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不好意思,小田哥要吃饭,你就在这里寂寞着吧!

    结果,凌风一句话,气得他鼻子都差点歪了!

    “小田,把你泡的补酒,给我来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真不见外!

    牛小田唯一没收起来的,只有那大瓶子的野山参酒,结果就被凌风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就给风哥倒一大杯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脸堆笑,心里却把凌风给骂了个臭死,有便宜必占的不要脸畜生,祝你哪天被雷劈死!

    先找了个酒杯,小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牛小田还是去厨房找来个大号的凉水杯,回到房间,忍着心痛,倒了半杯……

    再来半杯,满满一大杯,至少有一斤多。

    转身又回到厅,凌风已经在电视上,找到时装类节目,以放松的姿态,饶有兴致地欣赏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风哥,怠慢了,请慢慢品尝。”牛小田将杯子放下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杯,特别心疼吧?”凌风的笑容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哪里话,得遇风哥,都是我的造化。”牛小田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“快点吃,咱们得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去了餐厅,满满一桌子女人,空出的主座两边都已经坐了人,这让叶子沫不由蹙眉。

    大明星并没有受到特别优待。

    没法子,这就是牛家大院的传统,人人平等,不分高低贵贱。

    难改矫情本色,叶子沫想吃什么,就用筷子指一下,助理莫丹丹则用一双干净的筷子,小心地给她夹到餐盘里。

    哪怕那盘菜就在跟前!

    也是,没这么矫情的人,助理上哪里赚钱去。

    “小田,最近一直没接到满意的片子,还总破财。给我看看相,明年的财运如何?”叶子沫道。

    “财运不明!”牛小田快速吃着饭,头也没抬。

    叶子沫腹诽,看相可真糊弄,还想要钱,不可能!

    上次被黑了一辆大奔,这次的房车,死活都不会给。

    “不明是什么意思?”叶子沫追问。

    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春种秋收,有舍有得。”

    废话!

    叶子沫还是听不懂,但没有明确答复,更让人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不能跟财运过不去,叶子沫到底放下明星的架子,殷勤地给牛小田夹了块鸡肉,细着嗓子赔笑道:“我的牛大师,小田兄弟,你看,我都来了,明说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对青云山滑雪基地,特别照顾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将这块鸡肉,夹给了林英,可把林英激动得够呛,忙不迭地塞进口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意思是,我给做个宣传?”

    “美梦成真!”牛小田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叶子沫懂了,主动向黄平野示好,或许就能换来发展的好机会,点头道:“小田兄弟,以后还要替我多多美言。莫助理,下午我们去滑雪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大家一起举杯,祝愿大明星,星途坦荡,星光耀眼。”牛小田举杯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举杯,叶子沫难得起身,跟大家碰杯,一口气干了。

    看出牛小田跟林英关系好,叶子沫干脆将细细的白金手链摘下来,送给了林英。

    其实总价值也不高,但明星用过的,就显得格外珍贵。

    林英激动的小脸都成了红苹果,双手捧着收下,连连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吃相不雅的塞饱肚子,牛小田提前离席,背着手来到厅,还打了个响亮的饱嗝。

    大杯酒,还放在桌上,凌风似乎从来没动过。

    假象!

    里面的精华,早就被他吸得干干净净,已经成了一杯毫无营养的白水。

    牛小田端起来出去倒掉,这才回来坐下,看似悠哉地点起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很大!”凌风邪魅一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光天化日,不是下手的好机会。再说了,风哥也不屑与此吧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多大?”

    “十八点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奇才,这样的年纪,就快到武宗四层,果然是后生可畏。只怕再过几年,我见了你,都要尊称一声老大了。”凌风的夸赞,分明是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做人要懂隐忍,知进退!

    牛小田还不想莽撞地跟凌风为敌,让美好的生活,处处充满凶险。

    “风哥谬赞,我就是个乡村二流子,可怜的穷苦孤儿。走到今天,这一切,都是*赠予,嘿嘿,天上掉馅饼,砸我头上了。不比风哥,根红苗正,历经千辛万苦,才有如今的潇洒自由。”牛小田使劲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*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自称玄通真人,也就是一面之缘,半年多以前,我进山采山货,把自己弄丢了。”牛小田装着一脸惭愧,却把凌风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就当我以为自己会喂了狼,*出现了,见我骨骼清奇,灵根不凡,便强行将我推倒在地,手按在脑门上,灌输了几本术士书,还有现在的修为。直到现在,偶尔还觉得头疼的受不了。”牛小田继续编瞎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倒是没看出来,你有灵根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出眼泪,看起来挺真实的,跟着又问:“你不是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咱可是童叟无欺,随便到村里打听下,往事不堪回首,之前穷得吃不上饭,初中辍学,就靠救济金活着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凌风信了,蹙眉又问:“真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总觉得,就像是做了一场梦。”牛小田使劲摇头。

    灌体术!

    尤其给一名普通人灌体,非神灵做不到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这样强大的背景,不能不让凌风也有所忌惮,但还是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没猜错,又是奔着白狐而来!

    “上次在丰江机场,我发现了一只白狐,当时即将登机,也就没追踪它。后来听说,你这里就有一只。小田,白狐尤其难得,造化之物,我也很闷,岁月漫长,想找个伴。”凌风看似坦诚。

    上次白狐在机场探查到的灵仙,居然就是面前的凌风。

    哪个*,泄露了白狐在这里的消息?

    问不出来,也就不必多问!

    凌风一定发现了白狐在家里残留的气息,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手机,打给尚奇秀,“秀儿,马上过来一趟!”

    很快,尚奇秀就来到了厅,不解地问道:“老大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秀儿,我这里有白狐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