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定是奔着滑雪基地的那屋子烟花去的。

    “必须拦住他们,否则,嘭的一声巨响,烟火表演就泡汤了,还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。”牛小田急得脑门冒汗,快速穿衣。

    白狐询问君影,苍源正在睡觉,躺平的像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豁出去了!”

    白狐随即化作一团雾气,消失在屋内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穿好衣服出门,喊醒女将们投入战斗,白狐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情况很不妙!

    白狐用意识告诉牛老大,无法入侵蛮龙夜虎,他们身上多了透体的高级驱妖符,打不碎也揭不掉。

    五分钟不到,大家已经穿好衣服,拿起弓弩,别上匕首。

    尚奇秀主动要参战,那就带着!

    今晚,赢钱兴奋的安悦,并没有睡着,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,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一行人全副武装,先是一愣,不解又问:“小田,你们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打人!”

    “不许乱来!”

    “再磨叽一会儿,一声巨响,烟花盛典就黄了!”牛小田带人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安悦想要拉住,被春风冲开,还抱怨一句,别烦了!

    被甩在后面的安悦,半晌才喊了一句,“小田,平安归来啊!”

    骑上赛摩托,尚奇秀将春风挤到一边,抢先跨坐在后座上。

    春风龇牙握拳示威,也顾不得计较,和其他人转身上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兵分两路!

    牛小田骑摩托直接去追蛮龙夜虎,面包车上的女将,则以最快的速度,到前方去堵截两个捣乱分子。

    赛摩托的嗡鸣声,响彻了寂静夜空。

    白狐汇报,蛮龙夜虎已经到了村路中段,奔跑的速度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为了不留下脚印,两人的鞋上都套着防滑布,身后则背着一柄雪亮的长刀。

    要是俩腿跑得够快,还发明赛摩托干什么!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尚奇秀,一路狂追,终于看见了两人。

    倒吸一口凉气,这俩货速度真不慢,再晚几分钟,他们一定能到达存放烟花的地点。

    符箓挡不住普通人,马刚柱那些保安,在蛮龙夜虎眼里,就像是不堪一击的废材。

    听到后面的摩托声,蛮龙夜虎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心知肚明,今晚的任务完不成了,能逃离此地,都是吉星高照。

    随即转过身来,立刻拉开了架势,准备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牛小田停住赛摩托,扔给尚奇秀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尚奇秀扔到路旁雪堆里。

    狂得你!

    牛小田心疼,但气势不能改,嘴角挂着轻蔑的嘲笑,大踏步朝着两人逼近。

    摸下兜里的惑风球,牛小田还是选择不用。

    真正打一场才过瘾,也是不错的练兵机会,身边尚奇秀,早已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废话没有!

    蛮龙夜虎立刻拔出后背的长刀,在夜色中划出道道寒光,一起扑了过来!

    牛小田甩头将舞台首秀留给了尚奇秀。

    傻秀可不好惹,腾空跃起,直接迎上了夜虎。

    身影闪动,接连躲过十几刀,一拳便击中了夜虎的前胸,打得他接连后退好几步。

    漂亮!

    蛮龙已到跟前,牛小田也跟他第一次交上了手。

    蛮龙绝对是散打高手,挥刀的同时,不忘拳打脚踢,每一下都直奔要害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如果牛小田不是真武三层末期,恐怕还真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凭借惊人的耳力和目力,牛小田轻松躲过几十下狂暴的进攻,猛然挥出一拳,正中蛮龙的手腕。

    长刀当啷一声,落在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一流的武者,有没有兵器都一样,蛮龙抖了抖手腕,继续猛攻牛小田,身影快得几乎看不清。

    尚奇秀好样的,很快就把夜虎的长刀踢飞,稳稳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夜虎上次受了伤,攻击力不如蛮龙,而他遭遇的,恰恰是仅逊色于牛老大的牛家第一女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尚奇秀一记飞脚,踢中了夜虎的脸,种植的假牙,瞬间又飞出好几颗,好几大万没了。

    这边,牛小田也打烦了,突然向前一冲,接连十几拳,全部击中了蛮龙的前胸,打得他接连败退,摇摇晃晃,噗得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庆幸吧!

    牛老大并未使出全力,否则,他已经死透了!

    “废物们,今后改名懒蛇病猫吧!”牛小田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一死而已!”

    肋骨断了几根的蛮龙,终于开口了,他突然从兜里摸出一颗药丸,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夜虎也是同样做法,吞药丸。

    要化身金刚之躯,打不破,砸不烂!

    也没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此刻,巴小玉和四美,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疾奔而来,手里都拿着弓弩。

    长刀没了,蛮龙夜虎又从腰间抽出一根钢鞭,足有两米长,攻击范围可谓不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钢鞭上还有机关,上面出现了尖锐的钢刺。

    如果被抽中,必然是皮开肉绽,惨不忍睹!

    药丸起作用了!

    黑夜中,蛮龙夜虎的眼中,闪现出野兽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性情大变,还发出了低低的吼声。

    不能跟*们交手!

    牛小田当机立断,口中吐出两个字:“放箭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春风扬起弓弩,一根刺猬背刺,瞬间飞向了蛮龙,却被他侧头躲过。

    挥动钢鞭,蛮龙凌空跃起,奔向了四美。

    又是两根背刺射过来,其中一根,射中了蛮龙的小腿,直接穿透而过。

    蛮龙从空中跌落,钢鞭已经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美瞬间散开,躲开一击,更加恼羞,再次放箭。

    反应迟缓的蛮龙,双肩齐齐被射穿,巨大的冲击力,让他仰面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女将们一拥而上,顷刻间,蛮龙就被怒骂和暴打声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夜虎挥动钢鞭,发出骇人的破空之声,冲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牛小田低头躲过,突然伸手,将钢鞭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夜虎惊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

    钢鞭上布满了钢刺,却无法扎破牛小田的手掌,这才叫真正的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巴小玉瞅准时机,射来一根背刺,穿透了夜虎的膝盖。

    夜虎立刻跪了下去,钢鞭也被牛小田轻易地给夺了!

    尚奇秀一声暴喝,猛然飞起一脚,正中夜虎的面门,看着都疼,将他仰面朝天,掀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四美已经将蛮龙打得奄奄一息,又朝着夜虎奔过来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