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无良策!

    牛小田能想到的,唯有严防死守,不能魁蝻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这玩意的体型比蚊子还小,但总归是有实体。

    看到的是虚影,速度太快的缘故。

    只要把屋内的任何缝隙都封住,它想进来也要费事,强行突破,白狐就能提前发现。

    新的问题又来了,作为饮食男女,总不能不上茅房吧?

    在密闭的屋内解决,臭气熏天,日子也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只能少喝水,吃药丸,硬扛!

    找来厚胶带,牛小田先把门上的小孔封住,来回往复贴了十几层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为何要封闭出口?”

    君影飘了出来,不解地打听,它平时释放造梦气息,就靠这个小孔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可怕的毒虫,来无影去无踪,想潜入进来,要本老大命。唉,实在不行,也只能出去躲一躲了!”牛小田叹气。

    “那老大要出去怎么办?”君影不解。

    “危险解除前,只能留在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君影是文明花,没好意思询问牛小田年关胡吃海喝,还有三十个饺子的消化速度,试探问道:“老大,是不是捉到那条虫子,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花妖的成长历程最为坎坷,能伤害它的,不只有恶劣的天气,人类的无情践踏,还有虫类的啃咬,稍有不慎,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“君影,好意领了,那可是魁蝻,万中无一的毒虫。至于空气不新鲜,你就忍两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魁蝻有何特征,还请老大告知。”君影打听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魁蝻的情况讲述一遍,君影认真听完之后,满不在意道:“老大,君影可探查百米之内,任何虫类的活动,可以香气迷惑,令其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魁蝻是人工培育的。”

    “终归是虫,无法脱离本质。我的花香,人类尚且无法抵挡,何况小虫,我还可以用花露,将其暂时困住。”君影很自信。

    好消息!

    君影可以对付魁蝻,牛小田不由开心笑了起来,可以尽情上厕所了!

    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跑出去,将正在院子里跟黑子黄黄比比划划聊天的白狐,叫回屋内,共同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白狐跟君影详细沟通后,发出笑声,“哈哈,恭喜老大,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君影正是魁蝻的克星,苍源一定没料到,严重失算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万到手了!”牛小田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老大,说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必须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魁蝻不过十几年而已,君影修行多少年,它自己都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后炮,你之前咋没想到?”

    “跟老大一样,一直觉得君影很弱小,差点忘了,它也是妖。”白狐明明是自己疏忽,却还是要拉上牛老大的智商,彼此彼此。

    老话,小心驶得万年船!

    这次也让君影参与,一人一狐一花,碰头密谋灭虫计划,讨论的格外热烈。

    苍源不会驱使魁蝻攻击别的生物,能这么干,早就干了!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得不偿失,万一毒性因此减弱,也许就杀不了牛老大。

    君影能抵挡魁蝻,却未必能将其灭杀,毕竟这玩意很邪门,至今未曾见到真容。

    先抓后杀!

    抓捕的方法,使用收仙笼。

    白狐认定,收仙笼都可以困住兽仙,何况区区一只小妖虫。

    只要困住,那就可以用破体锥,将其一下下慢点折磨死。只是想想,心里就觉得特别痛快。

    打开保险箱,牛小田将单独存放的那一小块沉香木,大方赏给了君影。

    多吸收一些,攒足灵力,积极备战!

    以防万一,

    牛小田行动依然很谨慎,让君影时刻观察苍源,没有异常举动,才会去上茅房,也是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将驱动收仙笼的咒语,反复默念多遍,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锁灵镜也放在枕头下方,随时备用。

    女将们下午才起床,白狐又出去蹭人气,各种装憨卖萌,引得大家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院子里,又响起了鞭炮声,欢乐的气氛还在延续。

    南方的丰娆,发来个拜年红包,只有八块八,牛小田欣然收下,随手发了两个字谢谢,跟着几朵小花。

    “小帅帅,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?”丰娆信息后,跟着个哼哼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忘,最近太忙,各种应酬。再说了,一指禅打字也费劲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昨晚在视频直播里,我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忘了这个茬,昨晚烟花盛典,全程直播,丰娆也看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很帅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马马虎虎吧。跟你一起放花的女孩子,年龄不大啊!”

    说的是林英,牛小田打字道:“发小,三岁就在一起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情种!”

    “哪有,咱可是纯洁如玉,片叶不沾身。”

    聊了一阵子,丰娆又发来一堆照片,各种场合的*,不少嘟嘴比剪刀手的萌萌哒动作,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表姐云亦然也发消息问候新年,舅舅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,能简单对话交流。两人也在视频直播中,全程观看了兴旺村的烟花盛典,自然也搜寻到了亲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网络时代,不会孤单,身在家中,就能天南海北的朋友聊天。

    阚秀秀来了,亲自登门给小田哥拜年,事实上,她已经来过好几次,始终没敲开门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漂亮的女孩子,各种风格,阚秀秀有点懵了,目前看来,想要跟小田哥当小妾,怕是也排不上号。

    进屋后,阚秀秀先给安副厂长拜年,然后来到牛小田的房间。

    女大十八变,阚秀秀漂亮多了,夸张的体型收敛不少,减肥颇有成效。

    “小田哥,过年好!”笑脸绽放。

    “多谢秀秀,也祝你新年快乐,给个红包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地取出个小红包,里面装着二百块钱,塞到了阚秀秀手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小田哥,那我可就收了!”阚秀秀开心笑了。

    “收吧!最近咋样?”

    “除了上班,就是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张棋圣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定跟苍源有关,牛小田抬抬手,“秀秀,先去厅跟英子玩吧!”

    阚秀秀握紧红包,听话地出去了,牛小田这才接通电话,里面传来张棋圣虚弱的声音,“小田,我,我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