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明白,任何法阵,都少不了特殊材料。

    可黑灯瞎火的,上哪儿去找?

    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通后,里面传来了苍源的笑声,“小友,感觉不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苍大师,做事太不地道了,你可以针对我,怎么可以连累到百姓?”牛小田恼火质问。

    “影响最大的,是中心处。别的地方,只会稍感不适,酣睡一宿有何不可?”苍源不以为然,又说:“小友如果坚持不住,可以举家搬离,去工厂过新年是个好选择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认输了,二百万不要了,进行下一场。”

    苍源愣住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小子真是个超级赖皮,哪有这么过招的!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,协议书上写得很清楚,我可以认输的。你一把年纪了,要注重名声啊,可不能耍赖。”牛小田急头白脸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苍源忍住*的冲动,给出个更气人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协议书上没说,立刻中止。不好意思,本人忘了拆除法阵的方法,等七天再说吧!”说完,苍源就挂了手机,再打过去,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上门去找?

    不,老东西还是会耍赖。

    公开打人,不但会影响兴旺村旅游,也会影响新年的气氛。

    牛小田来到有风的地带,转悠了好一阵子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,这所谓的法器,一定非常不起眼。

    不好找,也必须找出来!

    君影之前并没有探查到,苍源有弯腰埋东西的举动,说明什么?

    随手抛?

    或者是弹出去的,落在雪中,更是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今晚,必须破除这个风水法阵,明天百姓们就会感觉到异常,万一流言四起,平息起来也很麻烦。

    重新返回家里,牛小田拿出了紫铜罗盘,在院子里刚刚端平,三针便快速转动,毫无半点规律。

    风水被严重破坏了,死绝之地!

    离开法阵控制范围,紫铜罗盘上的正针倾斜,中针抖动,缝针快速旋转后,指向了一处。

    是墙根的一片雪,附近还有百姓泼的脏水。

    牛小田靠近后,取出量人镜,果然发现了一团灰蒙蒙的气息,于是蹲下来,拿着破体锥,仔细扒拉那片雪。

    用了半个小时,这才发现了一截白色的骨头,细小的猫爪骨,上面密布着符文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起来,没错了,就是这玩意构成的风水法阵。

    将猫爪骨收起来,令牛小田恼羞的现象发生了。

    薄雾非但没有散去,似乎更浓郁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老大,应该是拆除的数量不够。或者,拆除的位置不对。”白狐敏感道。

    先回家!

    牛小田没再莽撞行事,一路回到牛家大院,把房间的锁了。

    拿着量人镜,仔细观察那块猫骨头,重点分析上面的符文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个法阵的名称,出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气绝风水大阵!

    施法者,通常采用一百零八块刻有气绝符的猫骨,随机洒在八方。

    四块绘有敛息符的桑梓木,安放于四方偏左十步处。

    一面阵旗,红衣亡者衣料,棺材木为柄。

    念诵急催咒启动!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警告,轻易不要使用此风水大阵,七日后,法阵覆盖范围,必成死绝之地,生者多有患病。

    一派宗师风度的苍源,果然很*,出手就是如此狠辣的风水大阵。

    拆除方法。

    先找到桑梓木,再寻找猫骨,按照东西南北的顺序进行。

    若顺序有误,反而会让法阵加强,缩短成为死绝之地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够阴的啊,为了赢我真是不择手段。”牛小田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会的成语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溜须!赶紧想法子,再晚一步,你就要变成他脖子上的围脖了!”

    “咋不勒死他!”白狐也生气了,小爪子挠着脸,“老大,正所谓阴阳平衡,但凡这种法阵,使用起来风险都很高的,宗师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*?

    牛小田在脑海里,又找到一条对施法者的警告。

    若是四块桑梓木,被发现后泡入符水中,水气增强,催生腐烂,会令施法者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老东西,如此恶毒,咎由自取!

    必须反噬!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下床,这次干脆戴上了那副从井德远那里抢来的眼镜。

    先看大概,再用量人镜,加快寻找速度。

    半夜了,牛小田拿着紫铜罗盘,又离开了家门。

    先从东部找起,紫铜罗盘定位,眼镜很给力,很快就发现了气息不同。

    终于,牛小田找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桑梓木,乐得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猫爪骨,遇到就捡,看不到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沿着苍源走过的路,牛小田围着村子转悠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八块桑梓木都找到了,外加一把猫骨头,七八十块的样子。

    折腾到后半夜三点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溜达着回到家里,气绝风水大阵消失了,夜风重新拂过牛家大院,还发出悦耳的沙沙响声。

    忍住困意,牛小田制作了一杯符水,不气地将四块桑梓木,扔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苍源,必须给钱。否则,就等着遭殃吧!

    一觉睡到了中午,手机上滴滴的响声不断,兴旺群格外热闹,俨然变成了红包群。

    莫说庄稼人小气抠唆的,这不,年终发了奖金,赚到钱的女人们,出手也变得阔绰起来,纷纷用红包祝贺新年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风气,就该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呵呵溜了一圈红包皮,居然也抢了八十多,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不少人艾特牛小田,询问得了多少年终奖。

    就该保持点神秘感。

    毕竟,安悦拔得头筹的事传出去,厂长太没面子。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理,起床穿衣,去了趟茅房,接下来就该上桌吃饭了。

    苍源的电话来了,上来就问,“小友,账号多少?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牛小田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“把法阵木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给你钱。”苍源威胁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反正丢人的是你,遭罪的也是你。哼,本人不差你那二百万。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“你,不要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退一步,钱一到账,我立刻把法阵木毁掉,给你留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以何为证?”

    “口说为凭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苍源只能先认怂,他已经察觉不对,表现为心神不宁,身体奇痒,恨不得挠掉一层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