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悦没精打采,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“悦悦,又是咋了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换个星球生活!”安悦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嘿嘿,投资是好事啊,瞧你如临大敌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可恶的黄平野,我失业了!”

    “他把你的村主任给撤了?当然不行,我必须找他。”牛小田说着,气势汹汹地抓起手机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压住牛小田的手,嗔道:“什么脑子啊,是加工厂那边,崔兴富来电话了。希望我能主动辞职,给补六个月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吓我一跳,多大点事儿。”牛小田笑着躺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心没肺的臭小子,一个月六千多,能不心疼吗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高兴,如果放在年前,八万的奖金就得不到了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,随手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安悦更郁闷了,明年就没年终奖了!

    也拿了一支点上,安悦叹息不断,“刚干出点成绩,就让人家端了,还得我主动辞职,这算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悦悦,想开些,秃头上的虱子,明摆着,黄平野想让你挑起更大的一摊。四美的工资他都能照发,还差你这点?管保赚得更多!加工厂在他眼里,真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时,我都没好意思说,他怎么不找你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觉得我行吗?”牛小田坏笑,晃着脚丫。

    安悦扶额长叹,她有种十分强烈的预感,还是逃不掉给这小子当管家婆的命运。

    上辈子没积德,欠他的不少啊!

    在牛小田的劝说下,安悦接受了现状,不接受也不行。

    崔兴富提出,从管理层提一位常务副厂长,言外之意,依然要保留牛小田甩手厂长的职务。

    林大海最合适!

    指望不上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首选季常军,本来就是他管理的工作最多。

    至于刘会计和张翠花,完全不用理,有意见憋在肚子里,不想干就回家。

    安悦对此很认可,季常军的工作能力,有目共睹,加工厂能够平稳发展,也有他不小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小田,黄平野的大项目,我还是没有捋顺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少打麻将,多琢磨,书房适合你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是好事,但我很怀疑自己的能力。”安悦说出实话,谁不想干一番大事业,但一旦面对,就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“悦悦,冷静下来。你想啊,这么大的项目,黄平野也不会全压你一人肩头上,一定会派来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压你?”

    听听,话题又绕回来了,白劝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哪条路走得轻松,当甩手掌柜就得落埋怨。

    牛小田继续耐心开导:“悦悦,你得这么想,责任在你,将来的成绩荣耀也都归你。咱俩这交情,我还能坐视不管?”

    也是,少不了跟老百姓打交道,牛小田可以冲锋在先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安悦起身,想要回自己房间,半路还是去了书房,需要安静思考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睡觉,立刻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不管黄平野的项目,危机当前,处理恒灵更重要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现成的桃木剑,处理成一寸长,小小一枚。

    拿出放大镜,牛小田全神贯注,使用破体锥,在上面刻下了送仙符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制作符水,将桃木剑放进去先浸泡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牛小田又开始研究那八张图案不同的移灵符,有的复杂,有的简单,显著特征,上面有着对应八方的八卦图形。

    有些图形,前所未见,彼此交错,却能分出层次,非常玄妙!

    找来白纸,牛小田练习绘制,不觉得枯燥,反而乐在其中,自觉画符水平,又提高了一截。

    牛大师,就是个干术士的材料!

    经商这种小事,就交给安悦吧!

    安悦没参加麻将局,躲进书房成一统,快要咬烂了笔杆,熬红了眼睛,到底写了厚厚一沓纸。

    有些不懂的地方,倒是可以就近参考书柜中的商战书籍。

    书房像是给自己预备的。

    但等安悦将笔放下那瞬间,突然又明白过来,这是牛小田的书房啊!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职务,女秘书,牛小田的,顿时又接近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天一黑,白狐便屁颠颠带着三个鬼丫鬟出去了!

    干啥?

    到附近去抓鬼,商议加威胁,逼迫它们过来,配合牛老大构建法阵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将部分驱鬼符撤下来,并且吩咐家中的女人们,上茅房打着手电,不要开门灯。

    大家不知道发生什么,但老大的令,照办就是了!

    “院子里好冷啊!”

    林英缩着膀子跑回来,不停搓着手,冻得抓不起麻将,只能将牌桌的位置让给了尚奇秀。

    “俺刚才出去一趟,不只是冷,还感觉阴森森的。”冬月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有鬼吧?”尚奇秀瞪圆了眼睛,随手打出一个白板。

    “怕个头,鬼见了老大都怕。哈哈,单吊白板,你点炮了,快点给钱。”春风大笑着推倒了牌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真有鬼!

    此刻,牛家大院里,至少聚集着三十个鬼魂,还在持续增加中。

    法术中的百鬼,只是个概念数字,但至少一百个以上。

    此刻,牛老大正跷着脚躺在床上,让君影感应着外面的鬼魂数量,取出一张白纸,画正字统计着数字。

    鬼魂并不老实,经常换位置,君影也忙得够呛,百以内的数字也不是那么好数,一遍遍重新报。

    附近没有这么多鬼,白狐冒着危险,将青云镇附近都转了个遍,找到鬼魂便撵过来,又吩咐鬼丫鬟在大院附近看紧了。

    谁敢擅自离开,那就狠狠收拾!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牛小田戴上那副眼镜,去了趟茅房。

    恐怖啊恐怖!

    院子里全部都是鬼影,一个挨一个,密密麻麻,让人头皮也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茅房里也有,都是女鬼,它们倒是不嫌臭,把两个蹲坑都占了,*,还假装在出恭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把她们轰到一边,就在鬼魂的注视下,排空了身体。

    挺别扭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鬼魂们确信,这位大术士不会伤害它们,也不敢跑,否则,早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!

    牛家大院被鬼气笼罩,统计结果,一百二十个鬼。

    白狐回来了,兴奋道:“老大,累死狐狐了,总算凑够数了,还不包括鬼丫鬟们。”

    “干点啥也不易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九窍的小木人,放在桌子上,将窗口打开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在白狐的召唤下,鬼魂们鱼贯而入,挨个在小木人上碰触下,留下阴气后,便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完成任务的鬼魂,随即被放走,离开牛家大院,给它们自由。

    虚影不断掠过,牛小田眼睛都看花了,到底还是将查数的任务,交给了君影,保证一百个以上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