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大的朋友遍天下,不分种族,女将们佩服不已,更加坚信没跟错人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不耐烦声音从屋里传来。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打开门,白狐进入后,居然转身用小爪子推着,把门给关上,歪着脑袋瞧着众人。

    太聪明了!

    太可爱了!

    大家惊爆眼球,不由想起了一个词,狐仙!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我光明正大地来了。看她们,傻了吧唧的,没见过世面的样子!”白狐跳*,靠着枕边趴下来,鄙夷口吻点评众女。

    “享受的不要不要吧!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庸脂俗粉,都加起来,也不如老大一下摸的爽。”白狐又用脸,谄媚地蹭了蹭牛小田的肩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佩服,白狐的舔功,登峰造极,舔得让人每个汗毛孔都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稳住,决不能被忽悠了!

    狐仙是最狡猾的群体,它们的话,听听而已,当真就会上当。

    牛小田头枕着胳膊,转过头,严肃道:“白飞,苍源又下战书,第二局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风水法阵惨遭失败,这货知道了老大狠辣,肯定不会再玩这一招。”

    “猜猜看,第二局会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必然直接针对老大,攻击性的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类型的法术,少说几百种,防不胜防!”牛小田摇头。

    “寻常法术,意识攻击为主,老大的灵符轻松抵挡。我要是他,会选择攻击根本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牛小田下意识抽出胳膊,往下捂。

    “老大!敢不敢开阔下思维方式?”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根,指的是祖坟。

    本,就是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难道说,苍源也会去寻找父母的坟地,借此做法?

    嘿嘿,那就让他去找吧,肯定跟尚晨一样,四处碰壁,还惹来百姓们的反感。

    生辰八字也一样,牛小田自己都不清楚,随便蒙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君影突然从养仙楼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君影感受不到那名法师了。”

    重大情况!

    苍源可能也会类似执草*一类的法术,巧妙地避开感知探查。

    不好办了!

    抓不到苍源的行踪,就无法判断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白狐和黄黄都不能派出去,一旦靠近,便可能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君影飘回养仙楼,牛小田将这一情况,告诉了白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护着点我,咱们出去找找他,只要离得近一些,我有信心能探查到他。”白狐建议。

    就这么办!

    牛小田穿衣下床,将白狐塞进尼克服里,鼓囊囊的,随后骑上赛摩托,就在村子里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不在张棋圣家。

    也不在滑雪基地。

    白狐一直在感知苍源的位置,半晌后才探查到,他居然就在东侧的堤坝旁,正背着手看山上的雪景。

    虚惊一场!

    苍源开局就输了二百万,可能太闷了,就是想出来走走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发现我在探查,正掉头朝这边走来。”白狐慌了,在怀里上下乱拱。

    “稳住,回家!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想跟苍源正面接触,尤其身上还有白狐,随后骑着摩托,重新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探查到,还被他发现了。”白狐很郁闷。

    “嘿嘿,收获也有,他本来就知道你,看我们出去,反而疏忽了君影。”牛小田乐观看到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君影报告,又感知到了苍源,此人回到张棋圣家,再次开始下棋。

    先这样吧!

    牛小田昨晚没睡好,干脆由着白狐出去跟女将们胡闹,睡起了下午的老爷觉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安悦回来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便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将他推醒,“小田,你,真有一只白狐?”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,山上跑来的,跟我的关系还行吧!”牛小田揉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对吧,之前那对夫妇,就是被白狐迷了。尚奇秀的父亲,也登门要白狐,难道说,它真是狐仙?”

    安悦思维缜密,整件事的漏洞太多,以她的逻辑组织能力,是能捋顺的。

    “悦悦,有句话咋说的,对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干嘛这么较真。”牛小田欠起半个身子,随手点起一支烟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,那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嘿嘿。”

    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白狐走进来,缩着身体,小心翼翼,一副很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,大吼大叫的,把白飞都给吓着了。”牛小田埋怨一句,朝着白狐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我说话有那么大声吗?”安悦愣愣问。

    白狐却装着不敢靠近,那幅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样子,到底把安悦给骗得心软了,叹口气俯下身,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白狐吓得往后缩,看安悦没恶意,试着慢慢靠近,到底让她抱了起来,象征性扑腾两下,小脑袋就扎进怀里,小小的身躯还在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太能装了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鄙夷。

    安悦一颗心已经是融化边缘,轻轻摸了几下,然后就彻底失守了。

    撸狐狸,太爽了!

    皮毛如此光滑柔软,让人格外放松,身心都被喜悦充满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安悦撸成虚影的手,牛小田感觉很好笑。

    贼狐狸,大骗子,幸好是一只母的,否则,不知道会沾多少女孩的便宜。

    兴师问罪而来的安悦,忘记初衷,就这样兴高采烈地抱着白狐走了。

    不放手,谁抢就跟谁急!

    过年了,也该让动物们感受到家的氛围。

    晚餐时,出现了有趣的一幕。

    九人在餐厅围坐吃饭,走廊里,摆了一张炕桌,白狐、黑子和黄黄,摇着尾巴蹲在桌前。

    上面摆着切碎的生肉、洗净的水果,还有正方形的小蛋糕。

    东为大,自然是白狐的位置,它的面前,只摆着一杯山参酒,偶尔用鼻子嗅一下。

    黑子和黄黄都很老实,直到白狐抬起小爪子,示意它们可以吃了,这才开始欢快享用美味的晚餐。

    饭后,林英占据先机,抢着给白狐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安悦随后接过白狐,抱着它去打麻将,结果,运气格外好,接连胡牌,桌上的零钱堆起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该休息了!

    白狐不听话了,必须跟牛老大同屋,溜进去就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碍于林英也在这里,安悦一定会坚持跟牛小田同住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醒醒,快啊!”

    正在睡梦中的牛小田,被白狐给吵醒了,不耐烦道:“烦死了,你去跟别人睡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!君影刚才告诉我,有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,正沿着村西的小路,快速赶往滑雪基地。”白狐焦急道。

    蛮龙夜虎!

    他们果然有行动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