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这一夜。

    心惊胆战的白狐,一直以实体形态,趴扶在牛小田枕边。

    直到天亮了,白狐才回养仙楼,放心*。

    即便是恒灵,也无法出现在日光之下。

    可怜的狐仙,要过一段昼夜颠倒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起得早,吃了饭,背着手又在村里溜达了一圈,跟路遇村民们聊会儿天,回来后,躺在床上,继续琢磨如何对付恒灵。

    脑海中出现一个人名,幺山火!

    会不会这个老东西,释放恒灵跟老子作对?

    可能不大,幺山火受伤很严重,没有几年,怕是不敢出来找死。

    那就是斗元道长,以这个妖道的本事,养一个恒灵,也不该是什么难事儿。

    万鬼幡!

    收纳除鬼仙之外,一切鬼灵之物,当然包括恒灵。

    可惜啊,无法驱使,甚至连上面幺山火的神识,都无法清除掉,只能小心地藏在花盆里。

    收仙笼!

    怕是也不行,说到底,收仙笼能收纳的,也是有实体形状的,恒灵只是气息。

    遇事不决,那就,求助吧!

    牛小田跷着腿,拿起手机,打给了苍源。

    响了二十几秒,苍源接了,笑呵呵道:“小友,待我稍作歇息,便给你邮寄符纸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已经到家了?”

    “今早才到,真让小友说中了,小孙子回来了,安然无恙,也并无惊吓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苍源没有继续说下去,其中还有隐情,不方便透露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师,符纸的事情不急,您见多识广,有一件事儿,想跟您请教。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定然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“你了解恒灵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鬼死之后,化生的聻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恒灵无意识,却有固定范围,其它灵体若不是误闯打扰,倒也无害。”苍源道。

    “坦诚说吧,昨晚我去给一家驱鬼,遇到了恒灵,它侵占了人体,费好大事儿才撵走。我担心,这玩意会来找我报复。”

    呀!

    苍源一声惊呼,带着点埋怨:“小友实不该招惹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恒灵侵占凡人,也不是为了个人恩怨。”牛小田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哦,懂了!

    牛小田真是个惹祸精,什么东西都冲着他来!

    “这是培育的恒灵,出现了意识,可能还有增强的灵力,倒是可怕的存在。”苍源内心感慨,人外有人,能培育恒灵的法师,水平绝对在他之上若干。

    “我本人不怕它,但毕竟家里还有一些特殊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苍源明白,牛小田是想保护家里的那些所谓邪物,说道:“小友且稍等,待我去查一下古籍,再给你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气了,之前不该苦苦相逼,是我愚钝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打不成交!”

    查阅古籍,得需要一些时间,牛小田又找出《秘术拾遗》,快速翻看一遍,很失望,上面连关于恒灵的相关字眼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显示是黄平野。

    又有啥屁事儿,牛小田不耐烦接通,喊了声黄先生。

    “小田,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青云镇了,打算去你那里坐坐!”

    “非常,欢迎!”

    “见面聊吧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挂断了,牛小田不胜其烦,说来就来,该昨天就给个通知。

    过年这些天,女人们很放松,家里都没仔细打扫,而此刻,麻将桌又支了起来,哗啦啦的响声和吵嚷声,充满了整个走廊。

    起身下床,牛小田通知正在麻桌酣战的大家,黄先生马上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安悦皱眉,最讨厌黄平野随意调侃她,又不能还嘴。

    “我哪儿知道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该咋办?”四美也很紧张,她们虽然解除了关系,归了牛老大,但骨子里还是不想招惹黄平野。

    论心狠手辣加阴谋诡计,比得过黄平野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归我管,都表现自然点,就跟以前一样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咋自然啊?”

    春风脸色一寒,作为大姐大都没了主意,更不要说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少说话,像个保镖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林英不认识黄平野,但看大家神情,也知道来了个大人物,觉得自己有点碍事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是不是该回家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该干啥就干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黄平野又不会吃人,不必这么紧张。

    女人们急忙打扫卫生,外加梳妆打扮,这是基本礼仪。更何况,黄平野任性又挑剔,动不动就想扔东西扔人。

    十点!

    黄平野的车队到了。

    四美连忙跑过去,将大门敞开,重新跑回来,跟大家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三辆豪车依次驶入牛家大院,一侧几乎被各种车占满,只能停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阿生也来了,还担任司机,从第一辆车下来,绕过去帮着打开车门,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穿着皮草的黄平野,微笑着走来,看到门前台阶下方,整齐站立的八名女子,复杂的神情在脸上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小兄弟今非昔比,也拉起了一支队伍,看起来还挺带样!

    后面车上,下来六名人高马大的保镖,就在院子里站成一个方队。

    左侧前方的男保镖,看到尚奇秀,脸上的肌肉不由猛抖了几下,眼神带着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没错了,这就是被尚奇秀在酒吧打成烂泥的那位,看来体格不错,伤好出院了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欢迎光临!”

    牛小田热情地上前握手,嗯,这就是表现自然的模范。

    安悦捋平紧皱的秀眉,换上笑意,也过来寒暄:“黄先生,你好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又见面了。悦悦,你好像见到我不太开心啊?”黄平野调侃。

    “哪有,是黄先生气场强大,总有种紧张感。”安悦尽量语气平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认为这话是在夸我。”打量一圈,黄平野笑道:“悦悦,小田混在女人堆里,是不是很闹心啊?”

    安悦真想转身就走,都说女人毒舌,黄平野表现得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说笑了,小田把每个人,都当成姐姐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妹妹!”

    黄平野看到了林英,稚嫩在脸上,明显跟大家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这是英子,我小时候过家家的玩伴,不见外的,也是兴旺村的女状元,正在大学读书呢!”牛小田笑呵呵介绍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好!”林英点点头,格外拘谨。

    “好姑娘,清水芙蓉。”

    难得听到黄平野的赞美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接着又问:“有没有参加丰江大学的学生会啊?”

    林英一怔,谁告诉他自己在丰江大学读书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