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指飞剑!

    牛小田默念咒语,抬手便朝着污鬼弹了过去!

    污鬼僵在当场,身上依然在流脓,幻化的绿苍蝇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还是很恶心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抛过去一张灭灵符,瞬间燃烧殆尽,一团白气,将污鬼包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惊恐万分的污鬼,立刻释放浓郁的青色鬼气,拼力抵抗,还做出冲撞的动作。

    没个卵用,等着消亡吧!

    此刻,已经有阴气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管污鬼,快速来到大门前,正想贴上驱鬼符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鬼头急速冲了过来,呈现张口撕咬状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护体灵符瞬间启动,绽放一团光芒,鬼头来不及折返,顷刻间消散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跟进来的,还有一个没脑袋的鬼,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正是昨晚的断头鬼,它*出一项技能,能够甩出鬼头进行攻击。只可惜,被护体灵符轻松击散。

    断头鬼,成了真正的无头鬼!

    白狐立刻冲上前,往返两次,倒霉的百年断头鬼,寸功未立,就这样彻底消亡了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重新贴上驱鬼符,转身过来,污鬼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到底没扛过灭灵符,被灭杀!

    切,不堪一击!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不屑,背着手回屋去了!

    片刻之后,围在牛家大院周围的鬼魂,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幺山火策划的阴谋破产,还损失了两名得力助手,再也不敢小瞧牛小田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牛小田,看着小说等了好半天,幺山火一直没出现,也没闯入君影可探查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个怂包!

    牛小田翻身睡去,次日醒来,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远处偶尔传来的鞭炮声,提醒人们,农历春节就要到了,春天的脚步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兴旺村的滑雪项目,并没有因此流减少,反而有增多的趋势。

    随着经济的发展,携家带口,在外旅游过大年,早已成为有钱人的新风尚。

    只要能赚钱,百姓们可以不吃年夜团圆饭。

    比如张棋圣,坚持没跟儿子回县城过年,反手豪气地给孙子,包了个两千元的大红包。儿子儿媳也高兴,视频中多喊了好几个爸!

    牛小田也大手笔拿出一万块钱,安排四美去青云镇买鞭炮。

    过年就要热热闹闹,才有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春联上写得多好,爆竹声中辞旧岁,张灯结彩迎新年!

    中午,四美带回了半车鞭炮,大家一起动手,搬到了储物间里。

    安全起见,牛小田还写了一张纸,贴在门上。

    不许携带明火进入,否则罚款两万。

    安悦对此大赞,就该有安全意识,同时也提醒了她,抓紧打印一批春节安防常识,发放到每一位村民手中。

    农村允许放鞭炮,也是火灾的高发地。

    “悦悦,过几天放假,该回家了吧?”午饭时,牛小田问起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提前回去看一下,今年在这里过春节。”

    安悦淡定的样子,总让大家觉得她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看破得说破,春风坏笑:“嘿嘿,悦悦,你是舍不得俺们老大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!瞎说什么!”

    安悦脸一红,解释道:“假期会迎来旅游高峰,我不能离开。还有,上午我跟旅游集团那边沟通过,今年除夕夜,在兴旺村搞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,算是给不回家游的福利,共度新年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创意很棒,本老大喜欢。”牛小田开心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去燃放鞭炮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四美齐齐举手,很是兴奋,牛小田的手举得最高,以前没钱买烟花,要么捡哑炮,要么拢着袖子看热闹,这次终于可以过把瘾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回城的,还是我和秀儿去放花吧!”巴小玉建议,尚奇秀立刻附和,就该这样!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要失望了!”春风得意道:“俺问过生哥,他说俺们可以在这里过年,都听老大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生哥能代表黄先生吗?”夏花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好久没给我们直接下命令了。”秋雪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冬月傻愣愣附和。

    “咸吃萝卜淡操心!你们啥时候见生哥自作主张了?”春风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那倒是,若论忠诚,生哥第一!他是不敢乱传话的,三美都放松下来,争着也要去放鞭炮。

    “那就都去,轮流来!”牛小田拍板了。

    “记得有一年,我家的鞭炮,都让小田给偷出去放了。”

    林英噗嗤笑了,又想起那些时光。父母对牛小田的所作所为,佯装不知,其实在心里,早就当成了一家人。

    没人接林英的话茬,大家都在讨论燃放烟花的地点,最终选在村南的旷野里。

    下午,四美到底没忍住,找出一箱二踢脚。就在大院里嘭嗙放了一阵子,开心的笑声,随风飘出了院墙外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躺在床上,研究那部《血符经》,发现了一种增加符箓威力的方法。

    传来敲门声,林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没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坐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往里挪了挪,林英便坐在了床边,犹豫地开口道:“小田,我想在这里过年,我妈也同意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小时候,我都是去你家过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小时候啊!”林英撇撇嘴,又说道:“张勇芬跟我说,你已经原谅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弄死她!”

    牛小田轻轻叹口气,“想开了,这就是命运吧,如果我还在上学,只怕现在,正在酒店里端盘子攒学费呢!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错,当初张勇芬告你的时候,我就该说,你那晚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英是真后悔了,可如果时间倒流,也不确定,是否有这份勇气,当初的校规,搞对象也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说这些,英子,有男孩子追你吧?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林英也不隐瞒,“他家挺有钱的,人长得也挺帅,可是,我不喜欢他,总会想起童年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暗示很明显!

    牛小田自然能听出来,侧身抓过打火机,点起一支烟,长长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英子,勇敢地向前走吧!童年的你,不是现在的你,更不是未来的你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!”林英摇头,眼中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这里,一直都在。”牛小田指了指胸口,“可是,我们的方向不同,得多长的绳子才能拴住?做个朋友,彼此祝福,也挺好,嘿嘿。”

    林英滑落两行泪,欲言又止,起身默默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白狐现身而出,大笑声传来,“老大,你可太逗了,又是岔路口,又是绳子的,感人啊感人,牙都要酸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,别瞎掺和!”牛小田唬着脸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得不提醒你,幺鸡老道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