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夜虎干脆闭上了红肿的眼睛,迎接他的,自然是狂风骤雨般的暴打!

    两名强悍的职业杀手,都被打成了尿泥!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下去,将他们身上的物品,全部搜走,一件都不留。

    两部手机,两小瓶汽油,四个打火机,三千多现金。

    还有两瓶黑药丸,两把匕首,长刀和钢鞭,自然也在收缴之列。

    刺猬仙的背刺一根都不能丢,都找到捡回来。

    “懒蛇,大半夜跑来,到底想干啥?”

    牛小田蹲在蛮龙跟前,往他脸上吐着烟,不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来闲逛!”蛮龙费力道。

    话刚一出口,就感觉一根冰凉的锥子,抵在眼窝处,尖端已经刺入皮肤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牛小田恶魔般的声音,“乖!好好说话,免得以后看不见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闲……”嘴硬不过锥子,蛮龙到底怂了,“我们想,想来放烟花。”

    “想点燃烟花库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录音了,省得你们抵赖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手机揣起来,抽着烟,语重心长道:“懒蛇,你们这又是何苦,找个穷乡僻壤,种两亩地,养几头牛,火炕上搂着个胖媳妇,安稳度日不香嘛!江湖变天了,你们这号的都是炮灰,挑战本老大,更是自不量力,自取其辱,自以为是……”

    唾沫星子乱飞,牛小田开导了十分钟,听得蛮龙眼泪狂流,心情沉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小子,简直要被他给烦死,恨不得自行了断!

    “对了,苍大师有随从吗?”牛小田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谁派你们攻击本老大的?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!”

    “姓白的又是哪根葱?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从未露面,但他手里有我们二人的把柄,不敢不听。”蛮龙沮丧道。

    “认罪态度还不错,小爷慈悲,决定放了你们,从此远走天涯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起身,擦,劝人向善不易啊,说得口干舌燥,喉咙里也灌了风。

    就是,不知道有没有效果,能不能感化他们。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”

    “走,回家睡觉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招呼女将们撤退,这两人体格好,死不了的,咋都能离开兴旺村。

    依旧是兵分两路,四美和巴小玉开车,牛小田则骑着摩托,载着尚奇秀,一路轰鸣,先一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得真过瘾!”尚奇秀开心大笑,不自觉搂紧牛小田的腰。

    “秀儿,表现很出色。说吧,想要什么奖励?”牛小田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白飞跟我睡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哦了!”

    一直虚影状跟随的白狐,不免提出*,半真半假的声明,狐狐只想跟老大一起睡,独享老大的疼爱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理它,谁让它非要掺和着过年,自找的,好好沾沾人气吧!

    大获全胜!

    女将们精神振奋,各自洗漱后回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安悦没睡着,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问道:“白飞哪里去了,一直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藏在被子里呢!”

    牛小田掀开被子,白狐果然趴在里面,毛茸茸的小爪子捧着脸,似乎睡得很香。

    人见人爱,无法抗拒!

    安悦免不了又抱起来撸,又问:“小田,谁来搞破坏啊?”

    录音,就是给安悦听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找出录音,放给安悦听了一遍,继而解释道:“说是白先生派来的,这人是谁,搞不清楚,两人都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确凿,该报警啊。”安悦蹙眉。

    “不行,打太狠了,会被反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打不说实话,我真没法子。”牛小田为难叹口气。

    原则这两个字,在安悦这里早就不存在了,但是发自内心的提醒道:“小田,你参与的是非太多了,应该想着如何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,以后看情况吧。悦悦,回去睡觉吧!对了,把白飞送给秀儿,她今晚立功了。”牛小田打着哈欠,转身抱住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送给她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让她搂一晚而已。”

    真敢张嘴!

    安悦心里泛起醋意,极不情愿,还是将白狐送给了尚奇秀,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喜不自胜,在巴小玉疯狂羡慕的目光中,撸着白狐安然入睡,还做了个长长的美梦。

    其实,等尚奇秀和巴小玉睡着了,白狐便回到牛小田的房内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睡着了,睡梦中,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,“小田,小田,爸爸在这里,快来救我们啊!”

    不由起身穿衣,想要出门时,却愕然发现,自己正大字形躺在床上,身边还趴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大惊,平生第一次,灵魂离开了身体。

    想要靠近,却无论如何,也融不进床上躺着的那个自己。

    “白飞!君影!”牛小田尝试沟通。

    白狐猛然睁开了眼睛,惊得立刻变成了虚影,挡在前方。于此同时,君影也出来了,化作更大面积的虚影,又形成了一层保护。

    呼唤的声音,依然持续不断,似乎充满了巨大的*!

    必须马上找到办法,否则,即便魂魄归位,身体也会有不可逆的损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虚影的白狐,突然冲向了牛小田的胸口。

    护体灵符骤然启动,气息升腾而起,白狐被弹出很远,现出原形,小脑袋着地,重重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灵符的气息,同样包裹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腾的一下,牛小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魂魄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第一时间跳下床,将白狐抱起来,心疼的一阵摸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没事儿就好,吓死狐狐了。”白狐虚弱到无法自理,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“白飞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老大,狐狐可以豁出命。咱们之间,情比金坚,可以同生共死。老大,好难受,狐狐要休息了。”白狐继续煽情,牛小田则抱着它,重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不能跟白狐较真!

    它刚才的举动,也许是想去夺内丹,但要是这么说,那就真的伤感情了。

    “君影请求老大责罚。”花妖幻化人形,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苍源有动静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起来上厕所,是我大意了。后来才发现,他好像对着个小木人说话,老大就从身体里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中招了!

    好厉害的邪术,牛小田也是后怕不已,要是身边没有白狐和君影,难说此刻,自己的魂魄,已经被苍源给抓走了。

    老东西!

    太狠了!

    臭不要脸!

    不可饶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