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起来,像是被人勒住了脖子,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苍源不会是*大发,对张棋圣下手了吧?

    一定是!

    但绝不会用胳膊肘卡脖子,粗暴直接,那样的话,他就暴露了,只能选择立刻滚出兴旺村。

    而且,以张棋圣宁折不弯的人品,也不会甘作诱饵,骗牛小田前去涉险。

    苍源对张棋圣用了法术!

    这也够差劲的。

    “棋圣,放松,再放松,深呼吸……”牛小田遥控指挥。

    “感觉,嗓子,突然被,被堵住了!”张棋圣语不成句,说话相当吃力。

    “把手机给苍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就传来了苍源的声音,轻笑道:“小友,棋圣危在旦夕,你岂能坐视不理?太无情无义了吧!”

    “苍源,有本事就冲我来,你也是一代宗师,斗不赢就连累无辜,传出去还要不要个老脸啊!”牛小田嘲讽。

    “不知所云!”

    “少他娘的装迷糊,我今天肯定不去救人,要是张棋圣有个一差二错,全体兴旺村的百姓就是拼了命,也会把你轰出去,永远别想再踏进一步!”牛小田恼火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叫救护车,有病找医生总没错吧?然后通知附近村民赶过去,都守在棋圣身边!你他娘的走着瞧!”牛小田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何必打扰别人,我救他便是了。”苍源到底怂了,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点起一支烟,等了五分钟不到,张棋圣的电话又来了,真心向牛小田表示感谢,也感谢苍先生。

    说是按照牛小田提供的急救方法,苍先生只是在身上点了几下,一切就正常了。

    正值过年,诸多不便,感慨岁月不饶人的张棋圣打算,等过些日子,去大医院进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差钱,珍爱生命,从今年做起。

    张棋圣不知,你把别人当知己,知己却扼住了你的喉咙!

    苍源正在走向极端!

    牛小田躺床上,跷着腿把苍源臭骂一顿,又琢磨了一阵,忽然懂了,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苍源想方设法要把自己弄到身边,甚至不惜违背职业操守,恰恰说明,他控制释放魁蝻,距离是很重要的因素。

    离得越远,控制力就越弱,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好办了!

    只要吩咐白狐,盯住苍源,一旦发现他靠近牛家大院,再采取防范行动也不迟。

    苍源也清楚,牛小田必有防范,迟迟不敢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民间俗语,麻杆打狼,两头害怕。

    用来形容牛小田和苍源,非常恰当,都在等待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牛小田伸了个懒腰,离开房间,来到厅里。

    就见林英正一脸吃惊地打量着阚秀秀,像是突然见到了外星人。

    “英子,这是咋了?”牛小田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秀秀说,她将来一定要进城的,成为高级白领,已经报了自考,一边上班,一边刻苦学习呢。”

    不怪林英吃惊,在兴旺村这种地方,志向如此远大的年轻人,着实不多。

    更何况,阚秀秀曾经智商有缺陷,连小学都没读完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志者事竟成,我看好秀秀,只要努力,将来一定行。”牛小田笑着朝阚秀秀竖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俺没啥志向,就觉得兴旺村腚大的地儿,小田哥早晚会离开。不管小田哥去哪儿,俺就去哪儿。”阚秀秀更加傲气,胸脯挺得很高。

    只要不傻,都能听出阚秀秀话里的意思,分明就是喜欢牛小田,并且愿意倾心付出。

    林英却不以为然的笑了。

    阚秀秀,农村丫头,还有智商问题,牛家大院随便拉出一个女孩,都比她出色许多。

    这丫头,哪来谜一样的自信?

    还是脑子不太好,一根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只要那时秀秀没男朋友,咱要是进城了,一准带着你。”牛小田开心笑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不是说,不想进城吗?”林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打算,但谁知道以后啥样,事物总在发展变化中。到那时,买个大别墅,独栋的那种,上下三层,很多房间,大家都能住进去,热热闹闹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跷着二郎腿,畅谈伟大理想,照目前的情形,未必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只要第三局赢了,又要进账八百万,届时,小田哥的总资产,将飙升到近两千万。

    好吧,依然不够买桂漫云住的那种别墅。

    这点资产,都不如财阀大佬的胳膊粗,还要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“小田哥,你要是成了大老板,俺就给你当秘书,每天都好好照顾你。”阚秀秀神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秀秀,没看见小田身边有很多姐姐照顾他吗?”林英轻笑。

    “英子姐,你在外面上学,根本就没搞懂。那些姐姐都是保镖,没一个是照顾他的,我要当秘书。”阚秀秀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林英一时被驳得哑口无言,牛小田又嘿嘿笑了,“秀秀,有心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俺回去了,趁着放假,多学习功课。”阚秀秀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英子,替我去送送秀秀!”

    林英将阚秀秀送了出去,回来后坐下,半晌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又咋了?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忽然觉得,我还不如秀秀,她有目标,并且为之奋斗,也不怕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虽然好了,但心理年龄并不大,还是个小孩。人总会变,我只是不想打破一些美好,都交给时光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意味深长地说了句,起身回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转眼,三天过去了!

    苍源依然没动静,白狐沾够了人气,也装着回归山林。

    大家泪眼婆娑,恋恋不舍,将白狐送到大门外,目送这个小小的身影,一步三回头,渐渐消失在村路尽头。

    是真消失了,眨眼又回到牛小田身边,嘲笑那些女人这么容易入戏。

    狡猾的狐狸,太会煽情了!

    带来了严重后果,大家都像是丢了魂,偶尔就会喊出白飞的名字,精神不振,吃嘛嘛不香!

    “白飞,新年要过去了,收收心,跟本老大一起,专心对付苍源吧!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老大的事情,我一直挂在心上,从不懈怠。话说,苍老头也太能沉住气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等春暖花开,估计在等待最有利的天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牛小田掐指推算天气,弱水逢旺木,又遇六神青龙,今晚会有一场冬季里的大雾,弥漫兴旺村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