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手纹很细,牛小田不得不取出量人镜,更进一步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对这种有点滑稽的看相方法,不予置评!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牛大师给出了看相结果。

    来自于父母遗传,范雨晴聪明善良,学习优异等等,一言以蔽之。

    劫难已过,今后必然是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范志辉彻底松了口气,是真怕掌上明珠再出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雨晴右手的地纹,长而弯曲,性格偏柔弱些。”牛小田点拨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性格好,很少跟别人起争执。不瞒兄弟,有时候也会担心,将来嫁人,会被臭小子欺负。”范志辉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还不到十八岁,想这些太早了吧!”范雨晴娇嗔着*。

    “小事儿,选女婿时,本大师可以帮着把关。但凡有点暴力倾向坏小子,统统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拍着胸脯,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范志辉一阵大笑,范雨晴的脸却更红了,小声嘟囔:“太懦弱的也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讲解手相!

    “还是这条地纹,出现了长长的分叉,表示雨晴在艺术方面,有着过人的天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雨晴喜欢画画,反正我看着挺像的。书法也不错,对了,还会弹钢琴!”范志辉掰着手指头历数女儿的特长。

    “爸,我更喜欢弹吉他,也想要当一名网红。”范雨晴鼓起勇气,说出了心声。

    “网红有什么好的,跟要饭的也差不多!”

    范志辉拉下脸表示不赞同,这个职业,让他想起旧社会的戏子,涂脂抹粉的在公众面前卖笑讨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职业歧视,思想太老土了。”范雨晴不满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喜欢经商,别指望将来我会接你那一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些网红,涂脂抹粉装疯卖傻的,说难听点儿,那就是供人乐呵的!”

    “经商不是服务行业吗,怎么就比网红高档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观念不同,让父女二人吵了起来,谁也不肯让一步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呵呵地看热闹,已经预料到最后的结局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范志辉还是妥协了,女儿大病一场,刚好了没多久,不忍让孩子生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。”范志辉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还是不支持我!”范雨晴嘴巴嘟嘟。

    眉心拧着个大疙瘩,范志辉瓮声问道:“兄弟,你觉得雨晴能从事这一行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信你,尽管直言。”范志辉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有道是,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

    尽管父母对孩子,有着无数的规划和期盼,但最终,还是要将命运的主动权交出去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雨晴手指纤长,非常适合弹琴,心思细腻,多愁善感,也有艺术气质。手相上,也有清晰的名气线,将来在这方面,一定会出大名的。”

    耶!

    范雨晴忍不住举起小拳头,发出了欢呼!

    “手指长,弹钢琴也好啊!”范志辉不甘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同意,回去给你换把好吉他。”范志辉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!”范雨晴再次欢呼,保证道:“爸,你放心,我一定先考上心仪大学,再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这话做父亲的喜欢听,

    范志辉一张阴天脸雨过天晴,宠溺道:“等爸爸抽时间,给你找个声乐方面的好老师。没有内涵,做什么都不会长久的,网红也是。”

    范雨晴达成心愿,笑容格外灿烂,看着牛小田,犹豫道:“牛同学,在视频上看到,野妹来过兴旺村,还去过加工厂和滑雪基地,你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范雨晴也是野妹的粉丝,再看不吭声的范志辉,脸上带着笑,应该也是老粉丝一枚。

    “我们太熟了,她一直住在这里搞创作,同桌吃饭,一起出去遛弯。唉,整天都能听到吉他声,耳朵都起了一层厚厚的茧子。”

    埋怨就是显摆!

    “我可以跟她学习吗?”范雨晴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“给拜师费!”范志辉补充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,你可以加她的,就说我推荐的,必须答应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耶!

    范雨晴兴奋地跳了起来,原形毕露,孩子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网上联系了野妹,大致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野妹表示,老大安排的事情,没得说,一定尽心尽力办好。

    另外,很想念大家和昔日时光等等,滴滴滴,两人聊了几百字的。

    先跟范雨晴加了,牛小田又给她发去了野妹的名片,范雨晴申请加好友,立刻就通过了,开心的泪光盈盈,一再感谢。

    人脉就是财富,安悦的话得到验证。

    感恩于牛小田的无私帮助,范志辉离开时,非要留下两万块钱,推辞不下,牛小田也只能心安理得地收了。

    小田哥的人生大事,成为某酒店的股东!

    中午吃饭时,牛小田洋洋自得的提及此事,安悦却微微蹙眉,问道:“酒店具*置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就在附近吧。”牛小田挠头。

    “多大规模,多少床位,是否提供餐饮服务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牛小田发懵。

    “投资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牛小田很茫然,为什么入个干股,要有这么多问题?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敢入股?”安悦瞪大了眼睛,这小子*病一直都没改,做事太莽撞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反正不拿钱,总不至于亏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浑不在意,很相信范志辉的人品,不会利用这件事儿算计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多少股份?”安悦又问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一。”牛小田还有点不好意思,股份太少了。

    安悦反而放心了,这么点股份,即便亏了,也赔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情况不对时,还可以及时撤退止损。

    “悦姐,你管得可真多。”林英嘟囔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小田的社会经历太少了,商场上步步陷阱,吃了亏都没处说理去。”安悦振振有词,还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人管他,小田还不是一样越混越好。”林英犟嘴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靠运气怎么行?不刻苦学习,你能考上大学?”安悦说话也不气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偷笑。

    当然是笑林英,这么久了还没搞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老大跟悦悦那是啥关系?滚过火炕,躲过被窝,种过草莓,摘过禁果,怕早就是负距离接触多次,山盟海誓到海枯石烂,只是没有公开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饭,别吵架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起身离开餐厅,阿生在手机上发来消息,有事电话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