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雨晴羞赧一笑,微微躬身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!”

    有礼貌的好姑娘!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道,“不气!相见是缘嘛,不要挂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牛小田致富的第一桶金,就是因为面前的范雨晴,青云镇医院病房的那次邂逅。

    “像是做了一场大梦,里面是个大型迷宫,我跑啊跑,找不到出口。嘻嘻,忽然眼前就出现了光明。”范雨晴开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话真有文化!”牛小田听得热闹。

    但范志辉眼中又现出泪花,女儿承受了太多苦难,那是一段多么难熬的日子,感觉没有出路的,何止是女儿。

    请父女进屋喝茶,看到满院子的车,范志辉也是一怔,由衷佩服牛小田的本事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穿着廉价衣服的毛头小伙子,还被他一度当成小骗子,俨然成为了新一代的乡村富豪。

    而且如此年轻,前途必然不可*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跑出来,打过招呼后,便将年货从车上一扫而空,眨眼便整整齐齐码放在储物间里。

    范雨晴更是惊讶,眼中全是不可思议,牛大师的家里,居然有这么多的美女,繁花锦簇,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来到宽敞的厅落座,范志辉殷勤地递来一支好烟。

    牛小田自然没忘用金打火机点上,跷起二郎腿,还是那幅很懒散不羁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不像是个大师,但本事却从不打折。

    通过闲聊得知,在兴旺村滑雪旅游的带动下,青云商场的营业额,上浮了百分之三十,范志辉为此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此行送年货是真,另外,范志辉也想询问下牛大师,在青云镇投资建一个大型酒店,能不能发财?

    “范大哥,滑雪基地那边,开春是要建酒店的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不会产生很大竞争,旅游酒店的价格,向来比较高。而我们可以面向中低端户,达到三星级标准即可。”范志辉道。

    “地点选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跟镇领导谈了下,可以在靠近兴旺村这边,选择一块地,价格也不高。”

    有备而来啊!

    牛小田点点头:“这样吧,范大哥摇一卦,再根据卦象分析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兄弟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取来三枚铜钱,让范志辉去洗净了手,摇卦要虔诚,必须站着才行。

    范志辉立刻照做,撅着*,闭着眼睛,哗啦啦认真摇卦。

    一旁的范雨晴觉得有趣,忍不住扑哧笑了,范志辉连忙用眼神制止,求告神灵,可不能太过随意。

    经过六次摇卦,牛小田在脑海中排出卦象。

    略微思索片刻,开口道:“范大哥,这一卦是火风鼎,木上有火,风助火势,兴盛可期。而且,三足鼎立,两处财源,大吉。”

    “是需要三人合伙吗?”范志辉根据字面理解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意思,至少三名股东,要关系好的那种,彼此照应,才能让财运长久。”

    服了!

    范志辉高高竖起大拇指,“太准了,我就打算三人合伙,安发房地产的乔董已经答应,还差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钱总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的是钱同聚,也是范志辉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不,同聚不参与的。兄弟,其实我想让你入股,不用拿钱,给干股。”范志辉认真道。

    这不是扯嘛!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想经商,费脑子不说,也操不起那份心。

    “范大哥,感谢抬爱,不花钱入股,太不讲究了。再说,咱清楚自己几斤几两,不是经商的那块料。”牛小田推辞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的本事,千金难换,你要是不答应,这买卖就黄了,反正我心里没底。”范志辉摊摊手,非牛小田入股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很为难啊!”牛小田扶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是兄弟过意不去,这次算卦和以后看风水的钱,就不给你了,算作另一种形式的入股,你看怎么样?”范志辉很坚持。

    诚意满满,盛情难却!

    牛小田抓乱了发型,看着范志辉火热的目光,勉强道:“那就象征性给我百分之一的股份吧!一丢丢,是个意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太少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吧,实话说,作为加工厂厂长,我都很少去办公室的,甩手掌柜一枚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意思是,别指望他参与酒店的管理,顶多在大事上,相互通个气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范志辉答应下来,心中打算给牛小田的股份,却不是百分之一那么少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,范志辉从包里,取出一张打印好的合作意向书,递给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上面大致的意思是,三人打算合伙开办酒店,精诚合作,利益共享一类的套话,其中两处,已经有范志辉和乔正发的签名。

    好像没啥问题,牛小田抓过范志辉递来的碳素笔,尽量潇洒地签上大名。

    还要提供两张身份证复印件!

    牛小田大手一挥,叫来秘书巴小玉,大模大样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巴小玉好像接到了神秘任务一般,神情严肃,随后一溜小跑去办,一溜小跑回来交差。

    最后,复印件连同合作意向书一起,交给了范志辉。

    这时,范雨晴试探地问道:“牛同学,能给我看看相吗?”

    同学?

    熟悉又陌生的称呼,

    范雨晴这么叫,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喊,父亲跟牛小田兄弟相称,如果喊叔叔,可两人年纪又相仿,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可以,但你得征询父亲的同意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就麻烦你给雨晴看看吧。主要,看看事业吧,看将来从事什么职业更好。”范志辉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手相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让范雨晴坐过来,将左右手一起都伸出来。

    看手相,重点看右手,无论男女都一样。

    左手代表先天,与生俱来的一些特质,显示遗传的力量。

    右手则代表后天发展,个人努力导致的命运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管是咬着金豆子,还是含着金钥匙出生,如果后天不努力,再好的先天运气,也终究会消耗殆尽,沦落成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。

    范雨晴的左右手,光滑细腻白皙,毫无瑕疵,且手指纤长,指丘饱满,堪称手中极品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