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阿生提出手机通话,无非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涉及内容较多,打字太麻烦,还容易表述不清楚。

    或者谈话内容较为机密,不想被截屏留念,成为把柄。

    当然,牛小田也不会无聊到开启手机录音。

    拨打过去,约半分钟后,阿生接了。

    阿生首先气地祝兄弟新年快乐,牛小田回祝,同时麻烦带口信,问候黄先生。

    “兄弟,可靠消息,蛮龙夜虎去了南方,拜访了一名法师。然后,三人一同没了踪影。”阿生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可能重新潜回兴旺村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性很大,不瞒你,派出去的兄弟,没追踪到他们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法师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苍源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生颇有些无语,这位兄弟的见识太浅了,实难恭维,于是耐着性子进行详细介绍。

    有一首流传很广的七言诗:

    南苍北龙观天下,平地惊雷有万家,弹指之间吉凶去,闲坐亭台赏落花。

    说的是当今知名的三个风水世家。

    南派苍源,北派龙潜,中间是万花。

    从名字上不难判断,是两个老头和一个老太。

    他们的本事来自于祖辈传承,是家族行为,据说在风水、看相、治病、驱邪等方面,百试不爽,极富盛名。

    只为部分有钱人服务,是三大世家的共同特征。

    平头百姓别指望,连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当然,每一家的背后,都有很强大的势力做依托,因此才能长盛不衰,日进斗金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作为宗师的三人,轻易不出手,接了活,派出的都是徒弟。

    阿生也没隐瞒,黄平野就曾经想跟北派龙潜建立关系,却吃了个闭门羹。

    还有个说法:邪苍正龙谜万花。

    苍源很邪性,龙潜较正直,万花是个谜,多年不露面。

    重点谈苍源。

    此人的大本营在苍山村,小村遍地千万富翁,盛传是苍源改了那里的风水,成为了一个大型聚宝盆。

    女孩子想要嫁进去,格外艰难,不亚于一次选美比赛。

    自身条件必须一流,不用多说,还要腹有诗书气自华,没文化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据说,苍源不但精通风水,还会很多法术。

    诸如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画一只鸟就能飞翔,画一堵墙就能令人止步,喝酒时有仙娥献舞,睡觉时有神女同眠,上厕所还有仙童……

    开始,牛小田还听得津津有味,听到这里,就觉得变味了。

    “生哥,打住,打住,这分明就是个大忽悠,吹牛也吹得太离谱了吧!”牛小田打断。

    阿生不由也笑了,“呵呵,都是传言,越传越真。但有一点,他喜欢养毒虫不假,必定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生哥提醒,我一定提高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真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阿生这句话发自内心,牛小田总是身在最危险第一线,出生入死,可他才十八岁。

    “没啥,四美一直冲锋在前,帮了我不少忙。”牛小田帮着四美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要谈的第二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四美要回去了?”牛小田想当然。

    “不,黄先生决定,将四美留给你,从此不再过问她们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开,开玩笑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可置信,黄平野居然不要四美了,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“没开玩笑,兄弟,你懂的,黄先生需要绝对忠诚的手下。四美的表现差强人意,也不能全怪她们,毕竟没什么文化。”阿生直言道。

    四美做了什么?

    牛小田暂时没想通,皱眉道:“生哥,这也不好办啊!总觉得,像是我坑了四美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她们在你那里,不是挺开心的吗?”阿生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唉,实话说吧,咱的腰太细,养不起保镖,光四美的工资,每年就有百万吧!只能让她们另找出路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阿生一阵大笑,好半天才止住,“兄弟,不用担心,工资这边照发,只是人事管理权,彻底交给你。但你要坚持把她们辞退,也可以,只能让她们去端别的饭碗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扒拉着手指头,算不清账!

    黄平野依旧发工资,四美却脱离那边,归了自己,出钱的撒手不管,不拿钱的却是大权在握。

    好像是一桩美事儿!

    “你懂的,黄先生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,他不跟四美计较,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。”阿生暗示道。

    好像四美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!

    “我有多吃多占的重大嫌疑。”牛小田发愁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帮这边做了很多,功劳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。”阿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黄先生不要因此对我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几天,黄先生的精神格外好,脾气似乎都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应该是药方生效了,雄风再起,夜夜笙歌,黄平野重新找回了大男人的自信,心情当然晴朗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辆中巴车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也送给你,等抽个时间,车主改成你的名字吧!”阿生满不在乎,一辆车而已,真不算事儿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黄先生和生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四美的事情不重要,没有她们,黄先生还能给你派来四俊四艳。苍源和那对龙虎,才是值得关注的,无论是黄先生,还是我,都希望你平安。”阿生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收拾他们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,夺路逃亡。”牛小田自信道。

    阿生又是一阵大笑,这才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饭桌上,大家都吃饱了各自散去,只剩下安悦还在小口吃着菜。

    “小田,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安悦打听,更像是故意等牛小田回来。

    “跟阿生通了个电话,黄平野决定,不要四美了。”牛小田继续吃饭,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四美是不是惹下了官司?”

    安悦很吃惊,立刻想到不好的一面,以黄平野的人品,是能把四美当成弃子给随手扔了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,他只是把四美和那辆中巴车,都留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不行!”安悦放下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