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犹豫下,

    苍源从兜里取出一样东西,递过来,“祖辈留下此物,便送给小友吧,念诵急催咒,七日内可隐藏气息一次,一个时辰而已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接过来,仔细打量了一下,连忙又还给苍源,嘘呼道:“苍大师,这是灵柳枝,太珍贵了。我只是随口一问,不能要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苍源一时被感动了,不由对牛小田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不收,是因为这根灵柳枝的品相,远不如自己拥有的。

    没处理好,*的能力很差,而且还不能重新加工,等同于废材。

    “小友如此大度,品质如金,若有需求,尽管开口,本人一定尽量去收集。”苍源收好灵柳枝,激动地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作为风水世家,拥有的宝贝一定不少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着贪婪之心,故作平淡道:“苍大师如有闲暇,帮我弄点金银符纸。这玩意是耗材,总是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办!先给小友几张用着。”

    苍源满口答应,将随身的小皮包拉开,立刻从里面取出一沓符纸,也不清点,直接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金银两种符纸各半,总数有十几张。

    真有实力啊,随身就带着这么多!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,开个价吧,多少钱?”牛小田开心笑道。

    “提钱就见外了,得遇小友,实乃三生有幸,等回去后,再给小友邮寄来一批。”苍源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损失一千多万,是不幸才对!

    钱财乃身外之物,苍源发自内心的认为,牛小田能留他一条命,就是莫大的恩惠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聊天气氛,就变得很融洽,同行之间,话题也很多。

    在苍源看来,兴旺村必是富庶之地,甚至会超过他所在的苍山村,而且后福绵绵,发展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“苍大师,您了解法门居吗?”牛小田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不甚了解!”

    那就是知道一点!

    牛小田抱拳:“大师知道的,都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法门居甚是*,无所不为,无所不能为。听闻中原万花,便是法门居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苍源又问:“小友因何提起法门居?”

    “在一张金符上,看到了这三个字,有点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探寻其秘,会有祸殃。”

    苍源的提醒,倒是带着几分善意。

    “大师稍等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厅,回到房间里,将无毒的魁蝻从收仙笼里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眨眼就消失了!

    苍源感应到飞蝻脱困,立刻收入体内,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将那些猫爪骨,用纸包起来,牛小田重新回到厅,也一并还给了苍源,没用的东西,看着还挺恶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友!”

    苍源感激地起身鞠躬,一时间泪光盈盈,内心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“苍大师,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“山水有相逢,还有见面时。”苍源抱拳。

    “希望到那时,你不会一门心思想杀我。”牛小田呵呵笑。

    “岂敢一错再错,定然以挚友待之。”

    把苍源送出大门外,他还要回张棋圣家里一趟,然后立刻返回南方。

    后来,牛小田听说,苍源多给了张棋圣一周的住宿费,两人互留联系方式,依依惜别,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!

    确定苍源坐上旅游大巴,离开兴旺村。

    牛小田倍感轻松,暴涨的千万身价,独自在房间里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站着笑!

    坐着笑!

    躺着笑!

    一直笑到腮帮子酸疼。

    兴旺村首富,当之无愧!

    烦恼又来了,这么多钱,都不知道该怎么花?

    这时,亿万身家的尚奇秀敲门进来,大大方方,又给牛小田转了三十万,预交下个月的住宿费。

    “秀儿,你这份觉悟非常难得,应该保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安理得收了,引来尚奇秀一阵白眼,接着又问道:“老大,我爸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是对你的一种保护,我估摸着,他外面有仇家,唯恐稍微不慎,连累到你,仇家追杀上门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得煞有其事,心里却在偷笑,死去的尚晨,当然没机会再跟女儿联系。

    最多,也就是给养女托个梦吧!

    “总觉得哪里不对,我怎么都没梦到过他。”尚奇秀挠挠头,傻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很复杂,那你慢慢想,本老大要再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走后,牛小田琢磨了半天,还是拨通了黄平野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小田,苍源走了,我还以为,他会跟你纠缠个没完。”黄平野笑呵呵的语气,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居然啥都知道,牛小田认定,青云镇附近一定有黄平野的探子,怕还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能赶尽杀绝嘛!”

    “苍源弟子很多,也有人暗中支持,处理他容易,但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黄先生,从苍源和龙虎身上,我打听到一件事儿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直接说就是,咱们之间,不用兜圈子。”

    “威胁并指使他们的背后人物,是白先生,名字不详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,突然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以为断线了,拿起来喂了几声,才又传来黄平野的声音,有些低沉,“不是白先生,那人应该姓柏,柏树的柏,消失了十几年,他居然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啥背景?”牛小田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对你没好处。这条线索很重要,我这边也要做出调整。”黄平野匆忙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能让黄平野如此忌惮,这位白先生,错了,是柏先生,该是个何等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想不通,自己哪里得罪过此人,接连派人上门找茬!

    多思无益,只能破坏了好心情。

    午饭后,大家集体出发去滑雪,年轻不羁的欢笑声,洒满了整个山坡。

    “小田,头一次觉得,兴旺村这么美。”

    刚刚学会滑雪的林英,凑到牛小田身边,站直身体,眺望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过不了几年,这里会更美。到时候,咱也像苍山村似的,遍地千万富豪,没文化颜值低的姑娘都嫁不进来!”牛小田傲气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想走了!”林英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英子,远方的风景更多,你都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林英呵呵一笑,“昨晚,我做了个梦,非常奇怪,醒来后,好半天转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我给你解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