之三人来,中午要来三个人,混饭一族。”

    “狐狐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你所处的位置,恰逢月克,基本断定,你会被无情地抓走,然后沦落成伺候人的丫鬟。”牛小田叹息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牛小田可以吓唬自己,但白狐不能心存侥幸,没骨气的拱着小爪子日常扮可怜:“老大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,我的内丹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内丹也没卵用,上爻发动,应该是你们兽仙中的顶级角色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*,不会是灵仙吧!”

    “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必须马上跑,千万里之外,或有一线生机。”白狐慌乱地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锁定了,你觉得能跑得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以灵仙的敏感,肯定能发现我的气息,发动无情的追踪。苍天啊,长成漂亮高雅的白狐,也不是我的错啊!”白狐很抓狂。

    高雅?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笑了,满嘴脏话的乡村狐仙,实在配不上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还是找个藏身之处。”牛小田建议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

    白狐突然高兴起来,“老大,我可以去玄通真人的洞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被烧了吗?”牛小田汗颜。

    “屏蔽气息的法阵还在,比灵仙还高级的人物,也发现不了。”白狐对此很自信,又开始幻想,“如果真人回来了,那就求他来灭了灵仙。”

    仙逝了,不可能回来!

    再次汗颜!

    徒弟还不如白狐惦记*更多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把黑子和黄黄也带走吧!”牛小田想了想,说道。

    “灵仙对这么低级的兽类,没兴趣吧?”白狐不情愿,逃命的时候,带着它们就是累赘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防!”

    黑子打下了修行的根基,黄黄自然不用说,那就是个黄鼠狼精,难说灵仙*大发,消灭它们,分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去告诉它们,连夜出发。”白狐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它们会听你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穿衣下床,来到院子里,白狐严肃地跟黑子和黄黄沟通,要逃跑避灾了,统一听从指挥,一活俱活,一亡俱亡!

    两个家伙还有些恋恋不舍,尤其是黑子,蹭着牛小田的腿管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黑子,听话,明天就回来了!”牛小田拍拍它的头。

    黑子呜咽着答应,眼中还有泪光点点,随后,牛小田坚定地打开院门。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一道白影跑在前面,黑子的身上坐着黄黄,三个小家伙,在寂静的村路上,一路向南,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夜半大逃亡,也是无奈!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春风,赶了出来,发现黑子没了,不解问:“老大,黑子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黑子和黄黄去山上抓野兔了!”牛小田撒谎道。

    “它们,能行吗?别跑丢了。而且山上有狼,也该让俺们跟着的。”

    春风不免担忧,相处久了,跟黑子也有感情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黑子认路,而且比狼还凶狠,不用担心,回去睡觉吧!”

    春风听话地回去了,而牛小田并没有休息,回到房间后,立刻将所有宝贝,全部装进双肩包里,也包括两个养仙楼。

    白狐有先见之明,这段时间,君影始终待在养仙楼里,倒是可以脱离本体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,牛小田连夜开车赶往加工厂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!

    以牛小田现在的本事,没可能跟灵仙对抗,唯有转移财产,低调行事,才能最大程度的避免损失。

    平时不见人影的牛厂长,居然大半夜的来视察工作了!

    厂长的世界,职工们不懂。

    季德发带着两个老头,一肚子问号,连忙打开大门,笑脸相迎。牛小田装着慰问几句,表示过来拿一份材料,马上就走,帮忙看着点车。

    一口气来到五楼厂长办公室,里面倒也干净,巴小玉偶尔过来打扫。

    有保险柜,里面是空的,牛小田从来没用过。

    将宝贝们全部放进保险柜,牛小田还是不放心,又把大灵喊出来,如果发现异常,立刻回去报告。

    放在这里,风险也很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能住在这里,一旦发生失窃,那就是连窝端的惨痛下场,损失将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!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将脖子上,那个装有白狐内丹的小玻璃瓶,也放了进去,外面又裹了几十层的胶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