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重视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吩咐君影,多关注苍源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苍源绝不是为了看景,应该已经开始做法布阵,进行的非常隐秘。

    追踪苍源,让君影耗费了不少灵力,只能不断补充。

    但这种探查的结果,也只是大概,很难具体到对方的眨眼、搓手、跺脚,或者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苍源很谨慎,并没有靠近牛家大院附近百米处,白狐感知不到他。

    君影不断报告,苍源每到一处路口,便会停留半分钟左右,像是在欣赏景色。

    那是看风水!

    牛小田基本可以断定,跟苍源的第一战,就是风水法阵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记录了几百个风水法阵,甚至可以相互嵌套,可谓变幻万千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这方面,恰恰是苍源所擅长的,靠着看风水,积累了巨额财富。

    苍源在外逛游了两个小时,这才重新回到张棋圣的家里,继续下棋说笑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没去过农家乐,苍源表现的随遇而安,就跟张棋圣一起,吃点简单的饭菜。

    晚饭前,安悦回来了,换了一套新衣服。

    非常难得,居然还给林英带来了一套新衣,作为新年礼物。

    林英很惊喜,在安悦的帮助下,忙不迭地换上,站在穿衣镜前照来照去,一声悦姐的称呼,倒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,比我妈买的好一百倍!”林英满意笑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发型不对,头发扎起来。”安悦开始动手,林英面带微笑乖巧站立,大概心里在想,如果有个这样的姐姐,也不错!

    女将们都有礼物,诸如丝巾、胸针一类,礼轻情意重,大家也都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安悦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咔嚓,随手把门给锁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给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安悦扔过来大小两个盒子,牛小田劈手接住,一看上面的图案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一套真丝睡衣,一盒男士*。

    “多谢悦悦,让你破费了,心疼得够呛吧!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小钱钱而已!”安悦一脸傲气。

    “发财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诧异过后,大胆说出了推测,“肯定是爸妈给你包了个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切,那还不是我家的钱!”

    安悦撇撇嘴,得意笑道:“集团给我发了八万年终奖!这下,心理平衡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一定更多!”牛小田也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跟其他员工一样,多发一个月工资。管理层多增加百分之五十,季常军最辛苦,发两个月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啊!凭啥我跟员工一个待遇?”

    “牛厂长,请问你上过几天班?两只手的手指头,都能数过来吧!”

    记不清了,肯定没有十天。

    郁闷半分钟,牛小田也想通了,三万多奖金不少了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,崔兴富心里有数,兴旺加工厂能保持正常运营,功劳最大的当属安悦,这份奖金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“悦悦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此时你一定想给我发个大红包吧?”牛小田认真问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安悦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不是大方人。”安悦催促:“小田,快*服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愣,本能地缩了缩身体。

    “脑子想什么呢?试一下睡衣,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被你看光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早看光了!”

    “又说那话,悦悦,你可太坏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方地脱了衣服,留下最后一块遮羞布,将新睡衣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丝绸的,白色宽松款式,肤感爽滑,感觉很奇妙,就像是没穿一样。

    牛小田穿着拖鞋,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,笑道:“看我像不像旧社会的地主老财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像,家中女眷甚多!”安悦开玩笑,接着又说:“*也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!”牛小田躬身捂着,坚定拒绝。

    哈哈,安悦差点笑出眼泪,打开门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四周显得格外寂静,打开门,似乎连麻将声都变小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独自来到院子,黑子和黄黄都缩在狗窝里,一动不动,抬头看去,夜空朦朦胧胧,似乎笼罩着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好像哪里不对?

    再仔细感受一下,居然,没有一丝风!

    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向前猛然挥出一掌,再次被惊呆当场。

    居然连掌风都没有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牛小田取出一张的狂风符,抛向天空。

    符箓直直地落在地上,没燃烧,也没启动。

    大事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捡起符箓,回到房间内,将白狐喊出来,说明外面发生的异象。

    “老大,正想告诉你,我的感知力失效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正在找原因,再说了,刚九点多,危险通常都发生在夜半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君影也飘了出来,跟白狐同样情况,感知不到外界发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眉头,拧成了一条绳。

    风,彻底消失,非常可怕!

    风水上讲,无风之地,便是死绝,大恶的风水之一。

    没有风,秽气无法飘散,会滋生各种疾病。

    一定跟苍源有关!

    到底是宗师级别,下午出去溜达一圈,居然就悄无声息地设下了风水法阵。

    之前没发觉,只是法阵并没有启动。

    “白飞,跟我到大门外看看情况。”牛小田再次起身。

    “老大,难说苍老头有抓妖的法宝。”白狐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怕个头,没有风的情况下,他肯定也感觉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白狐,打开大门,来到村路上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感受,心头越发吃惊。

    以牛家大院为中心,覆盖超过二百米,都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百姓家都关了灯,莫名的困倦,让他们很快就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狗狗们萎靡不振,连叫声都没有,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的女将们,依然能在麻将桌上酣战,除了体格强壮,门窗上的符箓,也起了一些阻挡作用。

    “老大,如果持续这种情况,对人体是有伤害的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有点麻烦,搞不清法阵是怎么设立的,威力居然这么大。”牛小田蹙眉,一时间,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法阵不会凭空产生,一定有特殊法器,仔细找找看。可惜,我的感应力帮不上忙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