尚奇秀一愣,不明白老大这是啥意思,摇摇头,“我没看见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了,你回去接着吃饭吧!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尚奇秀走了,凌风翻了个白眼,“有,她也看不到!”

    “风哥说得对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大拇指称赞,“她确实没看到,却也是为了白狐而来。”

    凌风吃了一惊,随即摇头,“她看起来,就是普通体质,会一些武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给你解释,咱这里风水好,确实来过一只白狐,天天要酒喝,顺道沾我的人气。唉,惹不起,当祖宗供着,你说烦不烦。前些日子,秀的养父尚晨来了,是个超级厉害的法师,手里拿着收仙笼,想要收了白狐。结果,就把白狐给吓跑了,估摸着,这货已经到千万里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摊摊手,咧嘴一笑,“这也是我的幸运,没有白狐,生活更自由,搞点小动作,也不怕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里有白狐的气息。”凌风依然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狐狸太坏了,跑了也不忘坑我,故意留下气息。嘿嘿,结果却是,让本人轻松发了大财。”牛小田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凌风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尚晨认为,白狐就在这里,却找不到。于是嘛,就把女儿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,牛小田故意压低声音,“我收她每天一万的住宿费,嘿嘿,一年净赚三百多万。还有外面那辆迈*,即使秀要开,也得我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这么傻?”凌风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多聪明,是他们太想得到白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真够差劲的。”凌风笑了。

    “愿打愿挨,为了留下来,让她叫老大都美滋滋的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想要拘禁狐仙,尚晨的胆子也太肥了!现在,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凌风冷下脸,说漏了嘴,直接就称呼狐仙了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去哪个山沟沟里抓白狐去了,秀想走,一直联系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不能让白狐出事,更不能被恶人控制。假如白狐再来,一定告诉我,必有重谢!”凌风神情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小事儿,加个!”牛小田主动凑过去。

    扫描二维码,牛小田加上了凌风,头像空白,朋友圈空白,让人怀疑,加了个假号。

    叶子沫吃过午饭,过来商议道:“风哥,下午一起去滑雪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来了,不滑雪岂不是遗憾,小田兄弟也一起去吧!”凌风笑着张罗,让叶子沫又是一怔,两人聊了几句,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咱是个滑雪高手,谁见了都躲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怕被撞上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事故频发!”

    叶子沫时间宝贵,稍作歇息便出发了!

    安悦、林英、四美同行,最爱滑雪的尚奇秀,却被牛小田安排留在家里,不想凌风太关注她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,来到滑雪场,明星叶子沫的出现,立刻引发了轰动,人群迅速聚拢而来。

    助理莫丹丹拼力阻挡着人群,合影不行!签名不行!靠近不行!

    不行那怎么行?

    叶子沫还要讨好黄平野,给这里做宣传,于是叮嘱助理,只要负责好她的人身安全,都行!

    凌风穿着雪具,上山如履平地,很快就到了上面。

    消失在树林中,至少十五分钟之久!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找地方去解大手,结果忘了带纸。

    只有牛小田清楚,凌风是去追踪白狐了。

    一颗心悬着,但愿白飞它们不会有事!

    “小田,凌风简直帅得不像话,秒杀一片男明星。”安悦终于有了个机会,跟牛小田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他的,给你们当个月老?”

    “切,这种男人靠不住的。”安悦哼道。

    “咋讲?”

    “身边都是女明星,肯定不干净,谁嫁给他都要累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错特错,他特别干净,身在凡尘却纤尘不染。嘿嘿,让你更失望的,他根本不近女色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刻意表扬凌风,当然是担心,对话被他听到。

    灵仙的感知力范围,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叶子沫哪里会滑雪,只是做做样子,还是牛小田吩咐四美,将她扶到了半山腰,又一路护送着滑下来。

    凌风终于出现了,保持着匀速节奏,从上方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均速,可不是谁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像是一场闹剧,叶子沫滑雪就这样草草结束了,一路抛着飞吻,上了房车。

    凌风也紧随而入,透过车窗,挥手跟牛小田道别!

    看到了他脸上的失望,牛小田的心里却乐开了花,滚吧,滚得越远越好,永远都不要再来!

    四美留下继续滑雪,牛小田三人坐着中巴车,一路返回家里。

    林英的兴奋还没褪去,抚摸着手腕上的白金链子,颤声道:“小田,没想到你还认识大明星,今天可真是赚大了!”

    “没啥,她就是来混饭的,还没给钱。哦,对了,看相也没给钱。”牛小田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她跟我合影签名,还送了礼物,不就等于给了吗?”林英故意如此说。

    开车的安悦冷冷一笑:“英子,你太不了解小田了,他想要的可不是一条细链子。那辆红奔驰,就是叶子沫送给小田的,当时我在场。”

    林英彻底被震惊了,不解道:“她,为啥送你车?”

    “收下,都是给她面子。”牛小田相当傲气。

    林英无言以对,低下了头,终于意识到,她跟牛小田之间的差距,不只是兴旺村和丰江市那么远。

    中间,还隔着天涯。

    童年,少年,那些天真无邪的时光,无声地悄然远去!

    剩下的,却是把握不住的青春!

    晚上六点。

    林英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报告了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叶子沫更新了微博,标题,怀念兴旺村!

    看一路风景,做一场美梦,滑一场雪,人生如此的富足!

    还配了个九宫格的美颜图片,精挑细选,其中一张,就是她跟林英的合影,照片上的林英,笑容比阳光还灿烂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出名了!你看留言,不少人打听,合影的是谁呢!”林英开心极了,因为更多人夸她漂亮。

    “好好学习,唯有自强自立,才能被人尊重。”牛小田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嗯?林英一愣,“小田,你不替我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高兴啊,等哪一天,让别人也以跟英子合影为荣!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林英勉强一笑,见牛小田没兴趣聊天,识趣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关心的,却是叶子沫发布的另一张照片,背景是丰江市,有个挺直的男人背影入框,正是凌风。

    凌风,回到了丰江市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