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看见牛小田,苍源挥了挥手,满脸笑意。

    脸皮比牛皮鞋更厚!

    难说苍源就是来捣乱的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住火气,还是主动迎过去,笑脸相迎,虚伪寒暄。

    “苍先生,欢迎来到兴旺村!听棋圣讲,您可是来头不小,非但棋艺超凡脱俗,而且儒雅多才,博大的胸怀,更是比天空还宽广,比大海还辽阔。”

    拽词,哥也会,牛小田一时洋洋得意,被自己惊艳到了有木有!

    苍源微微蹙眉,这夸的是自己吗?

    这小子可真虚伪,明明很熟,却装得像是初次相识,毫无一点破绽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过奖,在下来自南方,只见花红柳绿,却无缘雪漫山川。兴旺村景色纯净无瑕,让人如在仙境,流连忘返。”苍源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住些时日,等到冰雪消融,大地回春,田野里那初生的一抹翠绿,最是诱人!”牛小田继续拽词。

    “且看机缘,有机会,也请小友和棋圣,去南方一游,定然盛情款待!”

    扯淡!

    牛小田一个字都不信,真去了苍源的地盘,必然是重重陷阱,能囫囵个出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单纯的张棋圣却信了,激动地直说一定登门拜访,赏花、品茶、下棋,围炉夜话,看天高云淡,忆往事如烟!

    群聊之下,牛小田觉得文化水平都提高不少,胡吹乱侃,当然不会提及赌局。

    各说各的家乡事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如果不了解苍源,真会以为,他是个谦谦君子,有钱有闲,为人平和,且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假象!

    苍源此人很*,出手就是杀招!

    时间到了!

    兴旺村烟花盛典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作为村主任的安悦,故作淡定点着了一百零八响的震天雷,火光一闪,便吓得捂着耳朵闭着眼睛跑回来,不好意思的哈哈大笑,像是个没长大的少女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爆响声不绝于耳,璀璨的烟花布满了天空,恍如流星纷纷扬扬,坠落凡尘。

    “盛世盛景人已老,青春一去不回头。”苍源发出悠长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!”张棋圣附和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当益壮,志在千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,他这个年纪,还理解不了两人的岁月伤怀。

    何况,这么漂亮的烟花,绽放天宇,不好好看个尽兴,发个毛的感慨,很扫兴的!

    天空的响声停止,地面的掌声却响了起来,如同潮水一般,连续不断。

    第二组烟花登场!

    安悦招手让牛小田上前,递给他一支点燃的香。

    见苍源没什么动静,正跟张棋圣聊着,牛小田这才走向了烟花。

    林英却从一旁跑过来,追上了牛小田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像小时候放鞭炮一样,好不好?”林英带着点撒娇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爽快答应,立刻将那支香递给了林英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林英小心地将香伸过去,牛小田则抓住她的手腕,小时候就是这样,等点燃后,两人哈哈大笑着跑开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尴尬的一幕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恍惚看见,有个虚影在面前闪过,跟着,香头的火,熄灭了!

    老东西,果然偷着捣鬼,想让小田哥难堪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林英错愕地看着手里冒着白烟的香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松开林英,取出一张普通的平安符,手指夹着,潇洒地朝着前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符箓立刻燃烧,火苗点燃了药线,牛小田则拉着林英,笑着往回跑!

    安悦一阵撇嘴,带着鄙夷,看透了林英的这种小把戏,无非想在众人面前,显示她跟牛小田的感情不一般。

    事实上,青年男女手拉手的组合,大家也认为两人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烟花再次升空,形成了一场绚烂的烟花雨,其中四个五彩缤纷的大字,国泰民安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不知谁先喊了声,接着叫好之声、掌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没有苍源捣乱的把柄,牛小田自然不能点破,装作不在意地继续陪着两个老头聊天。

    惊心难免,熄灭香火的虚影,速度太快了,不知道是个啥玩意,眼睛追不上,堪称防不胜防!

    苍源作为宗师级的人物,压箱底的宝贝显然不少。

    接下来,牛小田没再参与放烟花,女将们是燃放主力,过足了瘾,一个个手舞足蹈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烟火盛典,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结束,在安悦的带领下,大家开始数秒,迎接新年。

    十九八七……

    随后,众人齐声欢呼,新年快乐!

    在兴奋中,人群开始散去,苍源有意让人流将他和张棋圣冲散,对牛小田低声道:“小友果然天赋异禀,居然安之若素。”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牛小田冷笑。

    “未必,夜很长。”

    “苍大师,你这把年纪,要是一直吃强效止痛药,损伤可不小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此言何意?”苍源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害人伤己,等着吧,这种痛会相伴终生,比女人还忠诚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快速穿过人流,追上了女将们,笑呵呵地跟大家勾肩搭背,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苍源站在原地,脸色阴沉,眼中的杀机却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是吓唬他,疼痛只能持续一天,再有几个小时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心理作用,苍源觉得头更疼,简直要裂开一般,连带眼睛都*肿痛,不得不加服一片药,这才慢腾腾地回到张棋圣的家里。

    年夜饭,必不可少!

    大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,分了八种馅,香气诱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说不饿,吃了三十个,便提前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白狐也离开动物餐桌,挪着小碎步跟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君影说苍源去看放烟花,没出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有,也没有!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虚影熄灭香火的事情,告诉了白狐,不知道那是个啥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有一定法力,而且还不怕烟花,倒也是个奇葩,被苍源控制无疑。”白狐分析。

    “有啥邪物不怕烟花?”

    “低智商的虫类,很懒不怕死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虫类的范围就大了,牛小田搜索《灵文道法》中关于特殊虫类的部分,重点关注懒虫科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恐怖的名称浮现出来,惊得他烟头差点掉地上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