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的一颗心,终于稳稳地放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顾不得吃晚饭,牛小田骑上赛摩托,立刻赶往加工厂。

    跑进办公室,打开保险柜,更是开心,宝贝们一样都不少。

    拆开胶带,将白狐的内丹,重新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宝贝般拍了拍,心里一阵偷乐,凌风那货根本没想到,真正控制白狐的,恰恰是小田哥。

    想到凌风白喝了一大杯补酒,啥回报都没有,牛小田又觉得胸口憋闷,真是个厚颜*的灵仙。

    不可能成为朋友!

    总有一天,要打得凌风跪地喊老大,连本带息的还回来!

    勤劳的搬运工,又把积攒的宝贝,重新倒弄回家里。

    一切如旧,牛小田这才去吃饭,又去了安悦屋内,跟她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叶子沫既然主动宣传兴旺村,青云山滑雪基地也该有所回应。

    在网页拉个大条幅,欢迎叶子沫来到滑雪场,体验美梦村风情!

    安悦非常开心,难得牛小田也能关心雪场经营,脑袋瓜也很精明,懂得抓时机。

    连忙跟集团方面通电话,获得认可,宣传广告很快就上线了!

    明星的广告效应不可忽视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兴旺村的农家乐,又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热闹场面。

    乐观估计,持续一个月热度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!

    牛小田将三个鬼丫鬟安排出去,到南侧的山脚下,准备迎接白狐归来。

    以这家伙的胆小程度,肯定要先一探虚实。

    没猜错,白狐很小心地离开山区,遇到了大灵,确定家里很安全,这才回去接黑子和黄黄。

    三个鬼丫鬟先一步返回,进入养仙楼!

    牛小田等啊等,心绪不宁,头一次,如此想念一只滑头的狐狸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十二点,白狐才出现了屋内,现出原形,抖着白色的皮毛,嚷嚷道:“老大,累死狐狐了!”

    “先喝杯酒补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旁边的桌子,上面放着一茶杯酒。

    “谢老大!”

    白狐连忙过去嗅了下,就把里面的精华,吸收得干干净净,顿时显得格外精神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是狐狐挑理啊。很奇怪,怎么感觉酒里的能量不足,跟平时不一样?”白狐疑惑问。

    “下午刚灌满的,灵仙恬不知耻地要了一大杯,得一斤多,真他娘的过分。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灵仙真来了?”白狐惊得毛发竖了起来,眼睛看向门口方向,身体半扭,做好了瞬间逃走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稳住,他来了,又走了,现在已经回到丰江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天受惊吓啊。”白狐叹口气,又问:“老大,快跟我说说,他来干啥?”

    “就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哼了一声,将今天发生的事情,并不隐瞒地告诉了白狐。

    小田哥斗智斗勇,身心疲惫,总算把惹不起的灵仙给糊弄走了,保住家园安宁,劳心劳力搭人搭钱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服你,撒谎的水平登峰造极,足以傲视天下。”白狐紧赶着溜须,小爪子又在牛小田肩头*。

    “唉,情非得已,可惜,没看出他是哪种兽类。”

    “有照片吗?我帮你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意跟凌风合影,就是这个目的,于是翻出巴小玉发来的照片,重点放大,展示给白狐看。

    白狐凑近了,仔细打量好半天,啧啧赞道:“这货,真找了一幅好皮囊。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啥变的?”

    “耳朵有点尖,眼神带媚,多半跟我是同类。应该是……红狐狸!千年以上的修为。”白狐大致确定。

    “难怪他来找你,还说挺闷的,臭不要脸的,想找媳妇了!”牛小田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咱有信誉,说好将来要嫁给你,就不会随便改嫁。”

    白狐笑声传来,还用毛绒绒的脸,在牛小田的脸上蹭了几下,格外亲昵。这一出,要是让安悦看到了,醋缸都要推倒。

    “白飞,讲真的,你嫁给他真不错。机场一见钟情,门当户对,传出去也是段佳话啊!”牛小田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白狐人性化地使劲摇头,又说:“他应该是修行遇到瓶颈,想要利用我。就像是人类修行,有时候需要平衡阴阳的。”

    “拿你当炉鼎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是这个悲惨的结局,或许还要帮着顶雷劫。”白狐蔫了。

    灵仙要想再进一步,必须要经历最凶险的五行雷劫,也称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五种属性的天雷,骤然落下,威力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顶不住,千年修为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顶住了,从此成为人仙,彻底摆脱兽类,正所谓,英雄不问出处。

    到了灵仙修为,内丹极为坚固,能顶住一道天雷。

    像白飞这样,如果修出两个内丹,活命的机会就达到百分之四十。

    扯远了!

    这些都遥不可及,还是关注当下。

    “白飞,一想到你们可怜兮兮的逃亡,老大的心里就难受。”牛小田煽情。

    白狐颇有些感动,摆着小爪子,“我倒是没啥,很快就找到了真人的洞府,黑子和黄倒是拖油瓶,早上九点,才到达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滑雪的时候,凌风去找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有点感觉,洞府的法阵轻微颤抖,他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黑子它们啥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白狐的瞬移速度很快,黄黄可以坐在黑子身上,最辛苦的,无疑是黑子。

    “早上差不多,别提了,刚才回来的时候,遇到了狼群,黑子跟它们打了一架,打得超凶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不帮忙?”牛小田埋怨。

    “不能帮,正好让黑子锻炼下野性。黑子没辜负我们的培养,单挑群狼,还战败了狼王,让群狼俯首,都乖乖的像是看家狗。”白狐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黑子成为了新狼王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嗷呜两声就辞职了,回来继续追随老大,忠义无双!”白狐大赞。

    黑子,最忠心的伙伴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牛小田眼圈红了,心里也在盼望,早一些进入真武五层,到那时,就可以研习《灵文道法》中的兽语,跟黑子愉快地聊天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点邪门,居然来了一只断头鬼,在大门后一闪就走了。”白狐提醒道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