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安悦的理由是,牛小田是赚了点钱,但小身板依旧很单薄,养不起四个职业保镖。尚奇秀的所谓房租,很不稳定,难道哪天不交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人前风光,背后犯难,何苦如此!

    黄平野这么做,分明是居心叵测,甩了个包袱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悦悦,不是你想的那样,四美的工资还是那边发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他有病吗?”安悦觉得很费解。

    “没病,身体比原来还好,就是任性,不想要四美而已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没说透,黄平野放弃四美,阿生话里意思,与忠诚有关。

    将前因后果捋了一遍,牛小田认为源于两件事,让他黄平野觉得四美靠不住,索性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一是上次坐飞机去源州,四美没提前报告,黄平野后知后觉,不得不临时找关系。

    二是尚奇秀,打伤他的重要保镖,却安稳住在这里多日,四美也没说。

    在黄平野看来,四美具有叛变的潜质,索性就送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牛老大向来重情重义,当然不会放弃四美,才不管黄平野是啥心情,反正是他非要给的,又不能不收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安悦也不管了,总不能鼓捣牛小田撵走四美,或者跟黄平野翻脸,事态会失控的。

    “悦悦,哪天回家啊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明天,你跟我一起吧,在那边住一晚。”安悦期待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为你做那么多,就让你陪着……”安悦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误会了不是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小声道:“可靠消息,有人想来村里捣乱,我得坚守阵地,不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日子,真让人纠结。”

    “储物间里有礼品,别气,多给叔叔阿姨带一些,替我向他们问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擦擦油嘴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厅里找到了林英,也让她自己去挑一些礼品,送回家里去。

    林英很开心,道谢后就去了储物间。

    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只鹅,身后背根大火腿,喜气洋洋,有了种回娘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多久,四美就寒着脸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牛小田叼着烟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老大,出大事了!”春风开口,烦躁地抓头。

    “别怕哈,再大的事儿,还有本老大替你们扛着。”牛小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春风讲,黄总和生哥已经把她们四人的给删了,壮着胆子打电话,结果没动静,显然是拉入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四美立刻都不淡定了,担心失去工作,更担心遭到惩罚。

    “俺们也没做错什么啊?”冬月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是做错,可能咱们离开太久,黄总又找了到新人。”夏花分析。

    春风摆摆手,小脸发白,“老大,要不俺们马上开车回去吧,总得问个清楚。要打要罚,俺们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回去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板着脸道:“黄先生觉得我劳苦功高,又认为你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把你们连人带车,都留给我了,从此不再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四美都露出诧异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假不了,当然,本老大向来开明,如果你们想走,绝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当然不走,誓死追随老大。”春风举起拳头发誓。

    “对,誓死追随老大。”三美齐齐附和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俺们知道老大没钱,不要工资,以前攒的钱,还可以交伙食费。”春风道。

    “跟老大在一起,每天都高兴,老舒坦了。”夏花开心笑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没那么多规矩!”冬月道。

    “能一起吃饭,热热闹闹!还能做美梦。”秋雪补充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一起走,不离不弃!”牛小田也很感动,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不离不弃!”

    四美冲过来,前后左右将牛小田抱在中间,恰好安悦经过门前,看到这一幕,一阵扶额长叹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围困中挣脱出来,整理下发型,大手一挥,宣布了好坏两条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,工资那边照发!

    耶!

    四美欢呼。

    坏消息,蛮龙夜虎找了个帮凶,又来找揍!

    耶!!

    欢呼震天,四美开始摩拳擦掌,保护老大,义不容辞!

    抽龙筋,剥虎皮,爱谁谁,来就跟他干到底!

    黄平野要是看到这一幕,心里肯定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论财富,小田哥比不了,但说个人魅力,嘿嘿,小胜一筹!

    四美一扫心头阴霾,又出去练武,积极备战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,喊出了狐参谋,共商御敌大计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知道苍源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龙潜呢?”

    “略有耳闻,是个大术士,好像住在聚龙山附近,兽仙都不去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苍北龙,苍源跟龙潜齐名,这次可能跟蛮龙夜虎一起来了。”牛小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呗,老大战无不胜攻无不克,谁来都得栽跟头。”白狐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别光顾着溜须,要重视敌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,这才将苍源的情况,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吹牛逼的部分进行了夸大补充。比如,此人钟爱皮草,尤其是狐狸毛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哪张老脸配穿狐狸皮!”白狐果然怒了。

    “残忍!”牛小田附和。

    “老大,如果我没猜错,他会选择跟你斗法。”

    “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本老大必败无疑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扯它妈蛋。”白狐爆了句粗口,不屑道:“他要是有那本事,早就不在人间混了,人间也容不下他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狐,开始热烈讨论,对方会使用啥法术。

    高级法术,必然配合高级修为,专心世俗名利的苍源,多半玩不转。

    初中级法术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尤其要注意,对方会*地破坏风水,更要防备对方阴险下毒。

    好在冬季还没过去,南方的毒虫来了,活跃度会很低,不会构成很大威胁。

    作为花妖的君影,对虫类格外敏感,一定能及早发现。

    没啥可怕的,干就完了!

    唯一让牛小田心情不爽的,就是大过年的,普天同庆,却难得消停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安悦收拾了一堆东西,独自开车回了丰江市。

    还在睡懒觉的牛小田,又被白狐给叫醒了,一名穿裘皮,戴裘帽的老者,就站在大门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